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人 > 一家两代人 同一创业梦
一家两代人 同一创业梦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5-01 7:7:34 湘西网

—— 访谈湘西实业家王锡炳、王卫民父子的创业故事

团结报社社长、总编辑田应明(右)采访第一期嘉宾王锡炳(中)与王卫民(左)。

  主持:田应明 团结报社社长、总编辑

  嘉宾:王锡炳 湘酒鬼原首任董事长

  王卫民 湘泉制药董事长

  本期导语

  王锡炳,上世纪末,湘西最具代表的本土实业家,缔造湘西酒鬼酒上市传奇。

  王锡炳之子王卫民,新时代青年创业者,创办为民酒业、湘泉制药,扛起湘酒振兴、湘西中药产业发展两面大旗,一路高歌猛进。

  两个世纪,两代人,两个时代的弄潮儿,为您讲述不同的创业故事、同样精彩的人生。

  访 谈

  田应明:欢迎各位,特别是我们的锡炳老总和卫民。大家都知道,我们湘西的一些名片,比如文学大师沈从文,艺术家黄永玉老先生,歌唱家宋祖英,还有我们的酒鬼酒,都是享誉世界的。一提到酒鬼酒,大家都会很自然地想到酒鬼酒的缔造者、见证者和曾经的领导者王锡炳。这里想请王总先谈谈,酒鬼酒厂建立之初,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王锡炳:首先谢谢团结报社,对我们实业家的关心、支持、爱护。酒鬼酒公司的前身是吉首酒厂,1956年建的,当时是一个南下老干部当第一任厂长。我1970年进厂,当了一年多会计,21岁就当厂长了。1975年,创立“湘泉”品牌。1985年,更名为湘西吉首酿酒总厂。“酒鬼酒”这个品牌是黄永玉老先生提出来的。1986年成立湘泉集团。整个发展历程是很长的。我们湘西历届州委、州政府以及省委、省政府,非常关心湘西,使我们的湘泉酒、湘酒鬼得到了长足快速的发展。

  田应明:我们那个酒,一开始就叫湘泉吗?或者叫其它的品牌?

  王锡炳:一开始叫过武陵山大曲,还叫过峒河酒、山泉酒等一些名字,因为一些原因,这些名字大都叫不响。后来,酒厂搬迁到振武营,也就是现在的酒鬼酒工业园,里面有龙泉、凤泉、兽泉,三眼泉。当时我就讲,我们的酒要叫湘泉酒——湘西泉水酿出来的好酒。但是很多老同志就讲我胆子太大了。湘是湖南,你能代表湖南吗?我说那有可能。当时年轻嘛,年轻就气盛。老同志不同意,“不行,不行,改掉。”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又叫峒河酒,又叫山泉酒。最后还是不行,市场不认可“峒河”,也不认可“山泉”,那我们就继续叫“湘泉”吧!

  田应明:从湘泉改成其它的品牌到再改回来,这中间经历了多长时间?

  王锡炳:两三年吧。当时规模小。我们酒鬼发展时间是比较长的。社会上只知道一二十年名气就赶上了我们的老大哥——茅台、五粮液,和它们一起“笑傲江湖”。其实,创业初期是非常艰难的。为什么呢?建厂之初,我们的建厂资金只有四万七千块钱。就这样少的资金,怎么发展?连厂房都是借用修建枝柳铁路的职工住的棚子,我们就在那个地方开始起家。开始只有12口小窖子,慢慢实验。在实验过程中,我派了6位同志走遍了全国的8大名酒厂。回来以后,我们就树立了“学与闯”相结合的发展理念,慢慢来探索,大胆试,大胆闯,前后花了七八年时间。这一步一步,都是非常艰难的,特别是我们的酒要走向市场,当时是计划经济,没有什么品牌意识,举步维艰,直到改革开放,市场一放开,我们才飞起来了。

画家黄永玉给酒鬼酒设计包装。

1997年湘酒鬼上市时,王锡炳(右二)与州长武吉海(左二)及湘财证券公司陈总(右一)、张总(左一)合影。

  田应明:那时候酒的销售是在本地还是在外面?

  王锡炳:一开始,绝大部分在本地销售,我们那个酒只要二块四角钱一瓶。酒也好,但是因为不是品牌,价格就给限死了。品牌酒每瓶可以卖到四块左右,也有的六块、七块,我们只有二块四。价格一放开,我们才跳出笼子。

  田应明:价格放开,是在酒鬼酒上市之前吧?

