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孟春绒:梦寻芙蓉镇
孟春绒:梦寻芙蓉镇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7-07 10:13:50 湘西网

  芙蓉镇我去过很多次,但和闺蜜在细雨中夜游芙蓉镇,还是头一回,别样的风味转入心头,美妙至极。

  下过雨的石板街,在橘黄色南瓜灯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神秘悠长,古老的岩缝里透出些许浪漫的气息。盛夏的夜,能在芙蓉镇长长的石板街上一起慢慢地走,带着美美的她寻着悠悠的梦,那定是得到了上天的赏赐!

  人一生的长度就好比一把尺子,回忆越多,就说明剩下的时光越少,行至哪个刻度就做哪个刻度的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没几个利索的。

  我是一个恋旧的人,每个新的一天总是牵绊着回忆度过,所以注定我前进的步伐比较迟缓。这也未必不是好事,比如,我高中时候受语文老师的点拨爱上写散文,一段时间的荒废后,我顺着这份旧意,又拿起了笔,在新闻的路上追寻最初的梦想。

  一路走一路聊,不经意间,我们来到了古街上的观景台,芙蓉镇最直观的景观就是瀑布、古街和吊脚楼群。雨后的瀑布像吸水后的海绵宝宝,一夜之间体量翻了好几倍,那平日里挂在三级悬崖上的一帘银纱变得气势恢宏,瀑布湾游道被完全占领,没有给游人留出通过的路。通往对岸吊脚楼群的跳岩也被淹没,夜游芙蓉镇的游线不再是圆满的圈,所有的游客都要在瀑布两边的石板街上沿路返回,经土王桥再去对岸。

  身边的游客有拍大腿说遗憾没能穿越瀑布的,有撅起嘴撒娇说想要一起过跳岩的,我和闺蜜却不谋而合得认为走一次回头路很好。在对的时间和对的人走一段相同的路,人生最大的幸福也莫过于此。

  端一碗土家甜酒,我们在离瀑布最近的桌前坐定,对面是土王行宫和近几年建起的八部堂等几家民俗客栈,组成了湘西最大规模的土家族悬崖吊脚楼群。飞檐翘角在夜空中勾勒出无数根线条,星星点点的南瓜灯像是被这些线条串联起来似的,在夜空中点亮了芙蓉镇的半壁江山。

  由于落差高,瀑布的声音很大,每个人说话都提着嗓子,特别是集体拍照时的“一二三,茄子!”,高分贝的邀约声和爽朗的笑声显得极富感染力,拍照、购物、尝美食,古镇里的每个精彩瞬间都像碗里的糯米甜酒一样,香甜可口。

  酒吧应该是古镇与新时代结合的新产物,是年轻人的天堂。某酒吧门口,几个衣着时髦、身材曼妙的美女和一位身着青布对胸便衣的老者擦肩而过,美女们快步走进酒吧,融入到炫目的灯光里,老人看了美女一眼,衔着一杆长烟斗,继续“吞云吐雾”向石板街的深处走去。在千年古镇里,每天都有不同的际遇,时尚也好,古香古色也罢,这座小城总有包罗万象的本能,让一切都变得和善和谐和美。

  晚上11点,我们沿路返回,身后的一盏灯把我们身上的土家族长裙投影到石板街上,一直嫌自己身材不好的两个人,总算找到了模特的感觉,在古老的石板街上走出了巴黎时装周的气场。

  到达刘晓庆米豆腐店门口时,本以为店内应该只剩下空空的几排长凳子和看起来略显疲惫的店老板,走进一看才发现我们低估了米豆腐的魅力和游客对芙蓉镇的挚爱,店内还有很多游客埋头猛吃米豆腐,店老板依然精神焕发得招呼着每一位客人,无处不在的自拍神器还在上下左右变换位置,只为拍下最美的手机主人。

  一路兜兜转转,回到我们的住处正好12点,热情的老板煮了一罐黑茶,黢黑的罐子架在柴火上方,周围摆着十余把木椅子。我和闺蜜同来自江西、山东等地的游客围坐在一起品茶、聊天,屋子里播放着老电影《芙蓉镇》,对面就是我们之前驻足的观景平台。闺蜜幽默得说:我们上半夜在对岸看这边的风景,下半夜在这边赏对岸的风光,太完美了。我却觉得还缺了点韵味,如果此刻瀑布那边再飘过来一曲《梦寻芙蓉镇》就更好了,只是遗憾酒吧已归于平静,音响设备想必已经歇息了。

  纷繁的世俗生活,我们都需要给自己一个空间,让自己静下来欣赏身边的美,让生活过得慢点,再慢点。

  如果给我一个很长的假期,我真的愿意天天呆在芙蓉镇里。闺蜜说我是浪费人生,但我觉得人生就要浪费在这样美丽的地方,或者浪费在寻找这些美丽地方的路上。

  我们聊着来时的路,聊着未来的梦。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越来越渴望说走就走的旅行,可能是出于肩上的压力,可能是害怕剩下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也可能是因为每次旅行都是带着迷惑上路,领着自我归来。

  每个人都有至少一个梦,每座城都有至少一个故事,那么,何不把你的梦带到不同的城里去,去找寻他们同呼吸的那个点,让梦生根,让城辉煌。

  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让越来越多的人变得麻木,麻木到感觉不到幸福的存在,即便泡在蜜罐里也尝不到一丝甜。抽身离开,再转身回来,一切都会有戏剧性的变化,就像夜游芙蓉镇走的那段回头路,往前走是未知的新鲜,往回走有重逢的再生;就像这千年古镇芙蓉镇,你置身其中,也许它不是很真切,你离开后,它变得栩栩如生。

  寻梦的雨夜,我们在悬崖边的那个土家吊脚楼里,枕着一帘飞瀑,飘然入梦!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孟春绒)
(编辑:李孟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