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文史湘西 > 黎代华 | 长征湘西印记(上)
黎代华 | 长征湘西印记(上)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1-02-07 12:35:20 湘西网

于都中央红军长征纪念碑。

中央红军长征路线示意图。

  文/图 黎代华

  说起二万五千里长征,国人无不振奋。

  历史已证明,长征已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伟大的历史事件之一。

  现在人们口中的长征是红一方面军的长征,讲的是中央红军的战略大转移。其实,红军长征有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六军团(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共4支队伍。

  那么,长征与湘西是否有关?与龙山是否有关联?回答是肯定的。

  李德来了

  由于“农村中心论”与“城市中心论”的长期博弈,1931年11月1日至5日召开的“赣南会议”,王明“左”倾“三人团”说毛泽东犯了“狭隘经验论”“富农路线”“极严重的一贯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撤销了他中共苏区中央局代理书记和红一方面军临时总前委书记职务。但毛泽东以红一方面军总政委身份与朱德一道运用“游击战”“运动战”的战术相继取得了三次反“围剿”的胜利。

  1932年10月上旬召开的“宁都会议”,王明“左”倾“三人团”无视周恩来提议,不顾王稼祥、朱德的反对,擅自确定了“在敌军合围未成之前,主动出击,以夺取中心城市,争取江西首先胜利”的第四次反“围剿”方针,并于10月26日撤销了毛泽东红一方面军总政委职务。但在朱德、周恩来的正确指挥下,红一方面军采用“诱敌深入”和“大兵团山地伏击战”的方法,取得了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

  在共产国际远东局指示下,1933年9月,李德从上海来到瑞金任红一方面军军事顾问。25日,蒋介石调集约100万兵力,采用“堡垒主义”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五次“围剿”。

  作为共产国际的代表、彻头彻尾的教条主义者、“左”倾冒险主义行动派的李德,一到瑞金就得到了红一方面军的指挥权。1934年1月,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李德任军事顾问。在制定第五次反“围剿”战略时,李德拒不接受毛泽东的正确主张,极力推行“左”倾冒险主义的战略,采取“集中对集中”“堡垒对堡垒”“阵地对阵地”战术应对蒋介石的“堡垒”战法。在“阵地战”完全替代“运动战”的情况下,直接导致1934年4月10日至28日间的广昌决战即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苏区日渐缩小的局面。情况万分危急,红一方面军决定撤离苏区,并就此专请共产国际。6月25日,共产国际同意中央意见。随后,中央成立了由博古、李德、周恩来组成的最高“三人团”,秘密筹划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

  湘西计划

  为推动抗日救国运动和牵制国民党军“围剿”中央苏区的兵力,1934年7月6日,中革军委一边派出红七军团为北上抗日先遣队,出击闽浙皖赣边来分解中央苏区的压力,但没能实现战略意图;一边委托李德“三人团”秘密制定“湘西计划”:于7月23日成立了以任弼时为主席的红六军团军政委员会,密令红六军团西征——到湖南中部发展游击战争,与在湘西一带活动的红三军取得联系,为战略大转移探路,执行侦察任务;同时,向鄂豫皖省委发出指示和训令,指示红二十五军在战情严重时可择机实施战略转移。

  历史验证: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长征起初的目的地是——湘西;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长征路线在“黎平会议”前是沿着红六军团西征路线进军的。

  8月7日,红六军团从江西遂川横石出发西征,侦察、探寻通往湘西的敌情和路径。在突破国民党军“衙前——五斗江和遂川——黄坳”“遂川——七岭”“寒口——广东桥”三道封锁线后,8月11日红六军团进占湖南桂东寨前圩。8月12日,在寨前圩召开的誓师大会上,任弼时向全体红军指战员宣布了红六军团领导机构。随后,红六军团转战汝城田庄圩、资兴滁口、郴县狮子岭、桂阳、新田县城、永州蔡家埠、阳明山、白果市、嘉禾、道县、沱水,在广西灌阳文市——兴安界首突破湘江,进驻西延城(资源)车田。

  这时,中央已派程子华到鄂豫皖苏区任红二十五军军长。

  9月8日,中革军委向红六军团发出“关于今后活动地区及其任务的指示电”:一方面通报“目前敌人企图当我六军团在城步地域及由城步北进时消灭我军”的情况;一方面下达“……六军团行动最可靠的地域即是在城步、绥宁、武冈山地……以后则转移到湘西北地域,并与红二军团在川、贵、湘边境行动的部队取得联络……应规定沿湘、贵边前进路线如下,即绥宁、通道至贵州之锦屏、天柱、玉屏、铜仁转向湘西之凤凰地区前进……六军团即应协同二军团于湘西及湘西北地域发展苏维埃及游击运动,并于凤凰、松桃、乾城、永绥地域建立巩固的根据地……”的行军、战斗任务。9月11日,红六军团进占城步丹口,后在绥宁以东地区侧击湘军失手。同时,湘、桂军主力已进驻绥宁、靖县,欲阻击红六军团北上湘西。根据敌情,红六军团改向城步、绥宁、武冈进军,南袭攻占通道城(县溪镇)。过渠水进占靖县新厂,袭占贵州黄平、锦屏、黎平,强渡清水河、大沙河,攻占瓮安猴场。

  湘军、桂军主力进驻石阡、镇远拦截,以桂、湘、黔军各一部由南向北推进,企图将红六军团消灭在石阡地区。

  10月4日,中革军委电示红六军团:“桂敌向南开动,红三军已占印江,六军团应速向江口前进,无论如何,不得再向西移。”10月7日,红六军团在石阡甘溪同桂军第十九师遭遇,一部被截断,主力转入石阡、余庆、施秉之间 。与此同时,红三军主力由黔东沿梵净山西麓南下接应。

  这时,最高“三人团”“沿着红六军团西征路线,到湘西与红二、六军团汇合,在湘黔边创建新的根据地”的“湘西计划”已经成熟。

  10月10日,中革军委向中央红军下达战略转移命令。于是,8.6万余人中央红军分别从江西瑞金,福建宁化、长汀出发,向于都秘密集结。10月17日,从江西于都南渡贡水长征。

  10月24日,红六军团主力在贵州省印江木黄与红三军会师,完成侦察、探路任务。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10月25日,根据红二、六军团面临的严峻处境,任弼时、萧克、王震就《红二、六军团现状及去南腰界的行动计划》电告周恩来、王稼祥:建议“两军团集中行动”;离开石梁前往酉阳南腰界。10月26日,中革军委致电任弼时、萧克、王震:《关于二、六军团不应合并为一个单位及一起行动的指示》:红二、六军团集中行动是绝对错误的,要求红六军团向规定地区——乾城、凤凰、松桃进军。红二、六军团在四川酉阳南腰界召开庆祝会师大会。10月28日,红二、六军团发动湘西攻势,进击湘军策应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

  至此,红六军团完成了“湘西计划”侦察、探路任务,起到了“中央红军长征先遣队”“中央红军长征先锋队”作用。

  (未完待续)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黎代华)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