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长岭览秀
长岭览秀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12-05 10:37:4 湘西网

  唐祖吉

  长岭,是横立在家乡武溪城后的一片山冈。在家乡,名见经传,世人皆知,世人皆爱。古县志称长岭,如歌如画,是看山水风光的“最好的境界”,被荣誉为泸溪八景之一。

  那年古历四月一天,刚用过早餐,手机铃响了,同城机关的几位朋友约我去登山,且说由我定地方。我不假思索随口就说,登山去,去长岭。尽管这天,太阳燃得有些爆烈,蛇虫动了,言安全,不宜登山。但是,能去登长岭,这是我的热切所盼。我兴高采烈地随朋友们一道,从县城白沙乘车十余分钟,到武溪街中下车,步行半小时,穿过武溪全境,北折里余,绕过沅河江畔的岩龙头村,跨过白土溪石桥,便到了长岭群峰坡底。这坡底近前溪涧有家工厂,原是家县级国有造纸厂,现巳破产转型,变为一家民营企业。

  从坡底上岭,先是经过一片田园。日照正烈,风光灿烂:田畴层层,梯状展布,丘丘水满,似金似镜,光润堂亮;田边四周有蒿、有草、有木、有菜圃、有野花,蒿葱,草郁,木碧,菜鲜,花艳,光色媚人。百余米田园坡道,缓且较直而宽,不经意间没生一丝累意就翻越而过了。再往上,山道趋陡趋窄许多,越往上田地越少,灌木越稠密,路越陡峭。上登一阵,腿脚始酸,耗力了,喘气了,出汗了。又近一个小时的攀登,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地登上一个山峁,又登上一个山峁,驻足喘息时抬头仰望长岭的峰巅,甚为惊异,不免畏惧再度高登了。前面再上的路,垂立在头上,窄小而又陡悬,高耸入云,瞪眼看不见顶。这时,我才发现,登攀长岭,足下的此地,才算真正开始,我才感觉到长岭亦高亦窄亦陡亦险。我开步起劲往上,走了一阵,深觉长岭难行。登长岭,既要展劲,又要用心,眼不能打闪,要认真看路,步伐不能虚软,要脚脚踏实,步步着力,多处悬而陡的地段,还要脚手并用,脚蹬手抓攀爬上登。我一步一移,三步一站,一路大汗淋漓,一路粗气急喘,几乎流尽了汗,耗尽了力,费时大半天,才终究登上了长岭峰巅。登上岭峰,早已疲惫不堪,稍微站立片刻,就屁股落地,坐着直放大气。喘息了大阵,才气平心静……

  爬长岭,你会感觉,特苦,特累,特别艰辛,需要体力,需要意志,要用大力,要出大汗。爬上了长岭,不管你何样人士,定会产生异样的感受:再苦再累再艰辛,值,特别值得!因为越过苦累,越过艰辛,不经间收获的是爽透浑身的舒畅,身的舒畅,心的舒畅。来湘西,来泸溪,不上长岭,那才叫枉此一行呢。只要你上到长岭,你就绝不会再产生对“长岭是如诗如画的最好境界”与“长岭是泸溪八景之一”表述的怀疑。

