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高 翔:人到中年
高 翔:人到中年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8-10 8:38:7 湘西网

55370  

田礼成 摄

     人到中年,生命的线段图已经画了大半。作为画线段图的自己,这个时候笔触难免会顿一下,抬头向后看一眼,看看线段已画了多长;又抬头向前看一眼,看看还剩多长。因为这一停顿,有关自己前前后后的线段状况,如同航拍一样被观瞻到了,突然明白了人的一生是怎么一回事。这种明白,如同是迎着阳光看一片新树叶,叶脉一下子清晰可数。这种透彻,也许就是孔子所言的四十不惑吧,眉眼便忽然一低,曾经剑气凛凛的目光,倏然柔了,暗了。

  也就在这眉眼低下的时刻,人慵懒起来,懒于料理那些不切实际的追求。

  毕竟,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会遇见很多美丽的东西,有爱情、事业、喜好、物质……这些东西,它们就像一棵树上的叶片,长在不同的位置,有高,有低,有艰险,有平实。而人就像一根藤蔓,顺着某一棵树,一路攀爬。攀爬中,可能会缠住某些叶片,可是另一些叶片长得实在是太艰险,不是通过努力就可以缠住的。如果依旧像年轻气盛时那样,不顾叶片位置的风险,一路加大劲儿地攀爬,惊心动魄地攀爬,藤蔓难免在接近某一枝叶的时候,哗啦一声下垂,悬空,命悬一线……人到了中年,不论什么东西,如果那不属于自己的,该放下的就必须放下了。

  想想自己吧,因为曾经半路修过美术专业,便自称是扬州八怪之一的画家高翔再世。因此梦想着一定要像他一样,画《山水图卷》,画《水墨菊花》……然而只因世事阴差阳错,只因自己资质浅薄,只因生活扰攘,尽管血液里潜伏多年的痴,一度春风吹又绿。而今明白,那毕竟不属于自己,只是一份美好的愿望罢了。

  眉眼低下的当儿,曾经满身不服输的刺儿毅然收敛,心在渐渐豁达中,也渐渐慵懒起来。

  在人前,不再咋咋呼呼地叫嚷自己毛笔字如何厉害;不再为了某一个名誉,磨刀霍霍不服输;不再拿自己的缺陷跟别人唱歌优势、人际优势 、谋划大事优势进行比较。因为人到中年,忽然看清楚了自己这条线段的起点、方向,以及线段自身的力道大小。

  突然想到了获得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片奖的《疯狂动物城》。影片中有一个动物———树懒,被刻画得异常成功。这只老树懒的举手投足,慢得无与伦比。它在键盘上每敲一个英文字母,几乎要半天!人到中年,都有老树懒的状态。虽没有树懒那么慢,但至少不会像年轻时,遇到生活问题、工作问题、情感问题,就像做算术题一样,只求速度,三下五除二就算出答案和说出答案。而人到中年,像小儿惊奇地看蚂蚁的腿儿一样,偏着头细看,慢看,看物事的起因、经过,然后推论可能出现的结果。这种慢条斯理,不慌不忙,好像是古人在茶馆里品茶,有招有式,每一招式的起承转合的过程,都交代得一清二楚。也将白昼时光,如同沙漏上部物质一样被交代得越来越少。

  人到中年,是视角的调整和视觉速度的调整,也正因为这些调整,眼睛聚焦点也不断地被调整。

  在葱绿年华里,我的目光常常聚焦在个人抽象的宏观世界之中,事业啊,思想啊,前程啊,看不到烟火俗尘的细碎,更体味不到这些细碎中的酸酸甜甜苦苦辣辣,只是围绕着一个人的宏伟大厦,马不停蹄地奔忙着,何曾放慢脚步去看生活中的细小琐碎?比如柴米油盐酱醋,比如吃喝拉撒睡。其实,生活的琐碎有琐碎的味道。比如锅碗瓢盆的繁琐,细细看去,细细品去,锅有佳肴之香,碗有果腹之乐,瓢有解渴之舒,盆有包容之悟。

  人到中年,更乐于料理生活中的低微、细碎、庸常。

  孩子在渐渐长大中,由于要照料孩子的生活,便学会了给孩子做菜,给孩子煮面。在热气腾腾的雾气中,听到孩子吱溜吱溜地吃面,听着那生活的庸常音乐,心花就绽开了。然后看到桌子上的杯盘狼藉,有筷子横七竖八着,有面条三三两两地遗落着,有面汤斑斑点点着……这些全扑进瞳孔,你淡淡一笑,生活就是这样。便乐于研究面香跟水温的关系,乐于研究蛾眉豆跟生活跟养生的关联。就在生活琐碎塞满日子的时候,你的日子,就好像穿上了一件休闲服,一切随意而不邋遢,散乱而不失生活的章法。中年的你,脸面上早已失去了年轻时候的波浪翻滚,而只有悠悠然然的粼粼微波,恬淡,自然。

  显然,中年的慵懒不是颓废,只是把平常的低微日子,看得现实一些,过得舒缓一些,体味得细腻一些,也正是这种中年的慵懒,让我们忽然就看清了生活的底色、生命的味道。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高 翔)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