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芙蓉镇
芙蓉镇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6-25 11:18:52 湘西网

芙蓉镇夜景 刘文彬 摄

田志顺

  芙蓉镇,位于湖南省永顺县东南。背倚武陵,脚踏酉水。群山环抱,溪流蜿蜒。老街如龙,瀑布幽梦,清泉汪蓝,池盎芙蓉。吊脚楼,依山傍水,高低错落,云蒸霞蔚。溪州铜柱,土家族华表,历史的见证,焰火熊熊。古镇,挂在瀑布上,飘在云端里,枕着涛声入眠。

  芙蓉古镇,一朵奇葩,一粒明珠,等你来。她,古老而又年轻,朴素而又优雅,神奇而又神秘,远离尘嚣与世无争。每一次光临都别有一番韵味。那里的一山一水、一泉一瀑、一墙一瓦、一风一景,让人们体会古镇的闲适与温情,让酷爱诗词、喜静恋旧之人,拂开历史的云烟,一步一步走回到久远的过去,欣赏她的真容,倾听她的心声。跌进一幕幕心潮澎湃,荡气回肠的历史场景里,痴迷不醒,稍微触碰,便会抖落一地晶莹的感动,一腔沸腾的共鸣和满天璀璨的星雨。

  走进古朴的老街,如同走进了古镇的灵魂深处。脚步变得轻轻地,慢慢地,怕惊扰了古镇的梦。古镇在岁月的打磨中,多了几分古色、古香和古味,少了几分轻佻、酸涩和浅薄。石板路泛着青光,从东往西,蜿蜒起伏,扎进酉水河。层层台阶,被先人的脚步打磨成光洁如玉的明镜,映照着土家先民肩挑背扛,往来憧憧的身影。这是个曾蜀楚通津,湘黔锁钥的要地。曾马帮声声,山歌悠悠,龙吟虎啸。历史的风云,民族的沧桑,一页页一卷卷刻录在古镇的心里。那位背着花背篓,撑着油纸伞,犹如戴望舒《雨巷》中怀着丁香心事的姑娘,抑或是古镇里哪个寻梦的邻家女孩。红伞如炬,秀发飘飘,春雨酥柔。怦怦跳动的心和袅娜娉婷的身影温柔时光,灿烂岁月。

  古街两旁的店面摆满了各种各样土家族民俗风情制品,油纸伞、西兰卡普,茶坊、酒坊,以及各种耳熟能详的小吃。几个仙风道骨的老人走过古巷,走进茶坊酒坊。一米多长的楠竹烟袋,铜制烟窝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嘴巴“扑哧,扑哧”一呼一吸,一鼓一瘪。烟窝里的火光一明一暗。吊在烟杆上,装满草烟的鹰爪烟盒包一晃一晃的,荡着秋千。一碗茶,一杯酒,一袋烟就着几碟花生米,凉拌海带丝和卤猪头肉。闲扯着天南地北,海角天空的闲情雅趣。整条街道笼罩在一片闲适惬意中。

  青石板铺就的街道,斑驳的墙壁,微翘的檐角,老旧的木门,挂上红红的灯笼,构成古镇醉醺醺的特色风光。来来往往的人,匆匆忙忙的脚步,多少人擦肩而过,谁也记不住谁的容颜。因为我们都是匆匆的过客,而不是归人。

  吊脚楼沿街而立,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层层叠叠,错落有致,恰似空中楼阁,充满诗情画意。你是否看见吊脚楼上穿着“左襟大褂滚花边,衣袖宽大镶边筒”的土家姑娘,用二月的春风,剪裁出桃红柳绿,鸟语花香;剪裁出树梢上歌唱的音符和蓝天下飞翔的弧线;剪裁出杨柳的腰、瀑布的发,还有河面上一闪一闪亮晶晶、会说话的星眸。“卡塔卡塔”的机杼上,云一梭,雨一梭,风一梭,梦一梭,织出彩虹,织出远山梦的呼唤,织出夏夜星空牛郎织女的传说。

  土王桥,是河流的琴弦。轻轻拨动,就是一串动人的音符。桥用手臂揽河入怀,轻抚月亮入睡。夜有多宁静,桥就有多妩媚。中秋夜,天上一个月亮,水中一个月亮,“哗哗”的水声从远古走来,穿过土王桥,走向诗意的远方,边走边轻轻述说一个民族的历史传奇。站在桥上,眺望远方,荡漾着远山一样起伏豪迈的爱国情怀。战马奔腾踏碎倭寇的头颅,长矛如笔书写御侮的史诗。可圈可点,可歌可泣。今天走过这座桥,走在“桥上是绿叶红花,桥下是流水人家。桥的那头是青丝,桥的这头是白发”的诗中,感悟沈从文大师的诗意情怀。