  我到过无数地方,看过无数山水风光,没有一处地方像长岭这样让我迷恋。我感觉,天下看山水风光,最好的地方莫过于长岭峰了。长岭巅峰,伞状顶形,坪展仰天,灌木葱郁,可容万人。整个长岭,面南崖悬峭壁,面东面西面北,直通林海阔野。面南站在崖壁上,居高临下,视野开阔,无限风光尽收眼底。岭峰下的情人谷,壑深峡远,白土溪的清流似一览轻柔的素绢,穿峡出壑,飘出情人谷,悠然飘落沅江;白土溪上跨溪石桥,小巧而壮,面江依山连村;过桥便见一村,村在绿水青山中间,前迎沅江后依青山,山出石崖,形似龙首,那村便是岩龙头村;过村里余,又及一溪,那溪则是泸溪老城有名的城中溪,叫杨刘溪了;顺着杨刘溪看过去,清晰可见一座依山环水的美丽小城,那当是武溪镇;镇南镇东两河流淌,南为武水,东为沅水,两水在城东前涌汇,尤为美妙,尤为壮观;这时,再往前看,可以看到横越沅江的高速大桥,江中浮屿五里洲。眼光回收东移,可看到见证武沅两水汇吻处前的权山,权山似茔,相传是盘瓠的坟茔,再东看,可以看到沅江滔滔东去,看到香山大峙的庄严,香山点翠的奇观……若至岭遇风,不论风弱风强,满山遍岭,绿叶涌动,翠色飘摇,花团锦簇,色烁景闪,林涛声,溪流声,鸟鸣声,和风响起,有声有色,其动景也美,其响声也美,美景迷人,美声醉心,一切使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在长岭顶上看风景,面南有看不厌的小桥、流水、村舍、人家,有看不够的山水风光,面东面西面北深入,有赏不尽的天姿地色,有尝不完的山味野趣。长岭,美如画,俏如诗。清朝一教谕、诗人周克昌,曾数上长岭,激情难抑,欣然提笔,作诗《长岭樵歌》:

  闻看仙棋白日过,归寻芳径烂樵柯。

  云移千树高低影,风送一声长短歌。

  响落松涛飞石涧,曲堕鸟语堕山河。

  牧童归去斜阳里,短笛横吹和唱多。

  从长岭顶,走东走西走北,向向可行,方方通达:或石板古径,或林间幽径,或羊肠小道,路路可达无尽的峰峦,苍茫的林海,浩渺的大野,古朴的村落。东行远可出湘西境,达辰州沅陵地,进十里;南行可达香炉山,下行里余经香炉庵至沅江岸边,沿江,西走五里至武溪镇街头;北行可通高大坪、八什坪、出县境,入古丈。

  我们弃东弃北而择西行。初起两三里,幽篁修竹,笋壳塞道,满野竹林,遍地生笋。过竹林,百余米山弯,有一水氹,约十多平方米,深不过三尺,水质清亮。前行三十米,又见一清浅的水氹,较前小。长岭如此清浅二氹,如是天池,给这方高岭大野增添了灵气、丽色与魅力。

  再一阵在岭间的弯弯山道上,在绿荫中,在花香里,峰回路转,曲进曲出,有累有趣有苦有甜有欢有笑地又走过十五六里。期间,途经三个古朴的村落。村舍农宅纯一色青瓦木梁木柱木窗木门木壁结构,一同地四排三间,中间敞厅堂屋,两扇合页大门,左右两间,各分内外两室,全为一层平房。三村相隔等距,先经过那村叫尾寨,六七里后又经一村,称中寨,再行六七里进到一村,名上寨。三寨寨情相似,村里面,空荡,静寂,村外四周,山花烂漫,古木葱郁。三个村寨基本落荒。尾寨,早没人居了,俨然一个荒村。整个寨子,有的房子柱朽瓦烂,完全倒塌,有的房子梁腐框破,没顶没壁,有的房子瓦稀顶露,四壁通风,有的房子东倒西歪,倾倾欲坠。仅有四栋房子瓦全壁封,较为完好,但却是四门紧锁尘埃覆壁,蛛网封门。上寨,景况类似,中寨尚未全荒,村中还有几人留守。事后得知,这三寨,曾经都百人以上村舍,当下落荒的原因,一是中青年人都远离家乡出外打工去了,老人和小孩则也都出村,到县城,集镇地,租屋租田租地,供孙子上学,奔向山外过日子。我们在越山中发现,僻壤的山村正在渐渐地破败、荒废、并至消逝。

