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方君才:穿越1286平方千米的情怀
方君才:穿越1286平方千米的情怀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9-06 10:35:2 湘西网

  古丈静静地躺在湘西的怀里,那是一条窄窄的街巷,不浮不躁,和里弄的铁板烧一样,街这头动锅铲,街那头也听得见。这个古镇小还是有点小了,开车子别加油门,一不留神就飙过罗依溪了。

  2017年七夕,湘西作家发起“到人民中去·走进古丈”文艺采风活动,踏进这个总面积1286平方千米的土地,总让人深切感受到古丈最原始的人文和山水,感受到那里一切正直淳朴、毛尖一样柔软的情怀,然后在蓝天白云下美美地真真切切地陶醉一回。

  去古丈的感觉,就像去意大利,总是被意大利的粉和歌剧迷倒,如果硬要把意大利印象分成三部分,意大利的黑手党在世界上也是极为有名气的。这和湘西古丈的毛尖、茶歌、土匪又有什么关联呢?古丈以前叫古丈坪营,这是一个崇尚军人和武力的土苗城堡,家家户户以养儿拿枪为荣,打架斗殴也不以为耻,还必须要讨个赢头回来!哪家孩子打架输了,回家哭哭啼啼,做父母的不由分说俱是一巴掌:小杂种,再去,打赢了回来!这是个一贯主张雄性教育的地方,也是极易出人才的地方。湘西有句民谚:古丈坪三大怪,茶叶挑到北京卖,山歌唱到高望界,土匪山中跑出来!

  说到土匪,百度释义是指半路抢劫、打家劫舍等为生的地方武装团伙或其成员。他们行为多放荡不羁,为所欲为,不愿受任何约束。事实上,人类任何一种组织要持久存在并进行活动,都得遵循一定规则,不可能绝对自由、绝对无约束。这里应是指他们不受社会普遍认同的法律、道德和其他公众规则的约束。

  古丈的县城小是有点小了,可古丈的张平在湘西土匪中是首屈一指,当然,这个“首屈一指”是指他丧尽天良,作恶多端,横行乡里。当地流传着这样的民谣:人见张平,九死一生;水见张平,浑浊不清;天见张平,日月不明;地见张平,草木不生。足可见得张平的凶狠了!

  但张平身具多重性格,他有匪性,也有血性。往事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我们只能偶尔从野史和正史略窥种种过往。抗战全面爆发后,湘西暂4师调往浙江抗日,后改为128师,师长是凤凰的顾家齐。128师下面有个763团,团长是张平的义父舒安卿,张平跟着义父去浙江抗日。1938年11月,国民党第十集团军总司令刘建绪命令驻防在宁波的128师死守嘉善4天,赢得时间,保证淞沪战场国军的全面撤退。张平的“团部直属通讯连”在嘉善几乎全军覆灭,只剩下张平和沅陵桐木溪的李疤子(土匪),打到最后,他俩和敌人拼刺刀,背对背,对付七八个。咔嚓几下,两人撂倒了几个,剩下的日本兵吓坏了,丢下他俩就跑。古丈的土匪嘉善抗日一战成名,可谁能从土匪的一生去还原历史人性、还原过往的爱恨情仇呢?

  古丈小是小了点,1286平方千米的古丈,没有三两个月也是走不完的。由于时间原因,活动行程安排满满的,我们去了默戎镇的夯篓村,那是古丈离蓝天最近的一个知青茶场,然后去了双溪乡的梳头溪村和红石林镇的列溪村。它们各具特色,又总是与古丈毛尖或者和茶歌相关。

  也许从小我就听着古丈的歌长大的,当然,古丈除了女高音宋祖英的好嗓子外,还有一种声音,那绝对是标高的湘西亮嗓。这个声音就是何纪光,何纪光已成为中国好声音的过去式了,作为一个划时代的声音,何大师已完成了他与生俱来的使命。四十岁以上的人分明还记得起他演唱过的《挑担茶叶上北京》和《洞庭鱼米乡》;年轻一点的也许还记得他那曲歌唱济公的“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

  何纪光7岁那年,不经意被隔壁叔叔抱上了对歌台,台下有人喊道:“何老五搞一首山歌嘛,怕卵,搞得!”何纪光毫不怯场:

  月亮出来月亮团,

  不会唱歌也为难。

  月亮有圆也有亏,

  唱得不好请包涵。

  歌声刚落,台上台下一片掌声。当地德高望重的老人把一块奖牌奖励给了他。后来何纪光凭着一首《挑担茶叶上北京》一直唱到毛主席的跟前。

  听何纪光的歌声,我体内的血液开始沸腾,犹如站在高峰呐喊。那种高腔无与伦比,仿佛抒情的散板,他可以唤醒一个沉睡的时代。

  古丈的山歌无论走到哪儿都能听得见,我们从牛角山知青茶场、梳头溪英子茶业一直到杜家坡休闲村庄,走过那么多茶园的小路,走过那么多茶香四溢的木屋……许多七老八十的阿婆开口就是歌,声线清晰流畅,我想一定是茶壶的泉水浸泡的嗓子,才唱响1286平方千米的古丈,才唱响了酉水河,那里的茶、歌和土匪或是徜徉在岁月的老村,满满都是新鲜的诗,这一切仿佛从不老去,和漫山遍野的茶一样:

  老村到处盛开

  古丈的风情

  有一幢低矮的白屋

  贴着标语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这句话过去了好多年

  仿佛还在耳边回荡

  有一群人

  在山上开垦一片茶场

  他们都老了

  就像蒲公英

  吹拂在山岗

  放牛的孩子

  在蓝天底下

  打着跪岩的野仗

  公社和大队

  是时代衍生的浮躁

  一个时代都在开垦

  牛角山知青茶场

  凋敝的山顶

  无垠宽广

  那年那月

  含碱横斜的坡地

  生长一树碧绿的春天

  古老的火坑

  伸开寂寞的三脚

  架一把黢黑的铜壶

  云端上的老村

  煮沸山泉

  泡开一杯嫩芽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方君才)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