  荷花池,烟雨朦胧,荷花依偎着碧绿滚圆的荷叶。夏日的天气忽晴忽雨,天空淅淅沥沥下起小雨。雨丝轻柔,清秀雅洁。雨水的洗礼,阳光的抚摸,荷花显得更加清新甜美。荷叶绿得发亮,荷花瓣上的露珠似乎也都染上了粉红色,随风摆动融化时光和心灵。整个荷塘独我一人,却没感觉到一丝的孤独,花开心中四季春。放眼望,荷花千姿百态,淡雅的芳香扑鼻而来,沁入心扉,让人心旷神怡。荷花不奢求浓艳,不遗憾平凡,不强求浮华。拥有新鲜活泼的美丽内质,拥有默一枝的宁静,我愿做一个荷一样的女子。

  溪州铜柱,土家族华表,历史的见证。屹立在涛声里,铭刻在土家儿女的心中,闪烁在云岭深处。每一个字都是土家儿女热血铸就。崇山峻岭中战火硝烟弥漫,彭士愁大战马希汉,面对强敌,宁死不屈,喋血会溪坪,迫敌立铜柱签盟,开民族自治的先河,换来近千年的和平时光。明嘉靖年间,倭寇侵扰东南沿海,彭翼南应诏出征,横刀立马,率土家儿女奔赴东南沿海抗倭战场。用大刀长矛和舍死卫国的民族精神,杀得鬼子鬼哭狼嚎,闻风丧胆。

  酉水河,用唐诗的韵脚,宋词的节奏拍打着两岸,流向远方。走在酉水河畔,捡拾童年的碎片,每一片记忆都是一朵娇艳的花,都是一枚甜美的果。踏进河里,心中涌起奔腾的江水。垂柳,鹅卵石,水鸟,吊脚楼的影子,闯入眼中的流水。这些都是我童年水彩画中最生动鲜活的素材,是那么充满深情和感动地触摸着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让人无法逃离。那些童年赤脚写在沙滩上歪歪扭扭的诗行,顺着酉水河流淌。两岸的风景装满了我永不褪色的童年,闪耀生辉,安然入睡。

  河码头,蓝天如洗,白云悠悠。船儿在酉水彩绸上犁开层层碧浪,浪花朵朵如丝如诗,牵不住远航的脚步,按不住归心似箭。赤膊的汉子和光屁股童儿在河边洗澡。黑不溜秋地在水里游来游去,水面喧哗,水花飞溅,河面上荡漾着水花一样清亮透明的欢声笑语。捣衣的女子“啪啪”捶打着水一样的心思。揉搓着肥皂泡儿一样若隐若现的梦想,把自己的梦想清洗得像蓝天一样高远,像水一样清澈。洗完,站起身,提着一桶念想,揹着一背篓唱晚的渔歌和燃烧的夕阳,走进灯火阑珊处。

  华灯初上,古镇别有一番风韵。沿街挂着一排排红灯笼,柔和的灯光仿佛在诉说着往昔,又像是轻抚白昼太阳灼烧受伤的心。夜风袭来,阵阵清凉。最后一抹夕晖染黄天边的云,晚归的渔舟用浆划碎了微光。夜幕降临,独自行走在微凉斑斓的夜色中,抖落一身的伤感和疲惫,远离尘嚣浮华,抛弃烦恼和牵绊,轻松惬意。望着水中动静交织的倒影,心底涌起一丝丝淡淡的涟漪。那挂瀑布,没了白天的热情,变得温柔起来,悄悄地,缓缓地从高处坠落。生怕动静太大,惊了这个幽静的小镇,惊了吊脚楼上的梦。灯光照在瀑布上,像一匹永远织不完的西兰卡普,一帘幽梦,永远述不尽的呓语。夜渐深,天上的明月和路旁的街灯轻轻地洒着水一样的柔情。

  伫立在古镇里的牌坊,满脸沧桑目送着来来往往的过客,仿佛在诉说久远而神秘的故事。苍劲挺拔的松柏树,已记不得自己的名字年龄,却不会忘记每一个路人与古镇相遇的缘分。

  夏夜,住在吊脚楼上。远山涳濛,月华如练,凉风习习。泡一壶清茶,在氤氲的雾气中闻着淡淡的茶香,品着人生的真。仰望着满天繁星的天空,看星星眨眼睛,看流星划过天际。更会让自己喧嚣、浮躁的心瞬间变得平静与温和。涛声阵阵伴我进入甜美的梦乡。

  古镇的生活简单、朴素,自足,乐观,恬静安详充满了幸福感。我很想当一回茶客,闲情时,在简陋的茶馆,与朋友们聚在一起喝茶闲聊。与他们扯着东南西北,又或发着呆,看来来往往的过客,猜猜他们下一站又将去哪里。

  离开古镇,我在想:不知哪一天,我会回到黛瓦白墙的古镇,和朋友们享受这份闲情。但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归来,风雨无阻,再来寻觅儿时的感觉。到时,古镇会不会变了模样?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田志顺)
(编辑:滕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