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人 > 刘大兴 | 溶入骨髓的书法之爱
刘大兴 | 溶入骨髓的书法之爱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9-02 10:18:24 湘西网

——— 访书法家梁厚能先生

▲梁厚能在创作。

▶梁厚能登门向大师黄永玉请教。

  刘大兴

  庚子仲夏的一个下午,因吉首市文联《万溶江》杂志组稿的需要,我来到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湘西州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梁厚能先生的家,在他的“悟墨斋”里,对大病初愈的他进行了专访。

  厚能是老朋友了,认识他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事情。1995年,我在湖南税务报社担任副刊部主任,偶尔会收到来自龙山的作品,其中包括黄光耀的小说、梁厚能的散文。厚能的散文,文风朴实清新、情感真挚,甚为喜欢,就编发了他的一些作品。那时我们还不相识,后来,我们相继加入了湖南省作家协会,二人都成了业余作家,但我在长沙,他在龙山,除了在作品上熟悉他、与他神交,但依然没有见面的机会。

  2005年的某一天,从朋友口中得知,厚能已在几年前调入吉首工作,而且还成了小有名气的书法家,我不关心他的职务,也很少看见他的书法作品。湘西的书画名家作品,我基本上都有收藏,唯独没有他的作品,这的确是一个遗憾。有一次,在朋友办公室看到他的一幅行草作品。笔走游龙,挥洒自如,一气呵成。“字如其人”,从作品中可以看出厚能的洒脱性格。从笔墨功夫里,可以看出厚能已悟到了书法艺术的精髓。在四十多年的书法生涯里,厚能对篆隶楷行草均有所涉猎,尤喜行草。

  我虽然喜欢梁氏风格的书法作品,但出于文人的清高,从来不开口向他索要,这次采得知厚能早已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凭自己的实力在书坛上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厚能也不忌讳谈钱。他说,书法家也是世俗里的人,需要钱来养家糊口,也需要钱购买纸笔墨砚。但对公益和慈善事业,他都是分文不取。汶川地震、玉树地震时,厚能和湘西书画名家就一道走上街头开展赈灾义卖。

  厚能说,他从不主动送人作品。即使再好的朋友也要亲自开口。他并不是认为自己的字有多金贵,而是认为自己几十凝结成的心血要得到应有的珍重。对真正喜欢他作品的朋友、同学、亲人,他非常慷慨,经常免费赠送。2018年,为了感恩生病期间关心关爱他的亲友,免费赠送作品和春联200多幅(副)。

  按他的话来讲,就叫“书法要送有缘人”。

  厚能认为,学书法不能一味在书斋练字,这样只能算一个写字匠。要成为一个真正书法家必须要增强自己的各方面学养。他把自己的书房取名为“悟墨斋”,意为要用一生来感悟书法的奥妙和真谛。

  因此,厚能在坚持每日临池的同时,也利用各种机会走出书斋,先后到西安碑林、兰亭遗址、曲阜孔庙、常德诗墙、龙门石窟、不二门等历代书法荟萃的书法胜地,观摩学习。向黄永玉、林时九、侯开嘉等名家请教,刻苦研读书法理论专著,不断提高自己的书法理论素养。他花了6年时间,走遍了湘西的名山大川、名胜古迹和古村古寨,做艰苦的书法田野考察,寻找湘西历代书法的线索。

  “从书法的视角解读神秘湘西,用散文的笔调叙述书法文化”,终于在2011年,写出了湘西书法史论专著《书法湘西》,填补了湘西书法史的空白,不仅被中国书法院写入《2011年中国书法年度报告》,而且被评为湘西“五个一工程奖”二等奖。

  厚能如此刻苦,创作水平不断提高,书法作品30余次在北京、上海、长沙、重庆、黑龙江、吉林、台湾及韩国首尔等地展出,多次获奖。数百幅作品被大学、艺术机构、博物馆、政府机关、收藏家和书法爱好者收藏。艺术传略收入十余部辞典。

  2004年以来,他应邀为吉首大学商学院题写院牌、为四川泸州桃花坞风景区、重庆合川、芙蓉镇、老司城、墨戎苗寨、二梯岩古寨、乾州古城、补点苗寨、泸溪涉江亭、龙山太平山文昌阁、乌龙山大峡谷等三十多处风景名胜区题写匾额、楹联、碑刻,应邀在湘西经开区万溶江畔的悬崖上题写“和美溶江”四个巨字,每字平均高5.1米,是目前湘西最大的摩崖石刻。