  王锡炳:之前。上世纪80年代中叶以后,我们翻过大山,闯商海,进了长沙,进了省副食品专卖公司,我们一进到那里,湘泉酒的价格就从二块四涨到四块多,特别是我们的优级酒一出来,特优酒一出来,当时一下就跳到七块八,开始跳了,就涨起来了,最后我们的湘泉卖到十七块多。

  田应明:刚才您介绍了酒鬼酒发展之初创业的艰辛,我们也感受到了您作为创业者的勇气、智慧、信念和远见,非常让人钦佩。大家都知道,湘酒鬼是1997年上市的,我很好奇,1997年的时候,在我们湘西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为什么能够想到还要上市?作为酒来说,酒鬼酒应该是湖南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把酒鬼酒推向了上市公司?

  王锡炳:我们上市是湖南第三家,当时全国都只有300多家上市公司,我们作为湖南第三家,很不容易。为什么能上市?很简单,第一个是党的政策好,第二是时势造就了我们湘泉酒鬼。当年,我们这个企业,这个酒的品质,在全国有一定地影响了,效益也确实比较好,那么,外面的证券商、中介机构就来了,包括深交所的,都到我们这里来。其实,1994年、1995年就已经可以上市了,因为我们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要给上面领导汇报,很多老同志就说,“锡炳啊,什么叫上市啊?”我就给他们讲,“上市啊,就是把家里的大水牯,最好的东西,拖出来卖,吸引资本搞扩张,那就喊上市。”那些老同志就说,“那不行,绝对不能搞,好不容易有个湘酒鬼,你把它拖出来卖?”结果,一摁就是三年。1996年又来,每年证券各方面都非常看重我们,省里也关心,州领导非常支持,最后,还是坚持上市了,上市后,一下就飞跃发展了。

《湘泉之友》记录下了湘酒鬼每一步的发展历程。

  田应明:上市以后,对我们湘西的经济,湘西的形象,特别是湘西的酿酒业,都是一种自信心的提升。上市以后,在资本运作方面,有了什么样的变化?

  王锡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上市以后,首先是资金,第一次融资就是4个多亿。有了资本支撑,就扩大再生产,我们从十几吨一下发展到三百吨,前21年,我们做不到1000吨,后10年做到了一万吨规模。鼎盛时期实际超过了一万吨。有了规模,有了品牌,它的知名度和整个地位也发生了大变化。我们一度和茅台、五粮液并驾齐驱。当时,五粮液销售收入11个亿,湘酒鬼7.2个亿,茅台只有4.7个亿。时任省委书记杨正午就说,“锡炳啊,把整个湖南的酒,由湘酒鬼搞起来吧!”搞起来就搞起来。那时候我们才四十来岁,搞就搞,想法很简单,就是要与外省比,与川酒比,与贵酒比。

  田应明:那时候叫“湘泉酒鬼雄风”,在全省、全国基本上都可以看到我们湘酒鬼。

  王锡炳:的确是全国雄风。因为酒鬼酒,我当全国第八、第九届人大代表,当了10年,就想不负人民重托,千方百计,推销酒,推销湘西特色,在全社会的支持关怀下,一下子就雄了。企业雄了,湘西雄了,湖南雄了,领导雄了,大家都雄了。走到哪里,火车上、飞机上都有湘泉酒、酒鬼酒。公司一上市,就狠抓人才培养,一下子招了700多大中专学生,企业要以人才为基础。70年代以前我们的员工找老婆都找不到,那些年轻姑娘,看不起造酒的。一发展,一上市,雄得很,大中专学生都往里头跑。700多大中专学生支撑酒厂发展到今天。就是这一批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把湘泉、把酒鬼做强做大了。假设没有这一代人,完全靠老一代,那是搞不好的。

  田应明:刚才听了您对酒厂的回顾,它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然后做到湖南省第三家上市公司,确实是居功至伟。这里我就想问卫民,你作为王总的孩子,而王总是中国白酒行业的一座高峰,你当时为什么会选择白酒行业?

  王卫民:我选择做为民酒业首先是因为正赶上白酒行业发展的好机遇。到了去年,省政府提出了5年白酒产值达到500个亿的产业规划,其中湘西地区要实现一百个亿。2020年,州委、州政府将白酒产业纳入了“十四五”规划,并作为重点产业,重点支持。

  另外,我从小就在酒厂长大,见证了酒鬼酒从几十个人的小作坊发展到国家大型企业、上市公司的发展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结识了白酒行业各个层次的人,其中就包括白酒专家、作家、文化人等等。我从小就是闻着酒香长大的,所以对白酒产业充满了热情。

  当然,在白酒行业,我父亲的确是一座高峰,我也受到他的影响。不过,我要说的是,我曾经花了整整30天,从成都出发骑单车,到达西藏拉萨,我一路翻越过的高峰,都比他高。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有信心赶超前人。

  田应明:你这个说法很形象,很有底气。磨炼自己的意志,是非常难得的,我们不说骑着单车,就是骑着摩托去西北、去西藏那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可以看得出来,在创业上,在意志的磨炼上,你也是准备得很充分的。刚刚谈到你爸对你的影响,这些年来,你从他身上学习到什么,你最想从他身上继承什么?

