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书法湘西 > 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6-12-27 9:8:46 湘西网

衡山门下一“走狗”

——我的书法家朋友田成

邱 亮

  明代吴中的文彭曾自制一印“七十二峰深处”,看似闲章,其实不闲。进一步追溯,这寥寥数字正与其父文征明“衡山居士”之号相互呼应。文氏一族从湖南衡山一脉流出,占籍姑苏,从此名播天下。衡山七十二峰,峰峰有它的独特,峰峰有它的奇崛,人由此去,雁至此回。

  我的朋友田成,便是深受文氏沾溉,而砉然入其堂庑者。田成,字元孝,号泥园居主人,湘西古丈人。他与文征明结此胜缘,与他的求学经历固不可分,但于万千之人中,另加青眼,当然更离不开性情的至契与相投。

  初识田成,大约在四五年前,那时师院《鳌峰诗刊》创刊不久,翻开扉页,映入眼帘的便是田兄的小楷,行款错落,头角峥嵘,当时便是一惊。相询得知,原来在州团委工作,是不折不扣的机关干部。他长养于湘西一隅,却似乎更愿意作游移于书坛之外的“隐士”。

  后来见的场合多了,也彼此渐渐熟络。田成早年求学于吉大师院,前身即明代吴鹤所建的潕溪书院。“五百年来称地望,鳌峰之下最栖迟”,潕溪书院延续的是湘西数百年来的文化命脉。至于后来,建成吉首民师,又成为湘西中小学师资培养的摇篮。徜徉于校园之中,楼台淹日,陂塘澄波,青琴曲罢,白壁诗成。田成便在这书香氤氲之中,迎寒送暑,经年不辍。

  田成学习楷书始从欧阳询而入,前人谓欧书如武库戈戟,气象森森,骨气劲峭,点画不可移易,田成以此为基,取精用弘,如寸铁在手,勇逾万夫。而后由欧入赵,取其温婉之态,严谨飞动。最后直入衡山之室,而特别着力于文氏《落花诗册》,结构精巧,风姿蕴藉,苍劲明快。复取资“小王”王献之,撷其天真烂漫之姿,总其错落奇崛之势。窃以为魏晋与元明小楷之不同,元明是平正中见险绝,魏晋是险绝中见平正,二者相参为用,正可达乎神明。

  而欲求习书之要,大抵不外二途,一在“敏”,二在“笨”。

  这“敏”,换句话说,是“天分”二字。袁枚说,其人天无诗,不如不吟。梁山舟谓,学书有三要,天分第一。诗书如此,其他亦然。田成学书,自有他天资过人之处,从小田成就对美术、雕塑、书法等静态艺术有着浓厚兴趣,尤对雕塑钟爱有加。进入师院以后,更表现出在书法方面的独特禀赋,在学校的书法比赛中屡拔头筹。

  书法临摹尤其考验眼力,此所谓“取法乎上”。田成钟情文征明,实际来源于他对书法史的整体把握和深刻体悟,文氏书法根源赵孟頫,而尤以赵氏所书和文氏所补《汲黯传》可称合璧。谈起个中的妙处,一则汲黯折冲激切,允称清流,人所共仰。一则松雪秀润温婉,其格俊逸,而文征明补其中所缺一页,更是温润可喜,精神全出,赵、文并是青蓝之资,令人击节。田成于隐约之中寻其消息,而深晓元明风气转捩之关钮,过于常人远矣。

  这“笨”,换句话说,是“气力”二字。吃一份辛苦,才能有一份长进。特别是小楷,事在精微,不容苟简。“征明独临写《千字文》,日以十本为率,书遂大进。”文征明写字日以万字为基准,故计日程功,卓然以成大家。田成学书亦毫无倦怠,刚开始参加工作,他扎根于古丈罗依溪,湘西随处可见的乡村学校,生活上较为清苦。然而这并不影响他学习书法的热情,毛笔摆不开架势,便以硬笔应之,摹其形质,彰其精神,经年不辍,累日以进。他谈到,书法不仅要取法乎“上”,还要取法乎“爱”。既然是情之所钟,自然不会轻易移易,在州团委工作后,他效仿郑板桥的做法,曾命友人刻有一印“衡山之下走狗”,足可想见对文衡山的倾慕之情。在新的工作环境中,他对书法痴心未改,甘之如饴。多年的临习,已让田成对文征明的风格走向和面貌差异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和把握,读其文字,会以精神,虽千载之下,亦可时相过从,神交久矣。观其作品,于茂密中见疏朗,于谨严中见灵动,笔之所至,不落下乘。

  田成谦称自己是“高峰田里鱼”,这鱼终究是要东往注之,而腾掷于江海之间的。他的书法,现在只是在湘西崭露头角,然而时间也自会让他慢慢地长养,慢慢地沉淀,戛戛独造,水到渠成。

  沏一杯新绿,摊一撂旧黄,一卷《落花诗册》展于眼前。仿佛于莺飞草长的三月,造访那少人问津的吴中府第,冷雨浇窗,枯灯照壁,黑暗遗落了这几许光亮,而书家的心中,澄澈透明。酌一壶黄酒,促膝而饮,扺掌而谈,画一段“沾衣成阵看非雨,点径能匀衬有苔”的缤纷,写一番“赖是主人能爱惜,不曾缘客扫柴扉”的惬意。你与我,皆已成为万千桃花的主人。

  (作者系吉首大学文学院讲师、文献学博士。)

2/2
总共2/每页1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刘世树 欧阳文章)
(编辑:李孟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