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火热腾冲
火热腾冲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11-09 9:18:33 湘西网

  ○龙清彰

63810

  腾冲山坡中波翻浪涌的热海大滚锅。 龙清彰 摄

  一定是神仙们离开的时候,有点匆忙,居然忘记带走了架在山巅的锅子,还忘记熄灭了烧水的柴火,丢下一个火热的腾冲,在滇西南的千山万壑中与众不同地存在着。

  架在山巅的锅子是火山烙下的印记,倒入深谷的热水是奔向热海的琼浆。我一脚踩进腾冲,火山热海的气息扑面而来,再加上火辣辣的日头热烈的欢迎,本以为进入蒸笼里任凭蒸煮了,谁知道竟走进了一个清凉的世界。清凉,是腾冲给每一位汗流浃背、远道而来的朋友的第一份见面礼。我非常惊喜、欢欣地接受了这份见面礼。

  一样是山峰。有人说,腾冲的山峰是一棵棵接天连云的大树被拦腰锯断后,遗留下来的一个个巨大的圆形树桩,经过亿万年的风吹雨打,化成了山峰。也有人说,腾冲的山峰是一座座烽火台,传说是远古的先祖建造的,敌人来袭时,点燃烽火,海角天涯都看得见,其气势与后世建造的烽火台,不可同日而语。科普说法,腾冲的山峰是欧亚板块与印度板块碰撞、挤压形成的。我却说,腾冲的山峰,是天造地设的一座座望远镜,仰头可以看到灿烂的星河,回首可以望见遥远的历史。各说各的,都有道理。

  一峰峰青绿、一坡坡树木,由远而近步入我的视线。青绿从下到上,把山峰包裹得重重叠叠、严严实实,生怕山峰的肌肤受到阳光的炙烤和风雨的侵袭。山体的颜色,已看不出究竟,山体的构成,也一无所知。杉树、松树以及其他各种乔木、灌木,毫无规律地分布在山坡中,挤挤推推、密密匝匝,在夏日里拼命地添绿加翠,劲放蓬勃的生命。表面看,腾冲的青山绿树与其他地方的青山绿树没有多大区别,但我隐隐感觉到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的确不简单,这些青山绿树居然是火山喷出来的,证据就在山顶上。蹬着大空山铺筑整齐、陡峭的石阶往上爬,到达山顶,一目了然。山顶好像被大刀从脖子上一刀削掉了头颅,没有尖岩,没有突石,因而也没有飞扬的神采和峥嵘的形象。不过,我没有失望,一口巨大的天然的绿油油的锅子,不可思议地呈放在我的眼前。锅子埋在山顶的中央,直径约五、六百米,锅沿缀满了草树,锅里也插满了草树。不爬上来,根本发现不了大空山上埋着这么一口大锅。这口锅子就是我向往已久的火山口。九十七口锅子制作了九十七座无头山峰,九十七座无头山峰播撒了数不尽的青绿。

  是不是真的站在火山口了?随便拣起一块石头翻来覆去打量,青褐的表面扎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窟窿,像空巢的蜂房,像燃过的煤坨,也像烧焦的泥巴。这是火山喷发的岩浆冷却后的容貌。此时,我已相信真的站在火山口上了,许许多多同行的人也已相信真的站在火山口上了。我们一起欢呼雀跃,我们仿佛正在观看腾冲九十七座火山磅礴喷发。这一刻,如同时光倒回。

  时光倒回九十万年前,宁静祥和的大地突然张开血盆大口,黑色的尘烟腾空而起,火红的岩浆冲入云霄。腾冲之名,是否从烟腾火冲的景象中得来,无法断定。但是,腾冲之地,由此而得,完全可以肯定。地质学家经过谨严、缜密的科考,证实了此次火山喷发能量巨大,空前剧烈,影响深广。他们用“尘飞万里,火苗千丈,山河震颤,天地暗淡”来形容当时喷发的场景。这次喷发,填平了许多沟沟岔岔,推倒了不少的山岭山梁,喷出了坦荡、精彩而躁动的腾冲。

  从距今九十多万年至距今三百多年间。腾冲的火山像生儿育女一样,一座接一座诞生,从大空山数过去,小空山、黑空山、大团山、小团山等大大小小火山,星罗棋布摆放在天底下待命喷发,烟熏火燎的场景交替上演。