  王卫民:父辈给我们传承更多的是坚忍不拔、不服输、吃苦耐劳的创业精神,这对我来说是最宝贵的财富。直到现在,我们湘泉药业的企业文化精神还是:“求生存,挣扎竞争;求发展,开拓创新。”我想,这就是一种传承。

  另外,我从小到大,伴随企业的发展壮大和父亲事业的成功,总是被别人贴上“富二代”、“官二代”的标签,随着年纪的增长,我已经不那么在意别人对我怎么称呼。不管是叫我“富二代”还是“官二代”,我都认。因为,我父亲为我的创业确实打下了基础,我也享用了很多父亲给予的资源,这是必须承认的。关键是这些资源我能不能用好,那就是自己的能力和造化了。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坐享其成,还需要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做人,要在父辈的基础上干出自己的成绩,闯出自己的道路,抵达更高的山峰。

  田应明:我记得有位企业家说过这样一句话,“小企业看老板,中企业看市场,大企业看文化。”百年企业,甚至是更长时间的企业,它是有文化的根脉在延续的,企业文化是最根本的东西。当年,湘酒鬼提出了“做文化酒的引领者”这样的口号,请锡炳老总给大家讲讲当年酒鬼酒文化品牌建设中的一些故事。

  王锡炳:你讲的三点非常正确,小企业求生存,搞口饭吃,荷包赚点钱就好,真正做到了大型企业,确实要靠企业文化、企业精神来支撑。小企业几十个、百把人,好管,中型企业两三百人,也好管,几千人上万人的企业,就要靠文化、靠精神来管理。至于湘酒鬼文化,来源时间也是比较长的。当时我们酒厂从大田湾搬迁到现在的振武营,企业开始兴旺了,开始上市了,就准备提升企业文化创品牌了。

  创品牌第一是要找到名人。湘西哪个是名人?孙健忠——他老人家现在在天上。他当时就讲,“好嘞”。他当时也只有50多岁,我三十大几,找到他,满口应承。

  田应明:在孙健忠老先生去世之前,我采访过他,他当时已身患癌症,生命垂危,看到我们这些家乡人来了以后,他说了两句话,让我非常感动,第一句话是:“你们终于来了。”第二句话是:“如果酒鬼酒没有做好,我是会很难过的。”

  王锡炳:孙健忠老师对家乡、对酒鬼酒是有深情的。当年,孙健忠老师经常到酒鬼酒厂里来,按照文人的思路提出了很多的想法和看法,我们做实业的受到了很多的启发。他一个文人就带动一群文人,来为酒鬼酒创文化品牌。

  后来,黄永玉老先生也来了。他来的时候不到六十岁。那个时候是八十年代,我跟他同了20多年,大家都是很朴素的。文人并不是讲要什么。当时,黄老就跟我说,“我给家乡的酒搞个瓶子设计。”然后,他画成了就喊我们去做,要陶瓷的。黄老讲,“锡炳啊,这个你不要卖太便宜啊,十几块不要卖,最低要卖几十块啊。”我讲,“要核价啊。”他讲,“核价你就核嘛。”我就找那个管价格的州领导。他见我整天往州政府跑,就说,“锡炳,你天天抱个泥巴坨坨跑来跑去的,干嘛啊?”我讲,“要核这个酒的价,这个价要抬高。”他讲,“你这个怎么抬高?”我讲,“这个是黄老设计的。”那个时候黄老才五十多岁,没有现在的名气大。现在的名气,得了啊!我给黄老讲,你给我讲那个提价的事搞不好,领导讲你这个是泥巴坨坨。他一听就发脾气了,就写信给我们州里的领导。写信后,马上就批了。看看,文化就是文化,艺术就是艺术。黄老对湘酒鬼是有大功劳的。

  田应明:黄老设计的酒鬼酒陶瓶是从麻布袋中找到的灵感,这个设计平朴里见功力,随意中见洒脱,妙手天成,是非常难得的艺术珍品,大大提升了酒鬼酒的文化品位。除了黄老设计酒瓶,《湘泉之友》这份报纸也为湘鬼酒的文化做出了重要贡献。

