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绘画湘西 > 人间有真爱 永留天地间
人间有真爱 永留天地间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6-10-10 9:59:48 湘西网

——著名画家饶永先生的湘西情缘

图/文 团结报记者 陈亚丽

48910

饶永先生近照

  画家饶永:笔名带人,安徽安庆人,1944年4月生于湘西花垣县,定居安徽池州六十余年。原贵池市文联专业画家,中国美协会员、安徽省美协理事、民革中央画院理事、安徽省中山画院副院长、池州九华山中国画研究院院长。

  见到饶永先生之前,我先见到的是他的画。

  他笔下的山水,或气势磅礴,意境开阔;或深远幽静,气象万千。他笔下的人物,惟妙惟肖,呼之欲出;花草虫鱼、飞禽走兽,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48912

饶永先生作品:《幽居闻山泉》

48913

饶永先生作品:《湘西春雨染翠色》

48914

饶永先生作品:《凌霜傲雪显忠骨》

  先生的画笔,为我打开了一扇天窗,让从未到过池州的我,仿佛身临其境,领略到了九华山的雄奇巍峨,九华天池的奇特隽秀;感受到了杜牧《清明》诗中杏花村里烟雨迷蒙的诗意,见到了诗仙李白《秋浦歌十七首》所描绘的生动景色,也见识了被誉为“中国鹤湖”———升金湖的瑰丽与富饶。

  但是这些,都不足为奇,一个安徽画家,能把安徽的风景画美画活,本在意料之中。让我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能把湘西的山水风光,也画得那么生动鲜活、入木三分?一组《湘西土家族苗族古寨写生册页》,让沱江码头、峒河半边街、乌巢河下的老苗寨、洗车河畔的吊脚楼、里耶老街,古丈岩板溪、矮寨盘山公路等等湘西风光活脱脱跃然纸上。《湘西春雨染翠色》《苗寨无寂春相伴》《湘西王村花果山》《湘西美哉入画来》《古丈春色》《湘西花垣老街口》等一幅幅大作,更让气势雄浑的巍巍大山,原始古朴的苍天古木,容颜苍老的山野村庄,美得令人心跳,美得令人心痛,透露出画家内心深处对于湘西山水的深深厚爱。

  8月26日,在饶永先生下榻的边城宾馆见到他时,我们聊的第一个话题就是:他为什么会如此熟悉和热爱湘西的山山水水?

  “我的出生地是永绥,就是现在的花垣县,”饶永先生说,“父亲为了让我们记住这个出生的地方,特意给我和弟弟取名饶永和饶绥。”老人的讲叙,打开尘封的岁月,钩出了一段段难忘的往事。

  那是1938—1946年间,日本的铁蹄踏碎了半个中国,南京沦陷,武汉、长沙相继失守,江苏省数十所中学、师范学校迁往内地,其中有近一半学校来到湘西和川东,成立了国立八中、简九师等学校。饶永的父亲饶伯群先生曾在简九师及国立八中任教。其间,其母刘玉珍,从当时设在吉首潕溪书院的简九师毕业后,也来到了设在花垣县的国立八中初二部,与其父共事。正是在这里,他们结为连理,生育了饶永、饶绥两兄弟。

  一些完全不知情的外地人曾错误地以为:湘西是个蛮荒之地,是土匪窝,贫穷、落后,人们愚昧、野蛮。可是,在当年那些流亡到湘西来的游子心中,湘西却美如天堂,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这里和平、宁静,没有战争的硝烟,也没有传说中的土匪恶霸,人们纯朴、善良、勤劳、忠厚,古道热肠,是他们敞开慈母般的胸怀,接纳了这些丧失家园的远方游子,让他们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一段最难忘的美好岁月。

  饶永拿出一沓旧照让我欣赏,其中,有其父母在国立八中结婚时的留影,有他出生时父母居住的那幢老屋———花垣县东正街东路口罗运谋家的房子,还有其父在简九师任教期间住在“鳌池”边的一间厢房……饶永说:“不知为什么,我常常梦到湘西,梦到在父母住过的房子前,焚香、烧纸、磕头,在梦里哭出声来!”

