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作 > 少小始做作家梦 耄耋仍在香梦中
少小始做作家梦 耄耋仍在香梦中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3-17 10:17:22 湘西网

 52490 

老公公彭图湘在创作(资料图片)

  精瘦身材,脊背微微向前倾斜,头发发白,打理得一丝不苟,工作时会在鼻梁上架起老花眼,衣着简朴。这就是我印象中湘西著名作家彭图湘的模样,通常圈内人士都习惯唤他一声“老公公”以示尊重。

  第一次听说彭图湘这个名字是几年前6月的某一天。保靖县作协宋世兵主席打电话邀请我参加彭图湘成功加入中国作协的庆功宴。因为在下里办事,没有得成,但彭图湘这个名字却如刻刀划过脑海,留下抹不去的印记———是他结束了保靖县从1998年以来没人能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的历史。又听说他的荣誉比他的白发还要多,在《民族文学》、《湖南文学》、《百花园》等全国各类文学报刊发表文学作品80余万字,出版《乡事民情》、《精彩人生》两部个人文学专集。小说《价》1994年获得河北省文联举办的全国小小说大赛三等奖。小说《胡子》1998年获湖南省市州报副刊好作品一等奖。小说集《乡事民情》2011年获湘西自治州“沈从文文学奖”小说类三等奖……

  那时,我总在想彭图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累累硕果单是照着念都有些费神,他难道有三头六臂不成?

  后来,终于和他见面了。宋世兵主席介绍:“红梅啊,这就是我们保靖著名的作家彭图湘。”当时,我惊呆了。这就是我的偶像啊?俨然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头!没有笔挺的西装,没带高档的皮包,没穿油亮的皮鞋,甚至讲话都不带点“之乎者也”。但他的风趣幽默却和我心里想的一样,饭桌上他和众人谈笑风生,完全就像一个老小孩,我甚至疑惑于那满头白发怎么就桎梏不住他无比嘻哈的内心?

  我很自然地跟着大家叫他老公公,他很愉快地应答了,然后我们开始聊天。他从不知道我的存在,却知道前来的人皆是文人,就问我出了些什么作品?能看看吗?记得当时我脸刷地就红了,我用笑来掩饰尴尬,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一个文学的绝对爱好者,但能力有限没出什么东西。”也是,我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在一个七十来岁的文学泰斗面前怎么能谈“作品”?

  老人家像是看出了我的窘态,没再追问,开始和我谈论一些写作心得。他说,写作得接地气,华丽的语言固然吸引眼球,但没有灵魂的文章就是空架子。

  他的那段话在我心里迅速砸开了花。我无比震撼,似乎知道了他沉甸甸的荣誉背后是因为有着一颗对文学上下求索的心。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读来总不带劲,只因完全忘记了塑造文字的灵魂,空架子搭得多了就失去了文学的活力。

  从那时起,我开始思索何为文学之魂,当然我知道这是一个深奥的问题,所有文学界人士无一不为此孜孜不倦。但我知道,彭图湘老公公势必有所悟、有所得,用他的话说就是写出来的东西“站得稳”。

  以后的几次见面,他的言谈见解让我对他更是五体投地。他让我知道,文学之名要想打出去不是靠光鲜的外表,而是用文字来推销自己。他让我明白越是一个置身社会变动的人,越能写出站得住脚的东西,因为文学来源于现实,凭空捏造和肆意模仿的文学无异于自绝生路。

  懂得了这些,再看自己之前敲打的一些文章,哪怕有些已经变为铅字在报纸杂志上散发淡淡的芳香,读来仍然味同嚼蜡。

  我以为老公公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忘了我,毕竟于我而言他是遥不可及的高度,但对他来说,我只是一个偶然的过客。一个巨人和一个矮子,怎能平视交谈得太久?

  然让我惊讶的是,老公公从未忘记我。相反,他总不时关心着我。还记得和他相识大概一个月后,他打我电话说送我几本书,已经到我单位门口,让我去取。到了后,他把《精彩人生》、《乡事民情》等他大半生文坛耕耘的结晶签好名后装在一个精美的袋子里递给我,并鼓励我一定要多写。至今我仍记得当时激动的心情,能被一个大文豪记得并亲自送来作品,这该是多大的荣幸啊!

  回到家,我打开书籍如饥似渴般读了起来,这一读一个月就过去了。在作品里,随着时代背景的不断切换,老公公也以不同形象多次出现在我脑海,感觉就像在看一场电影,这电影里他就是主角,向我们真实细腻地展现着人间的悲欢离合。我发现他竟是这么睿智的一个人,小说、散文、杂文,他近乎样样得心应手。也许正如他说的,经历越多阅历越广,作品内容就越充实。不由得,他的形象在我心中又放大了一些,这次不再是虚无的崇拜,而是了解后的由衷钦佩。

  和他相识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他不光只关心我在文学上的进步,生活中亦十分关心。

  前年他与我聊天时,得知我在工作上不很顺心,就多次给我耐心开导,并带着点文人特有的傲气说:“干工作开心最重要,实在不开心,大不了跟着自己的心走,不必委屈自己。”后来,心态慢慢调整了过来,工作依旧。但仍感激于他当时对我不良情绪的理解。

  越相处越喜欢这个老头儿。他的乐观、他的善良、他的朴实、他的慷慨无一不提升着他的人格魅力。两年前,由保靖文联和湘西正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举办的“金域龙湾”广告语征集活动中,彭图湘老人和我在领奖台相遇。得知获奖者有一个购房优惠3-5万元的奖励后,他转头问我:“你有房子吗?”我说:“没有。”“那你想买这儿的房吗?我把我这个优惠给你,加上你的奖励,可以省十来万啦。”我惊讶于他的慷慨大方,价值几万的优惠就这样转送他人?他却忙于去询问房地产工作人员可不可以两个优惠加在一起买一套房。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失望地转告了我,但在那一刻,我却倍感温暖。

  我是感动于这个由冰冷的钢铁构筑的城市里还能获得这么弥足珍贵的感情赠予。这种感情不带任何功名利益,仅仅是一种人与人之间最真、最纯的关爱能量的释放。试想,倘若每个人都能如他这样,这社会还会如此冰冷吗?

  又过了些时日,老公公打来电话,要来我单位找点资料。我准备出去接他时,他已经来到了办公室门口,乐呵呵地开口:“来了不能空手,得给你带点礼物。”然后就把发表他佳作的湘西文学杂志《神地》送给我,又给了我一张他的名片。我笑开了,心想:都认识几年了,第一次没给我名片,现在倒是补上了,名片上的信息早都了解了,这不是多此一举!可仔细一看,才发现真有我不了解的———名片背后两行厚重的文字赫然抢占了我眼球:少小始做作家梦,耄耋仍在香梦中。

  原来,老公公之所以能成为老公公,成为热情执着、天真朴拙的老公公,是因为他一直都在“香梦”中。

  这一梦,就是一辈子!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田红梅)
(编辑:李孟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