  王锡炳:创办《湘泉之友》得感谢孙健忠老师。有一次,孙老师来酒厂,我讲,孙老师,我们一起来办一张小报吧!就叫《湘泉之友》。孙老师说,好啊。我说,那你来做社长,他满口答应。《湘泉之友》有4个版,第一版宣传党的方针政策,第二版、第三版宣传酒文化,第四版纯粹是让文人尽情发挥。这张报纸一直办到2000年我离开湘泉集团。离开前,我给新董事长说,什么都可以搞掉,唯独莫把《湘泉之友》报搞掉。确实,那张报纸为湘泉,特别是为酒鬼酒的品牌提升,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台湾、香港,全国都知道这张报纸,影响特别大。有的人并不是想买酒,就是想看这份报纸,这张报纸实际上成为了当年很多读者的一份牵挂。

  田应明:这张报纸对酒鬼酒来说,最大的价值就是聚集了当时一批大文人雅士,来推广酒鬼酒,来提升酒鬼酒的文化品位。

  王锡炳:是的,国内的大文豪王蒙、艾青、蒋子龙,台湾著名的诗人洛夫等等,一大批文人,都专程而来,前提是《湘泉之友》这张报纸的影响。他们来了后,到神秘的湘西看一下,看了以后,有所触发,就留下墨宝,我们把这些墨宝收藏起来,开始办展览,使价值体现出来。

王锡炳(右)与王卫民(左)在查看酒曲车间的情况。

湘泉制药与为民酒业部分员工合影。

  有一次,孙健忠老师带蒋子龙来,一共来了8个作家,我们把酒一喝,喝了以后,宣纸铺在那里,台湾诗魔洛夫随口作诗:“酒鬼饮湘泉,一醉三千年。醒后再举杯,酒鬼变酒仙。”那些文人是非常有才气的,喝了我们湘西酒鬼后,更有豪气。

  谢晋先生也来过。当时,谢晋先生导演《芙蓉镇》,他老人家喜欢喝酒,一天要喝一斤半,就喊我们送酒,从吉首送到永顺县王村,当时刘晓庆、姜文他们都到。酒一喝,谢晋又来酒厂回访,给酒厂题字:“龙泉凤泉酿湘泉,土家苗汉是一家”。

  酒文化的形成,企业文化的形成,都是经过长期磨炼,而不是一蹴而就。社会各界的名人塑造了酒鬼酒,所以讲,那些名人对湘泉酒鬼的酒文化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这个永远不要忘记,一点都不能忘记。企业越大,文化要做得越好。特别是我们做传统产业的,必须有文化。做药也好,做酒也好,本身就有传统的文化,让别人吃了既放心,又开心。药也是一样的,昨天,有几位艺术名家到我们湘泉制药,给我们题词:“为亲人制药”。我讲做放心药、良心药,很多年轻人会讲——庸俗。“为亲人制药”——这个词好啊。既然吃这个药的都是我们的亲人,我再坏,不能把我的亲人搞倒吧?

  我认为没有文化的人是搞不好事的,没有文化的企业是绝对不会出头的。

  田应明:刚才王总谈了湘酒鬼的企业文化,我们就像是读一本书一样,里面有非常精彩的篇章在里面,每一个章节,每一个故事,每一个人物,都是一个文化符号,我们确实受益匪浅。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酒鬼酒发展到今天,或者说您作为公司董事长的那一段时间,有没有什么让自己感到遗憾的?

  王锡炳: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把人才培养好。我认为人才要坚持培养下去,不断地培养人才,不断地爱护人才。这点上,湘酒鬼要坚持下去,要发展好,不是哪一个人能够做好,靠大家,靠人才,靠团队。

  第二个遗憾是当年酒鬼酒大张旗鼓搞兼并联合,也没有坚持下去。为什么没有坚持下去?人才跟不上。要是人才雄厚,湘酒鬼早已超百亿了。

2009年王卫民骑单车穿越西藏。

传奇酒鬼让更多的外界人士认识了湘西。

  田应明:战线拉长了。

  王锡炳:战线拉长了,人才狠(厉害),照样搞得好。为什么华为狠?因为它的人才是不断的,全世界都可以引进人才。有人认为我们当年的扩张是好大喜功,不是那样的。最核心的问题在哪里?人才没有跟上去。

  田应明:卫民,我们国家的白酒制造在全世界是非常有影响的。你现在子承父业,在发展为民酒业这方面,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怎样面对当下白酒发展的格局?

