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雨 山:雨打芭蕉
雨 山:雨打芭蕉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10-09 9:59:20 湘西网

  广东民乐《雨打芭蕉》倒也听过,不甚喜欢。大约是南国情趣,作为北方人的我难以融入其活泼、欣喜的情境之中。

  初识芭蕉是在宋末词人蒋捷的《一剪梅·舟过吴江》当中那句:“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只觉得读来朗朗上口,颇具诗意,尚不能体味那浓浓的春愁:春天樱桃刚红,转眼芭蕉就绿了,又一个夏天到来。时光如此易逝,使人追赶不上。

  读过几首宋词后发现,芭蕉常常与孤独、忧愁特别是离情别绪相联系。

  李清照《添字采桑子·窗前谁种芭蕉树》:“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舍情。”

  吴文英《唐多令》:“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

  葛胜冲《点绛唇》:“闲愁几许,梦逐芭蕉雨。”

  ……

  如此种种的伤感都是湿淋淋的,透着粘,浸着凉。古人竟然那么乐意借用雨打芭蕉的意境将伤心、愁闷倾吐出来,着实令人不解。而我因为偏爱雨天钟爱听雨的缘故,故而对雨打芭蕉充满了无限期待。

  听雨,可以在荷塘边,可以在丛林中,可以在田野里,也可以在屋檐下,“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或许和人生经历、当时心境有关,同样是雨,不同人不同时不同景,听来截然不同。那么,雨打芭蕉又是怎样一种令人为其痴醉、欲罢不能的曲调呢?

  世上的事可遇不可求,就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居然在居住的小区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丛芭蕉!不知是哪位娴雅之士在围墙边种下的这丛芭蕉,三五株的样子,一米来高。想来此人一定是南方人吧,或者在南方生活过,懂得芭蕉的意韵。虽我之前从未见过,但一眼便笃定这就是芭蕉,它翠绿向上的叶子一下子就能让人想到“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中的那个“绿”字,绿得清澈,绿得动人,绿得秀逸。这绿恨不得能把人面染绿,把窗扇染绿、把院落染绿、把整个夏季亦染成翠绿。

  从此以后天天盼着下雨。

  终于等来了一场属于夏天的雨,打着伞前去听雨,我倒要领略一番梦寐以求的雨打芭蕉是怎样一种勾人心魄的意境。

  将喧闹一股脑儿轰走,雨是有这个本事的。因为周遭环境突然静寂下来,雨点打在芭蕉叶上的欢快笑声便格外清晰,听起来也生动无比。雨点时大时小,有轻有重,落在芭蕉叶的绿上是缠绵,亦刚健,而一根根雨丝被蕉叶弹起,我看到的是决然,牵扯,遗憾,也有相遇的甘甜,听到是依依不舍,类似峡谷回声,叫人回味。这悦人耳、揪人心的丝竹之声便是雨打芭蕉的天籁之声。我静立其中,不自觉地将伞搁置一边,淋起雨来,妄想着自己就是一株芭蕉,展开手臂,内心向绿,虔诚修炼。天与地之间,一根根雨线像是琴上的弦,跳动的音符似水中涟漪,弹起,落下,又弹起,又落下……余音袅袅,不绝如缕,直叫人心如止水。此曲流畅明快,旋律优美,给人以轻快、喜悦之感,即使闭上眼犹见蕉叶婆娑,舞之蹈之,极富优雅情味。

  雨打芭蕉之声,对于无心之人,单调是单调了些,于我,却是丰富得应接不暇。雨打芭蕉,声之淅沥,音之纯净,美好而奇妙。我虽未到过南国,未曾领略园林中芭蕉在庭前屋后清雅秀丽之逸姿,但有幸听上一曲“雨打芭蕉”的旋律,顿觉身心清爽至极,毫无古人忧愁、苦闷之感。于蕉边听雨,想起那句“雨打梨花深闭门”,的确,听“雨打芭蕉”这样的曲子更宜深闭门,尤宜在闲散的午后,薄睡初醒,庭院深深,无人造访,独自倚窗听雨,绿色染面,心绪该是怎样的婉转清扬……如此境地,不是薄愁,而是清欢。

  问过别人也问过自己,自古至今,为何芭蕉总与雨连在一起?答案终在心中生成。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雨 山)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