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人 > 沈从文与湘西题字(上)
沈从文与湘西题字(上)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12-09 10:41:8 湘西网

文/图 范 诚

  沈从文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专家。同时,他还是一个书法家,他的章草和蝇头小楷写得特别漂亮,很见功力,但他非常低调,极少题字,所以题字不多。下面就他在湘西的一些题字,做一些介绍。

青年时代的沈从文。

(资料图片,1929年初夏摄于上海)


凤凰的几处题字

  凤凰古城是沈从文的故乡,沈从文在凤凰生活到十四五岁,然后从军外出,期间多次返回凤凰,但他为凤凰的题字不多,有些还是不得已而为之,这符合从文先生低调的作风。

  凤凰的南华山下,有一所百年名校——文昌阁小学。这是凤凰县第一所新式学堂,也是沈从文的母校。

  校园内有一个藏书楼,门上挂着一块“藏书楼”的木匾,这是沈从文先生亲笔题写的。

沈从文为凤凰文昌阁小学“藏书楼”题字。

 

  1982年5月,沈从文最后一次回故乡凤凰探亲。这次是在黄永玉、黄苗子等陪同下回来的。当时沈老已八十高龄,特意参观了母校,心里非常高兴。

 

  沈老返回北京后,对故乡草木人事情牵梦绕,总想为母校出点力,做点事。这年12月,《沈从文文集》由花城出版社和香港三联书店联合出版,共得版税9700多元。他在此基础上,用平时积蓄补足一万元,整数捐给母校,并给校长写了一封信。

 

  后来,学校用这笔钱盖了一座藏书楼,准备命名为“从文藏书楼”,去信请他题字。他知道后,赶紧回信说:“绝不能以我的名字命名,这与我希望的完全不同,就叫‘藏书楼’吧!”于是,他只题写了“藏书楼”三字寄回家乡。

 

  有一年,文昌阁小学想请沈老题写校名,沈老说:“我的老师田名瑜先生还健在,他的字写得比我好,应该请他写。”便推辞了。

 

  田名瑜是沈从文的老师,也是文昌阁小学走出去的诗人、学者和书法家,早年加入南社,在新中国成立后任国务院文史研究馆馆员,是“湘西老一辈人的道德学问精神代表”(黄永玉语)。

 

  沈老的推让,既表示对老师的尊重,也是沈老一贯谦虚为人的风范。

 

  现在文昌阁小学的校名,是后来请同是该校走出的学生黄永玉题写的。

 

  凤凰县山江镇,有一个苗族博物馆,馆名系沈从文先生亲笔题写。

 

  上世纪80年代初,龙文玉任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副州长,分管文教卫工作。他曾经写过《屈原族别初探》、《苗语与楚语》等论文,引起了沈从文先生的关注。

 

  1982年5月,沈从文先生回到湘西,专门要州政府办的同志约龙文玉面谈。他们都是凤凰苗族文化人,一见如故,谈得很投机。沈老嘱咐龙文玉,搞学术要耐得住寂寞,要深入民间,掌握大量的民间素材;要另辟蹊径,可以搞一个苗族博物馆,用于收藏苗族文物,再现苗族历史文化。临走时,沈老兴致勃勃题写了“苗族博物馆”,交给龙文玉。

凤凰山江镇“苗族博物馆”牌匾系沈从文先生亲笔题写。

  沈老回北京后,还专门给龙文玉写了一封长信,信中描绘出未来的苗族博物馆的模样:“能看到一部苗族简史的轮廓,见到一个苗族社会的缩影,保留下一批苗族文化遗产,成为民族文化交流的窗口,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作贡献。”

  1999年,龙文玉退休后,便开始筹建苗族博物馆。2002年,是沈从文先生诞辰100周年。这年3月,苗族博物馆在山江镇苗王府旧址上进行改造建设。10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沈老题写的“苗族博物馆”匾额,赫然挂在大门上。现“苗族博物馆”已成为山江镇一个重要景点。

  “凤凰电影院”的牌匾亦为沈老题写。

  上世纪80年代初,凤凰电影院重新修建,时任电影公司经理方昌成,1929年生,凤凰人,曾长期在凤凰县文化部门工作。他利用出差的机会,到北京找到沈从文先生,请沈老为电影院题字,沈老题写了“凤凰电影院”几个字。后来凤凰电影院一直挂着这个牌匾。

  本世纪初,凤凰县电影院一带被开发,修建新的“影视城”,“凤凰电影院”牌匾已经停用,沈老原作存于有关部门。

  方昌成老先生于1989年退休,现已92岁高龄,住在北京儿子方明家中。

  《凤凰县志》的书名曾经请沈从文题写。那是1982年,《凤凰县志》开始编辑时,聘请沈从文为顾问,并请沈老为县志题名。当年11月,沈老题写好后并寄回凤凰。在该题字中,沈老按章草书写习惯将“凰”简写为“皇”。结果出版时,国家有规定,正式出版物书名不能用不规范字体,该题款不能用作书名。后来,县里决定将该题名用作扉页,书名另请凤凰著名书法家刘壮韬题写。该县志于1988年正式出版。