  王卫民:刚才听了我父亲讲起湘酒鬼发展的历史,讲起一些故事,确实很精彩,我们听着都热血沸腾。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江山代有才人出,时代在不断地进步发展,我们现在处在一个新的时代,科学技术、生产力比过去是大大的发展。再一个我们创业发展的环境,比过去也更好了,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期。特别是湘酒战略的提出,省、州对白酒产业高度重视,鼓励加快发展白酒产业,局面越来越好。

  可以说,时代变了,我们湘西的地理环境也变了,酒的品质也要有新的变化。今后,我们湘西会更加开放,更具有影响力,知名度等各方面都会有新的提高,这将更有利于白酒产业的发展。所以,我相信在我们年轻一代的努力下,白酒产业的创业者、产业联盟,包括我们现在的酒鬼酒公司,都能够打开一个新的局面,相信我们湘西的白酒产业、湖南的白酒产业都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

  田应明:现在,州委、州政府对我们为民酒业是怎么关心的?有什么特别的措施没有?

  王卫民:这两年,政府对白酒产业的支持力度是很大的。我们酒厂经营发展了十多年,今年第一次拿到了政府的引导资金,它反映了一个宏观的政策导向。湘西州委、州政府已经把白酒产业定位为湘西的支柱产业之一,很多的政策正在陆陆续续出台。

  田应明:从酒业转到湘泉药业,这个转型,这个跳跃,你是怎么考虑的?

  王卫民:药酒同源。我们的药业主要是依托大湘西丰富的药材资源。

  田应明:现在,药业的员工跟酒业的员工是一回事吗?

  王卫民:目前是一个产业链,一个集团公司。我们湘泉药业创建于2003年,先后投入了3.2亿,经营了18年,先后发放工资近1.6亿,上缴税收1.2亿,对整个地区生物医药的发展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田应明:现在我们国家的新冠肺炎疫情控制得很好,取得今天的局面非常不容易。前段时间,大家对中药评价挺高。我们的中药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它的疗效、它的影响,它在国民心目中的地位,都是不可否认的。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中药有些疗法慢慢地被取代,影响力下降也是事实。但是通过这次疫情,我们发现中药是不可替代的,大家都有一种感觉,就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还是非常好的。结合这样一个现状,请你谈谈中医药传承这个话题。

王锡炳(右)与王卫民(左)。

  王卫民: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中医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中西医结合是中国方案的亮点。人们对中医药的认识有了进一步的提高,中医在慢病治疗、康复、健康管理等项目中有更好的发展前景。对中药企业来说,随着对产品质量和溯源有更高的要求,以及行业标准的进步一提升,短期来看,中药企业要经过一个转型升级的阵痛期,从长期来看,它将有利于规范的、优质的中药企业的发展。我们湘泉药业是依托大湘西分布的药材资源、药材基地发展起来的,从2003年就开始着手药材基地的建设。我们大湘西出产的药材,质量好,这是我们的生态优势。当然,在加大医药人才引进、坚守民族传统产品开发、促进生物保健和药食两用等方面,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王锡炳:我来补充一下。中药,包括我们种的中药,是中国千百年流传下来的。西药,来得快一些,它有长处。中西医结合,治疗就更有效。健康产业,还是要靠中药。中药是疗养、保养、预防一体的。我们以药业为基础,要把药做好。酒做得再大,药绝对不放松。我们的产业升级,要向健康产业方面发展。

  田应明:我们的湘泉药业和为民酒业两者的发展,孰重孰轻?

  王锡炳:都不轻。药业一定要做好,虽然收入相对少,但社会效益、公共效益贡献大。酒叫商品,但是药叫特殊商品。它为什么叫特殊商品?因为它特别要负责任。酒多喝一点,醉一下没有多大的问题,对生命没有危害。但是,药有特殊要求,和一般的商品更不同了。做酒很难,但做药更难。为什么?因为药要保证绝对安全。

  田应明:确实。最后我想再问老王总一个问题,卫民现在做酒业、药业来势非常好,对于他今后的发展,您有什么期待?

  王锡炳:五年以内,我们要在2009年的基础上翻三番,翻一番是10个亿,两番是20个亿,到2025年达30个亿,公司要成功转板上市,公司的市值要达到30多个亿。我们一定要争取这几年能将湘泉制药成功上市,成为湘西州第二家A股上市公司。现在,我们公司主要经济指标已经达到了1997年湘酒鬼上市时的实力了,只不过我们现在没有湘酒鬼这个驰名商标,绝对相信我们湘泉药业会腾飞。至于接班人、经营者,时势造英雄,相信卫民自己有压力,更有信心。未来更有人才出。

  田应明:说得非常好!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卫民会做得更好,为民酒业、湘泉药业一定会更大、更强、更优,也期待公司上市的目标早日实现!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湘西网-团结报)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