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书法湘西 > 对书法的爱已深入我的骨髓
对书法的爱已深入我的骨髓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6-08-01 9:50:34 湘西网

——对话青年书法家陈振华

  文字/刘世树 欧阳文章 图片/田宏贵

46930

    个人简介

  陈振华,苗族,1982年6月生,湖南泸溪县人;2012年6月毕业于吉首大学汉语言文字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吉首大学师范学院书法教师;现任湘西自治州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书法作品多次在州内外展览上展出。

46931

刘世树与陈振华在对话中。

  对 话

  刘世树:团结报社社长、总编辑

  陈振华:青年书法家

  刘世树:振华你好,非常高兴,能够和你一起交流书法。我在州内举办的多次书画展上看到你的作品,没想到你这么年轻。你的书法遒劲有力,拙中见道,很有功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陈振华:您过奖了,在书法上,我更多还是学习阶段,还有太多东西需要学习和探讨。您刚刚说我的书法“遒劲有力,拙中见道”实在是溢美和鼓励,当然,这样的风格确实是我所追求的。我感觉书法和个人的性情息息相关,性情细腻的人可能倾向于笔画精致一类的,性格粗犷、直爽的可能倾向于笔画遒劲古拙一类的。我个人非常喜欢遒劲古拙一类的线条,每当看到这些线条,自己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

  刘世树:古人常说,“字如其人”,意思是说人与字,字与人,如鱼水相融,见字如见人。从书法的线条中可以窥探作者情感、心绪的变化,这是很有道理的。同时,书法创作,也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改变一个人的性情,提炼一个人的气质。

  陈振华:的确是这样的,从小到大,我的性情影响了我对书法风格的偏爱与选择,我的书法作品也打上了我性情的烙印。与此同时,练习书法,又反过来陶冶了我的性情,这是一个相互影响、磨合的过程,我深有体会。

  刘世树: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书法的?

  陈振华:很小就喜欢,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一本祖父留传下来的手迹,用小行楷书写的,我对它爱不释手,经常拿来欣赏,加上父亲和两个叔叔的字都写得非常漂亮,自己就暗下决心要把字写好。

  刘世树: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特别是家庭环境的熏染,对一个人的艺术成长至关重要。

  陈振华:真正用毛笔练习书法,大约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时学校开设了写字课,老师教授毛笔字,我对照父亲在师范学校读书时用的颜体字帖练习,从那以后就慢慢爱上了书法。有一段时间,我对书法甚至可以说到了着魔的地步,记得是在读初中的时候,我几乎每天都把心爱的毛笔带到学校,一下课,就掏出毛笔来,练习书法。放寒暑假,别的小孩都在外面玩,我基本上都在家里写字。

  刘世树:前段时间,我们采访了画家张雁碧老师,他谈到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那就是,艺术是一项艰难的事业。特别对书法艺术来说,要成名,要获得利益回报,可能更加艰难。作为一个年轻人,你能对书法艺术保持这样的热爱,并能一如既往地坚持下来,非常不容易。

  陈振华:搞书法创作,确实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我也曾经迷茫过。记得2004年,我从师院毕业以后,就面临一个找工作的问题,几经曲折,我选择了到广东东莞打工,打工一年间,我到工厂当过管理员,到学校当过老师,每份工作都非常辛苦。那段时间,我就想过放弃书法,专心在外赚钱。但是无论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就是难以割舍对书法的热爱。在打工期间,一有闲暇,就会拿起笔,练习书法。平时,礼拜六礼拜天,就到当地的博物馆去看书法碑帖,去向古人取经学习。

  直到2005年9月,我回到母校从教,担任书法教师,书法成为了我的职业。2009年,我考入吉首大学文学院王焕林教授门下攻读汉语言文字学硕士研究生,期间,我以最大的热情投入到书法研究当中。可以说,这一路走来,我生活中都离不开书法。或许,这辈子注定和书法有缘,这门艺术,已深入我的骨髓,无法割舍。

  刘世树:每个从事书法的艺术家都要经历一个临摹阶段,以此来练就基本功,来向古人学习合理的、优秀的塑造汉字的笔法和结构。当然,临摹和创作是两回事,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临摹走向创作的。

