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名人 > 凤凰文学记忆(下)
凤凰文学记忆(下)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7-14 17:44:50 湘西网

 

 

 

文图 刘 伟

  (接上期)

  三

  “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新中国成立70年尤其改革开放以来,凤凰经济社会蓬勃发展,使文学事业焕发出新的生机,形成了另一个创作高峰,堪称大家的首推黄永玉。

  黄永玉是沈从文表侄,对黄永玉产生过重大影响。这世上能让黄永玉心悦诚服的人不多,沈从文无疑排在首位。多年来,他对沈从文提得最多,语气最为恭敬。

  黄永玉生于常德,半岁时随父母回到凤凰。13岁那年,被父亲送往厦门集美中学就读,但很快辍学,选择流浪,足迹遍布福建、江西、广州、上海、台湾、香港等地。1946年,黄永玉开始与沈从文通信。沈从文对他说:“你这个名字(黄永裕)像是个卖布的,我给你改一个吧。”于是就有了现在的黄永玉。沈从文在《一个传奇的本事》还提及,黄永玉一家本姓张,因罪贬谪至凤凰,为避祸而被迫改姓黄。建国后,沈从文唯一一篇小说《来的是谁?》,更是直呼为“张永玉”。因有这段鲜为人知的家世,我们就不难理解黄永玉的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主角“序子”为何姓张了。

  建国后,经沈从文写信动员,黄永玉从香港奔向北京。在北京工作期间,沈从文是黄永玉的引路人,也是指导者。有次,黄永玉为一篇文章赶刻插图,沈从文看后斥责道:“你看看,这像什么?怎么能够这样浪费生命?你已经三十岁了。没有想象,没有技巧,看不到工作的庄严!准备就这样下去?”

  当时木刻就是黄永玉的饭碗,沈从文的批评对他产生深刻影响,以至几十年后也感觉像昨天说的一样。从此,黄永玉在艺术道路上不敢懈怠大意,涉猎越来越广,不仅创作国画、油画、漫画、雕塑,还撰写诗歌、散文、杂文、游记和自传。这些作品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常常令人忍俊不禁,有些还成为文学经典。《曾经有过那个时候》获“第一届全国优秀新诗一等奖”,《我心中的歌》获“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荣誉奖”。长篇政治幽默小说《大胖子张老闷儿列传》,被称为“新儒林外史”。散文集《比我老的老头》成为2003年畅销书。《永玉六记》属于独创的图与文相结合文学样式。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朱雀城》荣获“第五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图书奖”“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随着《无愁河的浪荡汉子》继续写作,其文学创作的重要性及独特贡献,在当代文坛日益凸显出来。“党内第一支笔”胡乔木曾赞誉:“我真羡慕你的画笔和文笔,画笔我当然没门,只有能把文章写得像你那样潇洒自如、庄谐纷呈而又一往情深,我也就乐得上西天了。”

  不得不说,黄永玉无论对待艺术还是生活,都颇有可观之处。他12岁出门流浪,50岁学考驾照,80岁做封面模特,93岁还去飙车。具有这样特立独行的个性,与他的成长环境密不可分。黄永玉的母亲杨光蕙毕业于湖南省女子第二师范学院,学的是音乐、美术,任过桃源女子学校教务主任,当时校长是著名作家丁玲的母亲。据说,丁玲的本名蒋冰之还是杨光蕙给取的。杨光蕙是凤凰第一个穿短袖衬衫和短裙,第一个剪短发,第一个织毛衣的人,种种新潮行为,让人惊诧不已。父亲黄玉书同样率真,敢作敢为。他与杨光蕙是凤凰第一对自由恋爱结婚的夫妻,也是凤凰第一对共同从事教育的夫妻。

  民谚云:“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意指一个人的个性,孩童时大体定型,并影响一生。今天当我们回顾这些少小离家、成就在外的名流时,不该忘记他们出生在凤凰、启蒙在凤凰,人生中最原初、最深刻的记忆留在凤凰。沈从文自称“乡下人”,黄永玉署名“湘西老刁民”“凤凰文星街黄永玉”,熊希龄也说:“家乡的胡葱酸乃天下第一好菜也!”这都源自他们心底那份浓浓的乡愁。