  火山睡了,一睡就是三百多年。不过,千万不要以为,火山睡了,腾冲也可以安心睡大觉了。你说,枕着滚烫的开水,腾冲能睡得着吗?让腾冲睡不着觉的是热海,是八十多股冲出地表,挟持白雾,奔腾而来的热流,日日夜夜在流淌,流淌成一片魅力十足的热海。

  腾冲的地下一定有人煽风点火,把山坡河谷烧得像滚开的蒸笼。热浪汹涌着,热气升腾着,从岩缝涌出,从石嘴喷出,从河畔冒出,从山坡迸出,汇合成云云雾雾的仙土,聚拢成缥缥缈缈的神地。脚踏腾冲的地,头顶腾冲的天,我感觉步子有点轻飘,手臂有点轻巧,身子有点轻盈,我好像已经飞上九霄云外了。

  沿河而下,沿坡而上,我知道热海在哪里了。热海在澡塘河中的浪花里,在澡塘河边的岩缝中,以及河两岸的坡下坡上。这条河,高低不平,宽窄不定,曲直不分。这条河,犬牙交错,怪石嶙峋,千变万化。这条河,一条孕育热海、容纳热海、展示热海的神奇之河,是上苍特意给腾冲打造的一条梦幻之河。

  沿河两岸忽左忽右走二三里许,我看到瀑布飞泻,砸在石头上,激起千万颗珍珠洒落在浪尖上,银光闪闪。我看到巨石朝天,勇猛地拦截急流,高高升起又重重落下,把河水吓得魂飞魄散。这里,到处是滚烫的开水,到处是升腾的蒸气。水从桥下流过,浓浓白雾在桥边缭绕,我站在桥上恍恍惚惚,以为站在琼楼玉宇之上。一股股热泉从身旁哗哗飙出,一潭潭滚水在脚边咕咕冒泡。澡塘河如此热情地迎接我,让我受宠若惊,飘飘然然。

  一头无比威武的雄狮,旁若无人地冲向河中饮水。因看不惯狮子的横行霸道,几只大蛤蟆蹲在旁边,昂头张嘴,朝狮子猛烈喷水。炽热的水汽打在狮子的头上,如空气一般,被狮子完全忽视。狮子和蛤蟆饮水、喷水,互相较劲,互不相让,最后较劲成了石头,还不肯认输。看来,不到天崩地裂的那一天,谁也不肯退让。

  一池珍珠不断地从地底冒出,撒满了整个池子。珍珠泉喷出白花花的珍珠,就在眼前,可只能观看,不能去拿,若贪心去拿,烫了个皮开肉绽,可别怪我事先没有发出警告。姊妹泉当然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姊妹,刚刚从不同的岩洞里风风火火钻出来,瞬间又合拢在一起,感情好得让人羡慕。至于那两口烟飘冒泡的怀胎井水,千万不能舀了就喝,否则,不但怀不了胎,恐怕还会把肚子煮坏了。

  “鼓鸣泉” “眼镜泉” “美女池”“战火纷飞” “花开遍地”等,八十多处热泉,处处异彩纷呈。八十多处热泉,处处精妙绝伦。而最有故事的热泉,非热海大滚锅莫属了。“热海翻波起怒潮,熊熊烈火地中烧”。文人骚客居然能根据大滚锅的形状,展开非同凡响的想象。当我看到,直径约三米,深约一米五的大滚锅,像一颗巨大的圆形的翡翠镶嵌在岩板之中,禁不住浮想联翩,有话要说又不知怎么说好;当我看到,浅灰淡绿的大滚锅里,晶莹剔透的泉水波翻潮涌、烟笼雾罩;熙熙攘攘的锅子边,人们争相蒸煮鸡蛋、红薯,感受热泉的温度时,竟有点不会吟诗也会吟的感觉。文人骚客们,自然像大滚锅一样,文思潮涌,出口成章。

  科考家认定,是火山震出了热海,是热海哺育了火山,火山与热海相辅相成,谁也离不开谁。是的,火山热海,是腾冲的一对双胞胎,是腾冲的两颗无价之宝。我来寻宝的时候,正遇上夏日里激情燃烧的太阳照耀着腾冲,不管阳光怎么照射,四季如春的滇西南都能轻而易已转化为凉爽。火热腾冲,内心火热,外表凉爽,果真与众不同!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龙清彰)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