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文史湘西 > 刘玉娇|一年难见几回的父亲回家了
刘玉娇|一年难见几回的父亲回家了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2-23 9:38:54 湘西网

  刘玉娇

  我的父亲叫刘志华,今年42岁,是龙山县桂塘镇人大主席。因为工作的关系,十六年来,我一年难见他几回。

  2月7日,父亲回家了。回家时,他拖着疲惫的身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邋遢的胡须一看就知道好久没刮过。

  “娇,我回来了,你妈呢?”不等我回答,有气无力的他接着说,“让我在沙发上躺会儿。”

  “今天妈上上午班。”回答完,我发现父亲今天很不对劲,便问道,“爸,您咋的啦?”

  “不小心摔一跤。”父亲说。

  我将被子往父亲背后一塞,他小心翼翼地往后靠。我心里窃喜:这次应该陪我在家待几天了,要知道,过年他都只陪我们一天。

  从小到大,在我的记忆里,爸爸总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他像一片树叶在我眼前划过,似有若无。听见别人叫“爸爸”,我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孤寂。我只知道,我的父亲是一名乡干部,很忙,他一时在湾塘乡、一时在贾市乡、一时在桂塘镇,总在乡里打转转,一周回来一次是奢侈,一个月回来一次是惯例。他到底在忙哪样的工作,说实在的,我并不知道。日子久了,我也就淡然了。

  于我而言,父亲是生活在手机里的人。为啥?我跟父亲最频繁的交流方式就是打电话、发微信。每次,我都只能隔着冰冷的手机屏幕发着那些不咸不淡的话语,久而久之,父女之间的代沟越来越大。

  在刚过去的春节假期,父亲和我们一大家子吃了一餐团年饭。正月初一,我起床,老爸又不见了,问老妈才知道,他早到桂塘坝去了。原来,老爸昨晚接到电话,说是新型冠状病毒原因,要值班值守。“真是的,大年初一,老爸还没给我压岁钱呢……”我嘴里嘀咕着。

  见爸爸躺着痛苦的样子,我轻轻地摇了摇老爸,“摔得怎么样,要去医院吗?”

  “没事,肋骨有点骨裂,有药。”

  我心里一紧,骨裂还不要紧?我赶紧悄悄走到阳台给妈妈打电话。

  “妈,我爸回来了,骨头破了。你回来一下?”说完,我的眼里有虫子在动。

  后来,我从手机上看到:那天天色已暗,父亲在指挥救护车掉头时不慎跌入身后1.5米深的水沟里,他用仅有的意识继续指挥,等救护车安全离开后才被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他的第8、9根肋骨骨裂,需要安静休养。

  难怪这两天父亲没给我们打电话,我还以为他被隔离了。看着父亲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的头上又多了些许白发……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可是,在家这几天,父亲也不消停,手机时时响,电话一个接一个接、打,工作一件件安排……

  望着这样的父亲,我对他早已没有了先前的埋怨,转而为有这样的父亲而自豪,更觉得父亲是我的榜样。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刘玉娇)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