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胡灵芝:见 荷
胡灵芝:见 荷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9-06 10:32:58 湘西网

  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醇厚而饱满的诵读声,和着清新而缥缈的《风的呢喃》,从远处的长亭里缓缓飘过来,是谁有此雅兴?立于圆明园福海荷花前的我屏住呼吸,悄然移步于长亭。那是一个老者,他在清雅的弦乐声中,讲述着莲荷的故事,故事里有月色下的荷塘,有如出浴的美人般的莲荷,有江南唱着歌的采莲女子。

  风的呢喃,声的深情,在众荷中掀起涟漪,红荷随风轻舞,白荷颔首聆听,青碧荷叶挨挨挤挤,珠圆玉润的露珠披着霞光,在荷叶的怀抱里扭动着浑圆优雅的腰身,颤抖着,跳跃着,散成一粒粒晶莹剔透的小露珠,沿着碧绿的荷裙滚落下去……

  我就这样住进莲里。叶清心,花清和。

  “姑娘,你是喜欢朱先生的《荷塘月色》还是喜欢荷花?”不知何时,老者来到我身边,轻声问道。

  “荷是我的乡愁,它的每一根线条,每一片色彩都是有来处的,我都喜欢。”我轻声应答。

  “夏天的早晨,我到圆明园来见荷,粉千叶,红牡丹,杏花春雨,一丈青,睡美人。红的,粉的,白的,荷叶田田,荷花亭亭,热烈地盛开着。这些荷花,越是烈日,越是不低头,越是风吹,越是不弯腰。像极了云南的荷花,‘三春杨柳,九夏芙蓉’,那是昆明大观楼的荷花,那是开在我家乡的荷花……”老者在心里勾画着故乡的荷花,叶起唐风,花接宋雨。

  “圆明园荷花的美,是沧桑的。断壁残垣的斑驳之色和荷花的艳丽之色交相辉映,断墙残柱神奇幽秘的无序倒影与荷花组成的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美丽图案交相叠印,这是圆明园荷花无法忘怀的美,一种远胜于色,远胜于香的美,一种无法摧毁的美。”我轻语,似是说给他听,也似说给荷花听。

  “你的白裙子印了朵水墨莲,是家乡的莲荷?”老者端详我。

  “是哦,挺像我们浦市的荷花,生于乡野,长于乡野,有自在的乡野之美。”浦市万荷园已徐徐铺于眼帘。

  那一园莲荷,得巍巍武陵之云雾滋养,又得贺龙元帅掘之古井浇灌,其叶华,倾倾如盖,纳百露而不滞;其花妍,清幽玉洁,孑孓而独立;其气芳,香远而益清;其志坚,花虽落而不沉;其茎健,盈盈而向天;其藕洁,泥黑而色白。

  到浦市来,见了浦市古旧的斑驳的老街,苍老的静默的码头,必定要来见生动的摇曳的莲荷。老去的,鲜活的,都是浦市的日常,妥帖而又自在。赏荷的女子,挑着莲蓬蓬在小巷里叫卖的汉子,都是满足的,快乐的。静待荷开与辛勤劳作的时光都是柔软而又多情的。依然是沈从文眼中的浦市,一切光景静美,随意切割一段勾勒纸上,就可成一册绝好的宋人画本。

  周敦颐见莲荷,见之高洁,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林清玄见莲荷,见之佛性,细说一段禅门公案,禅者来问智门禅师:“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说:“莲花。”禅者又问:“出水后如何?”智门说:“荷叶。”见了荷花真实的心,荷花开不开又有什么要紧?雪小禅见莲荷,见之人间情意,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而我,圆明园见荷,见之沧桑。浦市见荷,见之自在,亦简静明了,一派清澈。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胡灵芝)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