  凤凰人在沈从文、黄永玉的持续影响下,文脉不断,成果不菲。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新一代作家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出现向秀清、徐官珠、马蹄声、韩棕树、吴雪恼、杨双齐、田特平、刘萧、田耳、龙迎春等一批国家级作家,形成新时代凤凰文学的创作主力。

  建国初期,14岁的向秀清写出2万多字的小说《一张预分单》,首开新中国湘西小说创作先河,并在省内文学界引起很大反响。后被著名作家周立波看好,将其调入省作家协会,成为文学湘军较早的实力派作家。

  马蹄声的《沧桑凤凰》《古城旧事》《崖庐散记》《凤凰城神话》《履痕漫记》等文学丛书,亦庄亦谐,颇具匠心。金介甫评价:“继沈从文先生之后,凤凰古城走出的又一位实力派乡土作家。”

  韩棕树,40多年来发表文学作品300余万字。出版《凤凰城》《筸军少帅田兴恕》、短篇小说集《红杉树,我的红杉树》。20世纪70年代后期,韩棕树的《金鹿玉泉的故事》,与黄永玉散文集《太阳下的风景》、向秀清《春满苗山》,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湘西散文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作品。

  田特平,出版散文集《寻觅双命鸟》、小说集《走出凤凰城》、学术专著《湘西民间艺术概论》。散文集《凤凰街街巷巷》讲述了15条街巷、几十条弄子,一百多位各色人物的前尘往事,是目前描述凤凰最详细的人文地理作品。

  刘一友属于学者型作家,曾任吉首大学中文系主任,兼《吉首大学学报》主编,沈从文研究室主任及民族文化研究所所长。主持完成国家课题《湘鄂川黔边区少数民族文化模式研究》,出版《论凤凰人》《文星街大哥——黄永玉其人其事》《沈从文与湘西》,主编《沈从文别集》,参编《沈从文全集》。

  杨瑞仁,吉首大学教授,中国比较文学会员、湖南省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学会常务理事。著有《沈从文福克纳哈代比较论》,与刘洪涛合编《沈从文研究资料》,发表比较文学、外国文学、沈从文研究论文10余篇。

  龙海清,曾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湖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撰写的《盘瓠神话的始作者》获全国民间文学研究“银河奖二等奖”及省民族研究成果一等奖,散文《不受岁月羁绊的人》获“省优秀创作奖”。主编的《中国谚语集成·湖南卷》获“文化部集成志书优秀编纂成果一等奖”。

  吴曦云,曾任县政协文史委副主任、粮食局局长,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后来辞官从文、专注文史,出版《苗族与凤凰》《红苗风俗》《镇筸将军》《筸军抗日》《龙云飞》5本著作,书中讲述了苗族风俗和筸军故事,留下了不少“可用的资料”。

  刘萧,先后在文学期刊发表《乡嫁》《船漂漂》《渔恋》等数十篇作品。《河的儿子》入选《现当代小说选》,散文《一生的牵挂》入选《中国少数民族经典文库》。代表作有短篇小说集《忧郁村落》、长篇纪实文学《挺进美利坚》、文化旅游书籍《追书走凤凰》和长篇小说《筸军之城》。2017年,因《筸军之城》获“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文学奖”。

  讲述新中国成立后的作家不得不提田耳。田耳现为广西大学驻校作家、广西作家协会副主席。2005年发表的短篇小说《衣钵》,反响极大,可圈可点。甚至有人这样说:“那一年度的短篇,哪怕就只有一个,也足以给人丰收的喜悦。”2007年10月,31岁的他凭中篇小说《一个人张灯结彩》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他是湖南省首个获此奖项的人,也是史上最年轻的鲁迅文学奖得主。2015年,田耳的《夏天糖》《天体悬浮》和刘萧的《筸军之城》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参评提名”。一个县有两位作家三部长篇小说入围,这在全国绝无仅有。近年来,田耳的创作依然丰富,佳作迭出,陆续推出《被猜死的人》《蝉翼》《风蚀地带》《夏天糖》《一天》《姓田的树们》《金刚四拿》《天体悬浮》等10部小说集。其中,《长寿碑》还发行了越南文版。

