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石不能言最可人
石不能言最可人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8-01-31 10:8:18 湘西网

58700

郑明宽在潜心创作

58702

郑明宽作品欣赏:《独立疏篱》

58703

《傲霜秋菊》

58704

郑明宽在指导学生进行石雕创作。除了经营自己的工作室外,他还受聘于怀化学院雕刻艺术研究所,任副所长。

58705

《露湿秋香》

58706

《龙盘金菊》

58707

《松菊万古》

58708

郑明宽近影

  文/图 石 健 李焱华

  在刚刚过去的诗意而又沉实的秋天,我于泸溪白沙县城的城头认识了郑明宽。

  他的菊花石雕工作室在入城大道不远处的临街店面上。店面狭窄,而且被人行道上高大的樟树所遮挡,似乎也被两旁的米粉店和不锈钢作坊的烟火气及喧嚣声裹挟着。

  这是一处容易被人忽视的所在,正如它的主人——从事菊花石雕创作的郑明宽。他个子不高,面相朴善,往人群里一站,毫不起眼;但这也是一处令人欢喜的所在,因为,不论小城的交通多拥堵,郑明宽工作室门前马路上的停车位永远有一个空着,供远到而来的我停泊,这是一种巧合,但着实令人欣悦。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处诗意的存在。繁喧闹市之中,它烂漫脱俗的气息呼之欲出,来者只需趋进数步,便可来到一个石的世界,花的天堂,这里是被艺术包裹着的温暖空间:一切艺术都可以营造生命止泊的境界,这个境界默然沉寂、无尘清冷,雪澡灵府,倍慰人心。

  郑明宽是泸溪浦市人,年过不惑。自幼热爱丹青墨色,少年时代开始学习菊花石雕,寻石、刻石、赏石、玩石,他痴迷石头,沉浸于石头的世界不觉之间已经二十余年。即使家中贫寒无力购买门面和设备的那些日子,他在国道边搭建简易工棚,于三九严寒三伏酷暑中执著创作,也未曾有过抱怨之言和放弃之心。

  许是天性使然,又许是与石头这位总是沉默的朋友相对得久了,郑明宽不善言词,语速缓慢,给人第一印象质朴腼腆。和他对话,性格急躁如我辈,初初莫名焦虑,急不可耐;之后莫可奈何,风缓浪息;未了,莫然冲淡,心境平和。

  这种心绪变化,与品石赏石过程中审美的妙悟、情感的升华、灵魂的净化别无二致,卯榫相合。

  白居易在《太湖石记》中说:“石无文无声,无息无味。”的确,石虽为天工所开,也似大自然的弃儿,它没有华丽的色彩,不会发出美妙的音响,没有呼吸吐纳,没有温度味道,它粗糙,孤寂,冷漠,丑陋,如此顽劣僵硬之物,又如何能在中国艺术史上频频留存身影,处处绘下印迹?以至赏石玩石的传统流传至今:当下,人们亦纷纷以石为友,寻石品石成为一种理想的艺术化生活方式,深刻地影响到现代人的日常存在……

  在郑明宽的工作室里,可以找到心中疑问的答案。

  他的工作室逼仄,阴雨天气,光线更是黯淡。三面壁架上分别展示着他从山野河畔辛苦寻来的天然奇石和他精心构思创作的菊花石作品。天然奇石有天趣,菊花石雕运灵心;前者或状若鸟兽虫鱼,或形若溪山远浦,优哉游哉,自在圆足,水流澹澹,烟霞灿烂,云气氤氲,不事雕琢,拙中有巧,一任天性呈显;后者皆备清菊,或含苞待放,或莹洁盛开,创作者匠心独运,应物象形,精心经营,倾情雕刻,再配以苍松翠柏,寒梅幽竹,野径流水,飞鸟腾龙,幕以烟村远寺,空山闲亭,驳岸归舟,渔人樵夫……一拳顽丑野劣之石,一时景色明朗灿烂,天开地阔起来,可谓“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大巧若拙,人工复归天趣,雅美之极。

  它们是石头,也是画作。

  “一畦札菊为供具,满壁江山作卧游”。面对这片林木山石,即使足不出户,亦能游历名山大川,极尽野逸之趣;哪怕身处幽暗小室,席天幕地亦是扑面而来,令人身处广袤浩渺的空间,放下名利的重荷,追寻生命的纯粹,体悟无拘无束、任意东西的自由畅快。“泉石膏肓,烟霞痼疾”,泉石可以医治疾病,烟霞亦能疗救心灵,在此处,石头以方寸之所展示了一方广阔自在的天地,为人们提供了直面生命、安顿心灵的生命清供。

  如此缠绵美妙的境界,必为诗情画意之人雕凿营构而出;胸中若无丘壑,又怎能纳须弥于芥子,藏日月于壶中?郑明宽亲切质朴的言语举止与人们臆想中艺术家的形象似乎毫无瓜葛,但他时刻浮现于眼角嘴角的笑意,说话慢人数拍的节奏,温和低沉的声音,还有他看女儿夫人时眼中流溢的似水柔情,总令人想起“温其如玉”四字:如玉君子,胸中必有画意诗情,必有高致林泉。

  郑明宽的石作,是天然画幅,更似一位智者,给予凡尘生命种种启迪。

  这些智者总是静默着,不言说。石令人寂,恽南田说“寂寞无可奈何之境,最宜入想”,寂然之中官知止而神欲行,默然相对中,石头便有了人的神思,便有了情感和生命。

  它们仿若一位从远古荒寒之地,历经沧桑破空而来的永生者,任由号称万物灵长的人类在自己面前欢喜或悲伤,顽然不动,无声无息,千秋如对。如此沉寂永恒之物,没有言语,似无悲欢,却能够历经风霜雨雪的磨砺、沧浪浊流的冲刷,从洪荒及至当下,也必将坚实地走向未来。它的沉默中包裹着一路坎坷的艰辛、纵横云水的荣耀和生命不灭的奥秘。

  中国人赏石十二字诀“瘦漏透皱,清丑顽拙,苍雄秀深”,意在品赏石的不着铅华,空灵质朴,耿介幽淡,把玩石头是在获取审美愉悦,更是在追寻生命的境界。石,千秋孤独,万世隐忍,却也纯粹独立,直现本真。

  与石相对,喧嚣隔绝,时间停滞,离弃表相,明心见性,生命的境界豁然开朗:石的永生,令人看到自身无非茫茫寰宇中须臾之物,生命微小脆弱如芥子微尘,所有的爱恨情仇、功名利禄更是荒唐可笑,是虚妄的拘牵和欲望;本真令石古,人活着若是如石一般纯粹自在,便可卸下生命在红尘中的附着物,从而活得平和自适。

  凝神观照之间,郑明宽默含笑意,不断从内间拿出珍藏的茶,有红茶、黑茶和普洱,都是上好的,换着茶叶,一泡又一泡,似乎不这样待客,便失了礼数,不够真诚……有心人,总能如晋简文帝一样,赏悦到极近的美好:“会心处不必在远,翳然林水,便有濠濮间想也,觉鸟、兽、禽、鱼,自来亲人。”

  品石如品人。郑明宽二十余载与石头寂然相对,不知是石成了他的朋友,还是他成了石的知己?或者,石中有我,我中有石;石拟化成了我,我物化成了石;人与石,物我消融,已然无我无他之境。

  恍惚间,想到陆游在《闲居自述》中的感慨:花若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 石 健 李焱华)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