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书中并无史金玉
书中并无史金玉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4-23 22:51:16 湘西网

53332

    书籍有体温,有呼吸,有灵魂。当活在人世一切的情感、财富、权利的繁华幻影退场,书籍是最好的陪伴。而书店成为最温暖、最妥贴的生存空间。(湘西文史书店乾州新址内景)石健 摄

53333

    选择离开喧嚣的市区和那暗黑的吉首武陵山地下图片城,是喜爱在文史书店驻足的读书人共同的欢喜。但对于史金玉来说,是艰难的道别。(摄于湘西文史书店吉首旧址)石健 摄

53334

    历史的脚步走到了今天,社会进步,科技发达,物质充裕,但人们的精神却危机四伏。在这种困境下,书店要求得生存,无异于在暗礁丛生的大海中挣扎奋争。湘西文史书店乘风破浪20余年,给无数读书人留下充实温暖的记忆,这一切归功于执着美丽的史金玉。石健 摄

  20多年前,香港街还是吉首这座山城最招摇的卖场,无论是提纲挈领的街名,还是各显神通的招牌,都骄傲得一发不可收拾。商贩们不轻言跳楼,老板娘们也静若处女,但你们这些善男信女们若不来烧钱作香,便亏了福报。

  后来我们都知道,那一种气息是荒腔走板。但我们也得承认,换一批人来,不见得会玩得更圆融。“洋气”的内涵与表现总是因时而异,却绝不消亡于历史,毕竟它是一部分人的“氧气”。

  流行一种发型需要理由吗?

  流行一首歌曲需要意义吗?

  念一句“阿弥陀佛”需要彻悟吗?

  同呼吸,共命运嘛。

  更现实的是,小地方无金可淘,招财进宝的决心不可逆转。看吧,香港街隔壁日渐长大的“商业城”正是这种企图心的落地生根。告别悠远的水路传统,湘西大地将重新濡染商业,只不过现代的玩法更丰富,股票,基金,融资等等,抑或赌博。

  关于这一变迁,象征性的事物不胜枚举,从市中心搬上山腰的州博物馆,商业城对面的“金海岸”连同一系列带“金”字的店标,“商业城”斜对面的“科技城”,活生生是大时代的召唤。召唤之下也有阴影,扒手的夹子于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屡试不爽,并无人当场喝止。

  这不奇怪,人们已不再提及更早的广场静坐与声援,取而代之的是生活的务实与娱乐的麻醉。1997年之后,香港电影中的古惑仔与至尊宝,《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非主流的流星花园,天马行空的周杰伦等等,与之前的弹珠、画片、游戏机、干脆面,葫芦娃等等,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女人啊,不用再派孩子去跟踪夜出的孩子他爸,时代变了,很多事一望便知,下岗的人,下海的人,上岸的人,进去的人,移民的人,印堂发黑的人,脑门上刻着胜者为王呢。

  忘了从哪时起,香港街的路口摆起了水果摊,人们的生活指标确实提升了,香港街也开始“过气”了。就在这关头,极具视觉冲击感的新气象发生了,这个地段突兀地出现了一家书店。

  虽然外面人群熙攘,内部空间逼仄,但书店读物格局之大,足以让人暂避尘嚣。这家书店正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湘西文史书店”,那时的我们还不会定义它大隐于市的独特气质,只见辛勤的女老板守望其中,进货码货,结账开票,似与关厢门批发市场的老板娘们并无二致。

  结识这位女老板是前年的事,距我第一次踏足书店竟有十年之久,此时的湘西文史书店早已转入了市中心的地下图书城,与书画装裱、文玩、教辅等店面比邻,深闺冷落。文史书店自1993年由史金玉接任老板,迄今已有24年的历史,期间店址辗转山城吉首多个地段,影响广泛,在八县市中绝无仅有。书店主售的文学、艺术、哲学、历史、旅游类图书,以及地方文献与民族文化研究著作,承载了湘西几代读书人的乡愁记忆,尤其是多少届流连忘返的学生,许多已成长为各界的精英。

  经岁月的沉淀与打磨,湘西文史书店俨然成为流动的文化地标,它的非凡魅力越来越受人瞩目,很多人开始引用“独立书店”的概念来定义它。

  独立书店是一座城市健康、智慧、和谐的标志,是高品质市民生活的集中体现。独立书店不是旧书摊或收购站,它与书市的联系更紧密,更讲究业态和规模,正因为具有无所依附、人文关照、持之以恒等特性,独立书店大多只能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以及省会城市等经济较发达的地区坚强存续。而他们一旦存活,就能很好地参与到城市文化生态系统的塑造之中,营造“情怀河畔”的精神家园。

  显然,湘西文史书店完全符合大中型城市独立书店的标准与品格,它的社会功能也一直发挥得很好,但传奇就传奇在,它竟于小城吉首存活如此之久,它是如何被这座五线城市供养起来而成为湘西州史上一个不可忽视的文化现象的?

  众所周知,就目前而言,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与财政部面向优秀实体书店的利好政策,对偏居湘西的文史书店没有实际意义,好在这至少是一个大环境优化的讯号,未来诚可期。可是,从1993年到2017年,湘西文史书店已经独自走过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里,史金玉的同行们纷纷退出了这个领域,她是如何坚守下来的?她还需要支撑多久?

  我们大而无当地褒奖她吧,说文史书店的长盛不衰是老板多年来单打独斗的结果,正是这种精神与逼格,赢得了文化界人士的一致拥戴。

  可史金玉自称,这些年她的书进进出出,码洋虽大,却不见什么现钱。据我所知,在卖书方面,她确实也没有什么取巧的办法,打破危机全靠的是真诚与敏锐。

  为了应对数字阅读与线上购书对实体经营的冲击,她不仅利用网络拓展进货与销售渠道,也摆设桌椅茶具,笔墨纸砚,尝试在主体书区外开辟新的功能区,可供茶饮、聊天、讲座、朗诵会等体验,有助于文化氛围的养成,而坐落于乾州古城的有味书吧便属于湘西文史书店的品牌扩张;为了应对按市场价浮动的租金,她所签的合同期限长短不一,擅于游击;为了应对人文书籍品类相对单一的问题,她严格把关图书品质与出版社资质,提升精品书籍的比例权重,不卖教辅与浅薄读物,而为本土学者作家提供专柜……

  最关键的是,史金玉曾经帮助了很多有梦的年轻人,那些动人的事例口耳相传,最终转变为大家对书店品牌的认同。大家也真的发现,在曾经滋养过他们心灵的书本中,有颜如玉和黄金屋。而其中一些有志青年已逐渐掌握了包括话语权在内的社会资源,他们开始用各样的方式回馈书店。

  是的,这些情感都有明晰的逻辑线索,但不是所有的情感都能为人所知。这个时代太快了,快得看不清细节,快得笑容可掬也泪眼模糊。

  是的,湘西文史书店几乎是湘西“文脉不断”的最佳佐证与“地贫文富”的最好写照。可史金玉的踏实与低调让她显得像个小人物,一个不见于典册名录与文件文书的小人物,一个在狂飙突进的历程中可有可无若隐若现的过客,但在我眼中,史金玉干预甚至创造了一些历史,她是现代生活的大师,她是城市美学的巨匠。

  今年,史金玉在乾州古城三门开处租下了一栋楼房,将湘西文史书店搬迁至此,全面提升了书店的规模,像万溶江边的一座文庙,坐等湘西高铁时代的到来。谁会记住她?谁会提起她?谁又与之同行?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黄摩崖)
(编辑:李孟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