  走过上中尾三寨路段,再上下左右弯来拐去的西行十四五里,又走进一个山村。这又是一个正在落荒的村子,全村皆木房,四十余间,有的倒了,有的塌了,有的破了,有的烂了,尚好的仅见四间。村中有个水池,池边有位老头正在洗衣裳。我们迎上前去访见,探知这地方名叫山羊冲,其村因地得名,称山羊冲村。老人还告诉我们说,这村子基本荒废了,几十栋房子烂剩四、五栋了,百几十号人,年轻的远走高飞打工去了,老的小的都搬下山去住了,现在老大一个寨子里就只剩下包括他本人在内的3个老家伙了。老人叹口长气,说道,等他们3个老家伙都死了,这村也就没了。应当说,山羊冲是个好地方,不但风景优美,而且有很好的农耕条件。寨子傍山而建。向东十几里山岬稻田成片,足够千亩,向南里余山岬也尽是良田,两向田丘均都近在寨前,耕作近便。岬中有溪,水流充沛。田丘两边山地,山脚下菜园丰足,山腰上果木成林,满山巅峰灌木葱郁。

  离寨南行,两边山势逾趋逾拢,步行千余米,往前看,两山突聚,敛紧成一线天缝,临近方见是一窄小的险峻山峡口。山路在峡口处突然消失,达至峡口,看了眼前的景象,无不为之惊叹。峡口极为险峻陡悬,口子宽不到三四米,嵌处在两峰壁缝中,下临万丈悬崖。据说,在这口子上有座古岩堡,至今还留存有十余米深的石基的废墟。长岭山里的村民,60岁以上者,都看到过完整的古岩堡。这关卡极其险要,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固。传说,在兵刃相接的古代,历朝历代都曾率兵来此“征蛮”冲关,均未成功破过关。

  从峡口顶下山,只有一条镶嵌在悬崖峭壁间的陡险石阶小径可走,而且是走长岭穿尾中上三寨至山羊冲出大山的独有的一条路。山羊冲人出村上街就是走这条路。走这条路,上要出大力流大汗,下要小心又小步。下行,至上数十米,那路几乎是凿在石壁上的,需用手扶岩,半脚踏地,小心翼翼而下,再往下,要心、眼、脚并用,心要细,认真想着路,不可分心,眼要明,认真看着路,不可闪眼,脚要稳,认真走着路,不可踏虚。稍有闪失,不亡即残,后果不堪设想。千余米石径落山,至底便抵白土溪。

  四月的这一天,我们从出武溪街过岩龙头村,跨桥上山,翻山越岭,过村出寨,到离开山羊冲,从绝壁石径下山,上上下下,弯弯曲曲,费时五六个钟头,走过了三十五六里路。一路过来,浸在阳光里,泡在清风中,行乡道,览山色。三十几里路,三十几里阳光明媚,三十几里清风和煦,三十几里凝蓝叠翠,三十几里鸟语花香。三十几里,路不很短,也不很长,虽说也有几分艰辛,几分疲累,也费劲,也出汗,但总觉有滋有味,野趣多多,舒心无比。一路走来,不仅既饱眼福,又饱口福,赏心悦目,其乐融融。长岭山上的山珍野果真是多啊。这天,论季当准是初春,沿途,我们饿了,随处都有吃的,深红的杨梅,嫩绿光鲜的茶泡茶耳,鲜红的樱桃,艳丽的映山红……诱人眼目,伸手可摘。可挑可选,想吃就吃。杨梅,微酸,亲甜;茶泡茶耳,酥脆,香甜;樱桃,消融,蜜甜;映山红,咸淡,爽甜。沿途,我们渴了,随处都有喝的,逢村有古井,逢峡有仙泉,逢高山有好水,喝了那岭中的水,那种清凉,那种甘甜,沁人心脾,让你爽,让你醉,让你再想,让你再要,让你很难忘。此外,我们路经多处野果树,野果林,树绿林翠,有幼木,有老树,有梨,有李,有桃,有橙,有桔,有葡萄,有黑桃,有板栗……大多巳花开花谢,枝叶间结满果蒂。由此说来,一年四季,去长岭上走玩,都可以一饱眼福,二饱口福,悦目悦心,让人痴迷,让人甜醉。

  长岭,是峻峭的;长岭,是秀美的;长岭,是富饶的。可爱的长岭,诱人的长岭,我一定还会再去!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唐祖吉)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