  人这一辈子,也许不一定记得自己笑过谁,但一定忘不了自己哭过谁、跪过谁。

  从1946年7月两岁时离开湘西,到1996年再次来到湘西,一晃就是半个世纪!半个世纪的沧海桑田,变化确实太大了。饶永回忆自己第一次回湘西时的情景:“下了火车,我找‘所里’,一些年轻人根本不知道‘所里’是什么地方;我要找永绥,有些人也不知道永绥就是现在的花垣。但是,湘西的朋友们对我非常好,林时九等一大批书画界的好友,陪我四处寻找当年的旧迹。”

  此后,饶永又多次带着自己的学生及全国各地书画界的朋友来到湘西采风,开展文化交流。而让他最为难忘的是:2014年冬天,他带学生到湘西来举办“饶永师生中国画作品展”时的情景。那一次,不仅寻到了许多父母当年在湘西生活的旧迹,而且找到了8位父亲当年的学生和母亲的同学,忆起了父母生前的许多往事。

  尤其是85岁高龄的孙尔芳老人,来到画展现场,将一个小笔记本交给他时,更是让他热泪纵横。因为那个小本子上,有他父亲1945年用隶书写给学生的8个字———“人能音乐 终身可乐”及亲笔签名。这个小本子的主人并非孙尔芳,而是一个名叫罗国珠的老人。罗老1949年去了台湾,在去台湾之前将此本送给了他的儿时好友孙尔芳,说今后若有饶老师家的后人来湘西时,可将此本奉上。

  孙尔芳说,他当学生时,饶伯群老师也曾到他们学校去教他们唱过歌,所以他对饶老师的印象极深、极好。当他得知饶老师的儿子来办画展时,别说有多高兴了,终于将此书法还给饶老师的后人,了却了一桩心愿。饶永听后泪水夺眶而出,当即跪下给他磕了三个响头。孙老还将自己业余学画的一幅斗方《牡丹》送给了饶永。饶永回池州后立即画了一幅四尺的《花垣山水图》回赠给了孙老。并将此事写成文字发表在《池州日报》,感动了不少读者。

  据当年曾在国立八中初女部和高女部学习、生活过5年之久的女学生余淑清回忆:“当时的音乐教师饶伯群,既教京剧又教歌曲,又能作曲又能导演,他教我们唱会了许多歌曲,如《太行山上》、《游击队之歌》、《大刀进行曲》等。”曾在国立八中就读过的宋有周、纪良发、谢芳泽、彭庆海、石邦本等多位老人也纷纷撰文回忆当年饶伯群老师与他们一起共度的美好时光、留下的美好记忆。这让饶永更加深爱湘西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们。

  饶永不是一个喜欢把自己关进书斋只顾作画的画家,而是一个特别喜欢活动、善于交际的艺术活动家。他说,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不仅应该读书万卷,更要行程千万里,从大自然中、从火热的生活中寻找更多鲜活的创作素材。他给自己戏拟了一副对联:“在家写文作画办活动,外出游山玩水交朋友。”横批:“快乐每一天”,用来描写自己退休后的生活。他的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每到一处,都与那里的艺术家们交流切磋。他说:行万里路,丰富了他的创作素材,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与人交往,更让他碰撞出思想的火花,点燃创作的激情。尽管年近古稀,但是他的创作依然激情如涌、活力四射。

  他的作品曾入选《中国当代花鸟画集》、《当代中国画山水画作品集》、《中国美术选集》、《当代世界名人集》等80余部画册;入展全国及国外画展数十次并多次获奖;多件作品被日、韩、东南亚各国及美、法等西欧各国博物馆及个人收藏,名录《当代书画篆刻家》、《中国当代艺术家名人录》、《翰墨神韵》(香港)等30余册辞典。300余幅中国画发表在《人民日报》、《美术》、《国画家》、《中华儿女》(海外版)等报刊;百余篇美术论文刊载《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书法》等报刊。

  个人出版有《饶永中国画作品集》、《饶永画集·牡丹》等画集,主编出版了《黄宾虹客居池州诗画集》、《九华山水诗书画集》、《池州山水诗书画集》、《月是故乡明·当代名家书画作品集》、《书画魂·美术论文集》、《砚耕心语———饶永论书画文集》,但他从不满足,依然在不停地走,不停地画。

  这次,他又带了几位全国著名画家来湘西采风,其中有太原市文联专业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祝焘,河南省中国画院画家、新乡市中国画研究院院长李德君,也有他的学生张新云等。他们在凤凰古城、吉首矮寨、德夯苗寨、花垣边城、永顺芙蓉镇、古丈红石林等地找到了丰富的创作素材。

  饶永说:湘西很美,需要有更多的艺术家来表现。湘西有很多优秀的画家,也需要走出去,展示自己的才华,需要与外界加强交流,他很乐意充当两地艺术界的桥梁。他把我州著名画家刘鸿洲,介绍给安徽的朋友,通过《九华书画报》,让山外的读者为之一惊:原来湘西还有这么好的优秀画家。

  他有16个高徒,其中8位在安徽省内,8位在安徽省外。湘西有个名叫李万锋的青年画家想要拜他为师,他很高兴,特别愿意将自己的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这些爱学习求上进的后起之秀,希望他们比自己更有出息。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陈亚丽)
(编辑:李孟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