  在田耳声名鹊起的背后,我们不该忘记勤奋耕耘、厚积薄发的优秀品质。田耳的显著特点就是涉猎广泛,博览群书。他每到一处必逛书店、买新书,也喜欢网上淘书,孔夫子旧书网是其最爱,如今藏书达2.5万册。难能可贵的是,田耳不限于书斋,而是善于捕捉地域特性、现实特点。他的小说常常提及虚构的地名“佴城”。但“佴城”里的方言土语、社会风俗都是湘西化、地方性的。汪政、晓华在《论田耳》谈到:“人们判断田耳与沈从文之间是有传承关系的,并且相信,这位年轻人能重续这位京派小说与乡土小说大师的文学传奇。”诚如著名作家、《花城》杂志名誉主编田瑛所言:“他的思考比我们更远一些,他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作家,有巨大的野心!”因此,我们读着田耳的小说,总觉得这是大家作品,并对其创作不朽名著充满期待!

  四

  文运与国运相牵,文情与国情相连。从以上作品时间看,我们可将凤凰文学划分为清末萌芽期、民国高峰期、新中国成立后繁盛期三个阶段。纵观这些文学作品,具有五个鲜明特点。

  其一,军人自学,转而为文,创造又一个人生传奇。筸军将军出身低微,也未入学,大字不识几个。解甲归田后,他们不仅刻苦学习,而且重视子弟培养。田兴恕,25岁便身兼贵州提督、钦差大臣和署理贵州巡抚三个要职。结束戎马岁月,华丽转为文人,著有《更生诗草》《更生续草》各一卷。田兴恕孙子田景阳则说是《镇生诗草》《镇生续草》,意为“镇筸小子的习作”(见吴曦云著作《镇筸将军》)。他的三个儿女田应全、田应诏和田应弼都成为留日学生,田应诏著有《器兰斋诗集》。郑国鸿是抗英名将,年轻时似有天生神力,练武常用一把90斤、一把120斤的大刀(其中一把存于茶田镇都桐村),都比关羽81斤的青龙偃月刀重。他还通晓《诗》《易》,著有《诗经疏义》《葩经招旨》《昌学崇源》。

  军人从文名气最大的当属陈渠珍。陈渠珍不仅是一介武夫,也是学问人。沈从文评价:“那指挥官虽自行伍出生,一派文雅的风度,却使人看不出他的本来面目,笔下既异常敏捷,做事又富有经验”“这统领官既是个以王守仁、曾国藩自诩的军人,每个日子治学的时间,似乎便同治事的时间相等”。1936年,陈渠珍赋闲长沙,将进藏、离藏、返乡的经历,及与藏女西原出生入死的旷世绝恋,写进《艽野尘梦》。这是现代最早记录西藏的传奇著作,属于不可多得的中国纪实文学名著。著名藏学家任乃强赞誉:“余一夜读之竟。寝已鸡鸣,不觉其晏,但觉其人奇、事奇、文奇,既奇且实,实而复娓娓动人,一切为康藏诸游记最。”“比之《鲁滨孙漂流记》则真切无虚,较之张骞、班超等传则翔实有致。”陈渠珍凭《艽野尘梦》,跻身现代优秀纪实散文家行列。

  其二,紧跟时代步伐,投奔圣地延安,出现一批红色军旅作家。除前文已述的刘祖春外,还有田家、黄照、金远清等人。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他们多从事文化新闻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又在各自工作地担任宣传和文化新闻部门领导人。田家任北京文联党组书记兼《北京文学》主编。出版文艺评论《论诗的共产主义风格》,另有《论鲁迅先生艺术二三事》《在天安门广场上》《在贺龙同志的故乡》,还与部队作家白刃合写《兵临城下》。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团长,带队出国访问,风云一时,被尊为“文艺老兵”。黄照先后任《辽西时报》社长兼总编辑、辽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辽宁时报》副总编辑兼党委书记。金远清曾任吉林日报社社长兼总编辑,成就主要体现在翻译文学,译有《简·爱》《三十九级台阶》《坎特伯雷故事》等著作。安澜,曾任武汉《江夏文艺》主编,40年代在省级刊物发表文学作品,60年代创作电影文学剧本《城乡新颂》,出版诗集《太阳滚动着》《缄默的抒情》,散文集《湘西风情》《金秋驰笔》《沈从文素描》。李振军(贺龙女婿),曾任武警部队政委、公安部党组成员。“文化大革命”中,保护了叶剑英等一批领导,后担任《叶剑英传》编写组组长。李振军于2008年3月9日在北京逝世,党和国家领导人,以不同方式表示哀悼。