  陈振华:真正有了创作的意识还是在吉首大学师范学院读书的时候。那时,在学校我阅读了不少书法艺术方面的书籍,加深了理论修养。我还组织成立了学校第一个书法协会,经常组织大家一起习字临帖,搞创作。师院毕业时,我还搞了一次个人书法作品展,这是我第一次比较集中的创作活动。记得作品展上,我邀请了林时九、黄叶、杨刚等州内书法名流,并得到了他们的指点,让我受益匪浅。

  一路走来,我感觉到,书法创作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进入创作阶段,它需要长时间的去学习与练习。我现在更多的时间还是在不断地向古人学习,临摹他们的一些优秀作品。

  刘世树:其实,临摹也是很讲究的。记得郑板桥曾说:“十分学要三分抛,各有灵苗各自标”。意思大概是,临摹别人的作品如果搞得太惟妙惟肖,太像,反而不好,会扼杀个性,会把字写死。

  陈振华:很有道理,初学书法的人,往往追求临摹得像,写得漂亮,而失了自己的个性风格。所以,平常临摹古人的作品,我认为临摹到七八成像,保留一些个性选取的空间,可能更好。

  刘世树:平常喜欢临哪些前人的碑帖?

  陈振华:上面我说过,我个人喜欢浑厚雄强,宽博遒古一类书法风格的作品。如颜真卿、苏轼、黄庭坚、何绍基、王铎等都非常喜欢。过来我对颜真卿书法练习比较多些,尤其对他的《李玄靖碑》《争座位帖》和《祭侄文稿》临习得最多,颜体那种点画浑厚,结体宽博,沉雄豪放地感觉让我陶醉,所以浑厚宽博与沉雄豪放是我所追求的书法风格。颜体点画线条起迄分明,提按顿挫强烈,行笔重,临写时非常过瘾,通过临习颜体使我的线条增强了凝涩性和厚重感,正是我所需要的线条质感。在平时临习的过程中,在注意点画、结体和章法精准的前提下,我更多的是吸收适合自己性情的元素,把它们加以强化训练,再慢慢地把这些元素融入到自己平时的创作中,但这需要很长一段磨合期,不断糅合,最终达到和谐统一与自然。

  刘世树:我认为,从艺术创作的境界来说,每一个艺术家都是有起点而没有终点的,因为艺无止境。哪怕是大师级的艺术家也不会说自己登上了最高峰。最为年轻的你,你觉得你目前的创作状态如何?准备从哪些方面来提升自己的书法创作水平?

  陈振华:我现在更多处于不断学习的阶段。多年的学习让我领悟到,书法本身是通过时间节奏和空间关系展开的,时间节奏注重笔势连绵,在一气呵成的书写过程中,通过轻重快慢、提按顿挫、长短粗细、收放开合来强化书写节奏,以领略到音乐的旋律。空间关系注重体势呼应,以空间的展开营造绘画的效果。今后,我会慢慢从书法的时间节奏和空间关系去努力训练自己。当然,从事书法艺术还要立德修身,为学先要正心,学书亦是如此,这也是我今后要更多修炼的地方。

  刘世树:你现在是吉首大学师范学院的教师,专门教书法,现在的学生对书法特别爱好吗?你对书法等传统文化的传承有什么看法?

  陈振华:书法是我们的国粹,是传统文化的精髓,我们要继承和发扬。我教过的学生中大部分都非常喜欢书法,都想把字写好,现有相当一部分同学天天都坚持练习。但他们基本上都是进师范学校以后才接触书法的,在他们读小学到高中阶段基本上没有老师去教,能碰上一个字写得好的老师给你上课是很幸运的事情。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书法的传承问题,不能提口号,要落到实处,教育部门要真正重视起来,师范院校要狠抓师范生书写技能的教学,从中选优培养一批书法人才从事书法教学工作。

  刘世树:对,弘扬国粹,传扬书法,任重道远。相信你今后不但会成为一名优秀的书法家,也一定会培养更多优秀的书法人才,让更多人来从事和弘扬我们的书法艺术。

1/2
总共2/每页1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刘世树 欧阳文章)
(编辑:李孟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商讯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