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茶峒北门码头
茶峒北门码头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12-06 10:26:53 湘西网

  叶梅玉

  初冬的茶峒,少了昔日的热闹与喧嚣。铅灰色的天空下,清水江水面如镜,静静地倒映着远山、房屋、树木的剪影。一排小船静静地泊在河岸边的浅水处,无人问津。黄绿色的柳树,站在码头边,少了春天依依的妩媚,多了一份萧瑟和清冷,古镇的韵味便在我心怀里荡漾开来。灰白。斑驳。旷远。

  行走在河码头光洁油亮的石板路上,高跟鞋霍霍有声地敲击着茶峒的沉寂,令人滋生出无限的情思来。

  顺着清水江,自上游至下游,共有三个码头,依次是:西门码头(今古码头)、北门码头和水门码头。

  最繁华、最热闹的,便是北门码门。

  在湘川公路建成之前,北门码头不仅是花垣西进川、黔的必经要道,也是川、黔东隅物资和农副产品的集散市场和下运码头的集散基地。

  湘川公路建成通车后,茶峒码头市场如虎添翼。随着抗日战争爆发,大量由皖迁入的公教人员、学生、难民,潮水般地涌来。这里,地势偏远,远离战火硝烟,仿佛是世外桃源。于是,常德、长沙、汉口……远远近近的客商纷至沓来,开店设铺,经营各种商品,国民政府的四大银行也相继进驻茶峒。

  茶峒的繁荣进入一个鼎盛时期。从四川、贵州来的桐油、五倍子、茶油、盐巴、山货、粮食等物资,全部集中存放到北门码头。每天数十只货船,密密麻麻地排列在清水江两岸,装货卸货,满载着货物的大小船只在河中徐徐而过,来来往往,一派繁忙景象。湘川公路上车水马龙,满载货物的汽车川流不息,不舍昼夜地驰骋于天南地北。

  遇上农历五、十赶场日,这里商贾云集,摊担林立,人流如织,多达万人。每当夜幕降临,热情好客的茶峒人搭台唱戏,咿咿呀呀地唱尽人世间的爱恨情仇。河码头,彻夜灯火辉煌,夜市达旦,人声鼎沸。一河的灯影扑朔迷离,摇曳生辉,把北码头装扮成了远近闻名的不夜天。

  战火熄灭后,这些外来的商户、师生、难民,都烟云般慢慢散去。茶峒的繁华只能从寻常巷陌,从茶峒人家精致的雕花门窗,古朴油亮的曲尺柜台中来追忆了。

  伫立在北门码头,遐想茶峒“湘西小南京”的辉煌,我仿佛听到从时光深处传来的喧喧人声和欢歌笑语。

  如今的北门码头早已淡去了昔日的繁华,它安详、宁静、悠然。

  初冬的清水江边,仍有劳作的人们。码头下面的石阶上,有女人背着一背篓青菜,在河流上游一棵一棵地清洗。离她不远的下方,一个浣衣女在石板上搓洗衣裳。她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不时发出一串悦耳的笑声。浣衣女把搓洗过的衣裳往河水里一荡,波纹便一圈又一圈地荡漾开来。

  这条河流除了洗菜浣衣濯物,更是孩子们的乐园。三伏天气里,他们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得精光,像泥鳅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地钻进水里。孩子们撩起水,你泼我,我泼你地打起水仗来,清脆的笑声回荡在小河里。玩腻了这个,把眼睛一闭,往水里一钻,水面上冒起几个水泡后,波纹不兴,水面上半天不见人头冒出来。就在岸上的大人揪着心,暗暗焦急时,噗的一声,一个个小脑袋从水里钻了出来,像鸭子一下抖动着头上的水,惹得岸上的大人们一顿臭骂。

  清晨的北门码头犹如恬静的少女。码头上,写生、散步、打太极拳、跳舞的人们三三两两,也有老者坐在一棵柳树下,戴着老花镜,捧着一本发黄的书在看。

  夜里的北门码头格外迷人,五颜六色的彩灯错落有致,把它装扮得流光溢彩。彩灯辉映在河面上,犹如一副浓墨重彩的油画,令人沉醉。走在码头上,疑似进入一个童话世界,让人驻足留恋。

  这里,更有热闹的时候。

  每逢赶场天,这里人潮涌动,热闹非凡。湘、渝、黔三省市边界的人们,你挑着担,他背着背篓,从四面八方赶来。各种地地道道的山货、物美价廉的农产品堆积如山,顺着码头一字排开;油粑粑、米豆腐、醋萝卜等各种风味小吃,香气扑鼻,撩拨着你的味蕾;苗家姑娘各种各样的手工艺品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手绣鞋垫、手绣壁挂、手绣花包……那些五颜六色的丝线,到了她们有魔力的手上都会变成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苗语汉语南腔北调语,嘈嘈杂杂。讨价还价声、叫卖声,一浪高过一浪。也有苗家的汉子、妇人,围坐在一隅,放着音乐,悠闲地唱起苗歌,生动地演绎着这一古老民俗的独特魅力。

  每年端午节,更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一年一度的龙舟赛、抢鸭子成了这里的一道美丽风景线。“棹影斡波飞万剑,鼓声劈浪鸣千雷。”那份气吐山河的气势无不彰显出湘西男人的血性和大山一样刚硬的骨性。鸭在河中游,人在水里追,岸上的呐喊声、欢笑声、吆三喝四声,一波又一波地在河码头上空荡漾。那份闹热场面,在沈从文《边城》的字里行间仍可寻觅。

  但热闹总归于尘世间,唯有她,永远置身于红尘繁世之外,孤独地等候着自己的爱情。隔着一条银带子般的河流,仍可眺望到对面绿树掩映的翠翠那影影绰绰等候的身影。对岸的爱情,在这瑟瑟寒风中,愈发显得凄美而婉约。

  就这样站在冬日的茶峒,怀想着这个孤独的女子,仿佛站在时光的最深处。远古的故事或许穷尽我们的想象力也无法抵达,但我却如此热爱足下的这片土地。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叶梅玉)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