  在对湘西书法史研究取得阶段性成果后,他又紧扣书法时代的脉搏,把自己的研究目光投向更广阔的视野,他特别关注世界文化遗产老司城、唐崖、海龙囤等土司遗址书法遗存以及当代书法现象,写出了30多篇书法理论文章,分别发表在《中国书法》《中国书法报》《中国书画报》等书法专业报刊,引起了书法界的关注。2014年,厚能以书法理论家的身份申请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因丰富的成果顺利获批,从而走进了中国书法的最高殿堂,实现了自己人生追求的一大跨越。

  正当厚能的书法创作和书法理论研究渐入佳境的时候,2016年10月,他突发脑溢血,导致左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他在吉首和长沙医院的病床上整整躺了一年。再也不能练书法了,这等于要了他的命,想到后半生将在轮椅上度过,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打击下,他万念俱灰,精神差点崩溃,平时健谈的他,把自己的心扉封闭了,在长沙治疗的四个月里,几乎没说一句话。

  最后,在医生和亲朋的开导下,他躺在病床上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读著名书法家张锡庚遭遇车祸致瘫后与病魔作斗争的事迹,从而寻找到了力量的源泉。想到自己大脑未受损,思维十分清晰,右手还能动弹,他决定经过康复训练后重新开始书法创作。

  “上帝关了一扇门,又给他留了一扇窗户。”终于,厚能以顽强的毅力走出了人生最黑暗的时光。

  2017年7月,厚能从长沙马王堆医院出院回到家中,迫不及待地“冲入”久违的书房,在家人的帮助下铺开宣纸,调好墨汁,因还站立不稳,只能靠着书桌书写,由于手脚笨拙,地上、宣纸上到处都洒满了墨汁,最终还是坚持写出病后的第一幅作品“平安是福”。爱人用手机拍下视屏,厚能在朋友圈发出了病后的第一条信息,写下当时感想:

  “庆幸!我还能写字!”

  经历过生死的人更懂得生命的珍贵,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厚能,对生命的意义有了新的感悟:要活就要活出精彩。病魔没有击败他的身体,更压不垮他热爱生活、热爱书法的意志。

  出院后,他一边坚持做康复,练习走路,从开始亲人扶着他散步到后来扔掉轮椅,从开始的几步到现在每天行走万步以上;一边每天坚持临帖,荒废久了,很多字的笔法、结体都忘记了,只好从查书法字典开始,慢慢恢复大脑的记忆和手的灵活性。

  天道酬勤,经过两年多的朝夕临帖,现在,厚能的书法有了恢复性提高,已接近了病前水平。这是一个对书法爱到骨髓的人啊!我们为之感动,更为之祝福。

  其实,学有所成的厚能,一直不忘用书法回报桑梓。自2010年以来,他牺牲周末、春节、元旦、国庆等节假日,通过多方筹集建设资金,同时向全国23个省市的150多知名书法家,征集200多副书法精品,在其家乡,即湘鄂渝交界之地的龙山县桂塘镇,策划打造了桂塘书法墙、梁家寨书法碑林、跳岩河摩崖石刻、明溪书法桥、二梯岩古寨、乌龙山大峡谷安置区等公益书法工程,这些书法景观,已成为三省边区地标性人文景观。2020年6月21日,我随吉首一班文友去桂塘开展了一次“文化之旅”,当参观到厚能主持建设的这些书法公益工程时,大家无不由衷地佩服和赞叹。

  厚能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练字,距今已有四十多个春秋。他不打牌,不嗜烟酒,书法溶入他的骨髓和血液,每日练字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但因“一无家传,二无师授,三无科班”,他自认书法创作水平还很低,书法理论研究也很肤浅。他清楚地记得,2004年著名书法家张锡良来湘西讲学时说过:“一个书法人,如果没有练上一百种帖,一种帖没有练上一百遍,不要称自己是书法家。”他羞愧自己还没有达到这要求,所以,他只敢称自己为“湘西著名书法爱好者。”

  厚能正值壮年,书法和身体也恢复得越来越好。最后祝愿厚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在书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成为一名真正有作为的书法家。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刘大兴)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