  凤凰县图书馆上面悬挂的“图书馆”几个字,并非沈老亲笔题写,系从沈老墨迹中集字而成。

凤凰县“图书馆”题字。

  凤凰的著名景区齐梁洞本来请沈老题名,因为沈老生病,没有完成。

  1983年,沈从文身患脑血栓,左半身瘫痪了。有一天,凤凰籍同乡、原中宣部副部长刘祖春登门看望。恰好,那天家乡凤凰来了三个人,请沈老为家乡新的一个旅游景点——“齐梁洞”题名。沈老听了几位老乡的乡音,听到“齐梁洞”这个熟悉的名字,心潮起伏,默默地流下了眼泪。这时,沈老因为身体原因,用毛笔写字已经很困难了,夫人张兆和便叫刘祖春代笔。刘祖春在沈老书桌上写了“齐梁洞”三个字,上款题“沈从文先生嘱书”,下款落上自己的名字。字写好了,拿给沈老看,沈老这才露出笑容。

吉首大学图书馆

  在风光旖旎的湘西吉首大学校园内,有一座美丽别致的图书馆。该馆坐落于吉首大学的风雨湖畔,“吉首大学图书馆”馆名系从沈从文先生的赠书题词中复制放大而成。

沈从文先生为吉首大学图书馆赠书题字。 谷遇春 提供 

  作为湘西的最高学府,吉首大学对沈从文先生十分敬重,沈老对家乡的这所大学也情有独钟。1982年5月,沈老一行回湘西探亲时,应邀专门到吉首大学参观,并做专题讲学,受到吉首大学师生的热烈欢迎。 

  沈老每出版新书,都要给吉首大学图书馆赠送,并在扉页上工工整整地签名。 

  “吉首大学图书馆”取自沈老赠送的《沈从文小说选集》一书。1982年,该选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沈老得到样书,即在书的扉页上用毛笔写下“吉首大学图书馆,沈从文赠,82年8月”字样,寄给了吉首大学图书馆。该馆后来从几本书中,选择认为写得最好的一幅字体,用作馆名。 

  2018年,吉首大学建校60周年之际,学校把图书馆前面的空地打造为宽阔的从文广场,并在广场中央,立有沈从文先生的半身铜像。一块巨大的花岗岩底座上方,是一本本图书叠起来的雕刻,在图书上面,塑有先生半身像。这是先生晚年像,抿嘴微笑的脸上,写满了慈祥与倔强。在底座的后面,刻有先生的座右铭:“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

永顺的三个题字

  1979年11月,时任永顺县文化局文物管理所所长的向渊泉,为了搜集整理“红二六军团”在永顺的有关史料,专程来到北京,走访萧克等老将军以及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物。

  11月16日,向渊泉在好友、原《大公报》著名记者、北京出版社老编辑萧离(湘西古丈籍)的陪同下,去拜访沈从文先生。

  他们一行5人来到沈老家中,当时沈老的家只有三间小木房子,门前是一个葡萄架,虽然房子很小,但环境雅致。

  沈老的住房靠西,一个大床铺几乎占满整个房间,床前是一条过道,靠内壁是一长条书架,上面堆满各种书籍。沈老笑着说,这些都是他青年时期的作品,家搬来搬去,只保存这一些了。

  他们聊了一会,因为聊的是湘西历史话题,谈得很投机,沈老也十分高兴。后来,向渊泉提出请沈老为不二门摩崖石刻题词。沈老问,题什么呢?向渊泉说,题“石门天凿”,将刻在石门进口的岩壁上。沈老说,我虽没去过永顺县城,待我有了时间,一定要看看不二门,再看看溪州铜柱。

沈从文题“石门天凿”近照。

  接着,沈老取出一个小铜墨盒,又取出一支小毛笔。家里也没有宣纸,沈老找到几张新闻纸,说就在这纸上写。当时房间里没有书桌,沈老坐在床铺上,将一块木板放在大腿上,摆平,然后书写。

  沈老写到“门”字时,开笔点了几点,接着一个大转弯,拖下长长的一笔,再完成弯钩,显得很洒脱。沈老停下来,仔细看了看,笑着说:“这个字写得好,写出了风格,写出了情趣。”其后,一口气将一幅字写完,落款“沈从文七十八岁时手书”,放在空隙处晾干。

  向渊泉想到“溪州铜柱”是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当时县里准备在王村修建一个铜柱馆,于是又请沈老题写“溪州胜迹”,作为匾额。沈老也很快题写了,并落款“己未秋 沈从文书”。

  然后,向渊泉提议大家与沈老合影留念。于是,他们站到葡萄架下,照了几张合影。

  在此之前,1978年,向渊泉就写信托萧离出面,请沈老题“不二门”三个字。当时沈老身体不太好,是躺在床上题写“不二门”的,并落款“沈从文题不二门,时年七十七岁”。题好后,萧离将题字寄给向渊泉,并在信中介绍了沈老题写时的情况。

  因为不二门的石门上,之前已刻有名家“不二门”的题款,后来县里选择了沈老的“石门天凿”,刻于中间石柱的醒目位置,而沈老题的“不二门”并没有刻上去。“溪州胜迹”因为铜柱馆一直没有落成,后刻于不二门观音庵一处门上。

  (未完待续)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范 诚)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