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文史湘西 > 缅怀父母 铭记党恩
缅怀父母 铭记党恩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1-03-09 10:30:48 湘西网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之际

  余国庆

  我的父母亲都是解放初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这与他们的家庭身世有着直接的关系。

  我的父亲1923年出生在湖南省湘潭县云湖桥农村的一户贫农家庭。由于在家族中属满房,加上家境贫困,人丁不旺,我的太爷爷70岁时才有我父亲这个孙子,因此父亲有一个“七十满满”的称呼。我的爷爷在父亲八九岁时就撒手人寰了,奶奶把我姑姑送人当童养媳后就改嫁了。姑姑也在不久后病死,剩下父亲孤身一人四处飘零,帮人放牛打工谋生。父亲生性憨厚,虽然没读过书,却勤奋好学,他跑堂学艺,练就了做家常菜的好厨艺,加上他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别家有红白喜事都肯请他帮忙。后来,父亲漂泊到了湘潭县城(现湘潭市区),并遇见他的恩师冯乔生老先生。冯先生是湖南做猪鬃的前辈,而猪鬃是湖南解放前乃至20世纪70年代相当珍贵的出口产品,上品价格堪比黄金。冯老先生见父亲为人老实且勤奋好学,便收他为徒,用心调教,因此,父亲学到了一手做猪鬃的好手艺,至此过上了比较稳定的生活,也成为中国手艺工人的一员。

  1949年8、9月间,湘潭获得解放。随后,进行公私合营。1949年11月,父亲成为国营湘潭猪鬃厂的一名技术工人,后被评为技师,是新中国第一批技师之一。父亲出身贫寒,技术精湛,追求进步的表现受到党组织的关注,很快他便成为发展对象,并于1952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党员。

  投入党的怀抱后,父亲的工作热情更加高昂,更加追求进步。1956年,父亲受命赴湘西开发土畜产品,他与同是共产党员的母亲携带尚未成年的三个子女共赴湘西。从此,湘西便成为我家的第二故乡。

  与慈祥温厚的父亲不同,母亲性情刚烈,耿直豪爽。母亲从小随外婆帮人缝补浆洗,艰难维持生计。也因此,母亲身高力大,吃得苦霸得蛮,虽然没读过书,却耳目聪慧,口齿伶俐。1949年,她从一个私人作坊的打工女成为国营猪鬃厂的一名熟练工人。1954年,母亲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的党组织把母亲作为妇女干部培养,然而,受命赴湘西工作的父亲即将启程,母亲义无反顾地携带子女与夫同行,登上了远离家乡一去不返的人生征程。

  父母亲同为贫寒人家子女,是中国共产党把他们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才过上了幸福安康的生活,因此,他们知恩、感恩,并努力用实际行动来践行心中的那份承诺。

  沅陵是我家到湘西的第一站。而因为那时湘西自治州还未成立,我和父亲先行到了选定的州府所在地——吉首。父亲担负建厂重任,经常出差,每每我早上醒来,父亲又出差去了,见到的是枕头下的两角钱和对同厂叔叔伯伯帮忙照看我的嘱托。

  三年困难时期,我家的人口添至7人,人均生活费不足10元,困难程度可想而知。国家有困难,党员有责任和义务为党和国家排忧解难。父母亲坚决不要救济补助,一方面节衣缩食,省吃俭用;一方面自力更生,生产自救。父亲经常带着我上山砍柴烧炭挖葛和蕨,开荒地种包谷、小麦和南瓜蔬菜。几年下来,在当时也算温饱,而且全家没有一人得“水鼓”病。

  在教养子女方面,父母亲的方法截然不同。父亲性格温厚,从不打骂,而是轻言细语,循循教导。母亲却疾恶如仇,严厉苛刻。孩子若与别家的孩子发生争吵打闹,不管有理无理,先把自家的孩子教育一顿,所以别人都称呼我母亲为“铁匠”。

  “不能讲共产党的坏话,不能拿公家和别人家的东西”这是父母给我们圈定的“禁区”。

  母亲虽然身高力大,但是后来疾病缠身,浑身贴满膏药,家中熬药不断。但是,只要能站起来,她就要去上班。从到湘西工作后,父母亲几乎年年都是“先进工作者”。虽然奖品价值低微,他们却感到无上荣光,因为他们为党和国家又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努力。父亲退休前曾两次获奖励调级,但他拒不接受。因为他觉得党给予他太多了,而他对党的回报太少了。

  由于条件艰苦、工作劳累等原因,父亲积劳成疾,长期卧床不起。1990年10月,父亲离世,年仅67岁。

  而今,母亲离开我们也已十多年了。作为子女的我们,继承了父母的这份执著与初心,始终铭记党恩,跟党走。我的姐姐和姐夫,我和妻子,以及我的女儿女婿都是共产党员。我想,我们的后代都会是共产党员。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余国庆)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