  其三,以战事为背景,歌颂逝去英雄人物。凤凰古属楚地,尚武豁达由来已久,不少人充满传奇色彩,为后人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出生在腊尔山的吴天半虽为草根,却被苗民视为英雄,是清代“中衰之战”乾嘉苗民起义中最年轻的领袖。龙文玉据此写成民间叙事长诗《翻天将军吴天半》等10余篇怀念作品。另有吴显清的《血沃武陵山》,吴佳俊的《凤凰血情》,王嘉荣的《百年筸军》,滕跃进、陈启迪的《边城筸军》,龙炳文等人的《乾嘉英雄传》,麻英廷的《乌巢河传奇》,刘志淳的《民国战士记忆》,龙庆和的《铁血镇筸兵》……这些作品围绕战斗拼杀,讲述了一大批从草根到将军的血战史。

  其四,以“乡愁”为题材,产生不少漫溢诗意的作品。散文集有熊幽的《湘西的凤凰与麻雀》《苗族四月八》《岩上光阴》,彭晖的《家住沱江边》,刘祖武的《边城往事》。民间口头文学有县民间文学办公室编的《民间故事集成》《民间歌谣集成》《民间谚语集成》,县文联编的《古话》《古歌》《古韵》《古村》,陈启贵的《山歌悠悠唱古城》,刘益林的《巫傩宗师陈法阳》,田广的《廪嘎部落史韵史诗》,黄琦的《凤凰市井俚语》。珍贵史料有县政协编的《凤凰文史资料》(五辑),县委宣传部编的《中国凤凰》,刘立新、刘祖武的《烽火岁月》,喻理华、滕和叶的《风雨征程》,陈启贵的《从文故居往事钩沉》,隆名骥的《苗学探微》,田广的《凤凰土家史话》,欧志安的《苗医药史话》,刘益林的《茶灯与阳戏考略》,陈启贵的《凤凰民族风情录》,龙庆和的《湘西苗疆志》《湘西苗族史俗钩沉》。历史专家伍新福的《苗族史》《苗族文化史》《中国苗族通史》,堪称巨著,影响深远。

  其五,方式更趋成熟,体裁更加多样。随着2005年4月8日凤凰县作家协会成立,及2006年《凤凰》、2014年《民风》先后创刊,凤凰文学创作呈现新一轮繁荣景象。戏剧文学有吴佳俊的《十一公里》,刘萧的《三生有幸》。传记文学有田云跃的《登攀的足迹》,文小校友会编的《名校名流名人》,周华胜的《教子成龙记》,田广的《愚汉拾页》。诗词具有代表性的是画家刘鸿洲,2011年被评为中华诗词杰出人物暨中国当代60位杰出诗人,作品收入《中华诗词著作家风采录》。出版诗集有滕凤藻的《松梅堂诗文集》,田鹤丹的《松得庐诗稿》,龙再宇的《边城诗草》,向宽良的《凤凰当代诗词选》《与国同行六十年》,向宽良、滕建冰编的《凤凰吟》,隆名骥的《宁园诗草》,白奎的《玫瑰花雨》《陌上花开》《第九十九朵玫瑰》,江民新的《永远的凤凰》,滕和叶的《从文故里歌》。中长篇小说有吴雪恼的《野渡》《船长》《山里葡萄甜蜜蜜》等,周华胜的《新婚蜜月》《高山雪梅》,姚军的《红尘缘影》,向辉的《桃花地》,田仁华的《十年》。郭云华的《老凤凰》文笔流畅,隽永可读。

  网络文学也有长足发展,杨凤举的《权路》《背后高手》《阵营》产生一定影响。七六二先后发表《关于嬴政豢养丧尸事件处理情况的通报》《白雪奴》《最差的一届魔教教主》等作品。这些长篇小说涉及武侠、政治、历史、言情等诸多领域。最可贵的是七六二能摒弃浮躁,朴素低调,有如静水深流、涓涓不止,相信今后会写出更有厚度的文学作品。

  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视察凤凰后欣然提笔:“旧雨写边城,风行几十春。湘西今昔比,可以慰故人。”希望这篇梳理凤凰文学历史及现状的文章,能给大家带来些许共鸣与思索。

  (全文完)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刘 伟)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