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文史湘西 > 隆智勇:大年画家(一)
隆智勇:大年画家(一)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8-21 9:2:0 湘西网

  在我的朋友之中,有一个非常特别的人物,举止言行温文尔雅,却有一身的烟酒之气,还有淡淡的墨渍衣皂的味道,确是一个掷地有声的大名人。

  他就是著名画家黄永玉大师题跋的:大年画家。

  十多年前,我的一个好友在长沙邀请了几个很有特色的画家,举办了一个小型的艺术沙龙笔会。我作为爱好者也应邀参加了陪同。在九个画家当中,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其他八位画家都专注地在画自已的画,旁无他物,只有他右手拿着画笔,左手执一杯酒,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在宣纸上刷刷几笔,然后抬起头来,对着画面左看看,右瞄瞄,慢慢地小饮一口酒,在唇舌之间再吸,不知是品酒还是品画,一副陶醉的样子,沉迷在他的世界里。一会儿继续泼墨,涮涮几笔,又停下来,再饮一口,反反复复,一副似荷非荷的荷画跃入眼中,既抽象,又夸张,画面甚是好看,只可惜弯曲的荷杆上只有一只小鸟望天啼呜,不免有点悲凉。这场景不太合谐的画面在向我们述叙什么呢?中国传统的花鸟画,鸟儿都是成双成对的,为何他的画只有一只鸟儿,即使有三只,却有一对在一起,窃窃私语,而另一只在一旁的地方孤独而鸣。望着他勾瘘的背影,我猜他一定有着与其他人不同的生活经历,而隐藏着曲拆的人生故事。我好奇地走到好友身边,问他姓什么?那里的画家?好友告诉我,他是你们湘西州人,姓田,叫田大年。他画画得很好,很有特色,风格突出,廖廖几笔勾勒,表现形式新颖,谎诞怪异,趣味盎然之中暗藏着他对绘画艺术追求的玄机。好友拉着我,走到他画案前。

  “田老师,我给你介绍一个好友,他也是你们湘西人,而且和你是老乡呢。”

  他停下笔,抬起头来,一双眯眯的眼睛看着我,上下打量,微笑地说:“哦,你是凤凰人!在长沙工作?”

  我点点头。他又说:“出来就好!出来见大市面啊,见识多。好呀好呀,精神,标致!喝一杯,我的老乡。”

  他讲的一口湘西话,地道的凤凰腔,有一种久别的亲切感,我也没有必要装着绅士的样讲发音不准的长沙普通话,就用吉首话说:“我不善喝,喝了酒就做不了事,也欣赏不了您的画了,您画您画,晚上陪您喝两杯!”

  他很高兴:“那好!晚上喝,晚上喝。酒是个好东西啊,提神助兴啊!”接着,他又在纸上挥动着画笔,一阵泼墨,画面豁然生动起来。

  大年喜欢画画时喝点酒,但不会醉。画后就不喝了,而是抽烟,一根接一根的抽,好烟差烟他都抽,从不挑剔。抽烟喝酒成了他思考问题的生活习惯。

  那次结识,我们成了好朋友了,他年长我几岁,叫我老弟,我就叫他大年老师,当然有时也叫他老兄。后来彼此断断续续的往来,偶尔见面,总有种难分难舍的感觉。他不时会在深夜里来个电话,问候安好,然后就是邀我去吉首走玩,去他家里,陪他聊天,喝喝酒。

  2011年因工作的原困,我每月有20天左右在吉首,与他见面的机会多了,对他的了解更加全面了。他的人品,艺术成就都让人肃然起敬。湘西州作家协会主席向启军是我多年的密友,为人正直,且非常谦卑,他和大年老师也是好友,他讲起大年来赞口不绝。他告诉我,大年老师是一个非常有艺术成就的人,他是湘西州工艺美术研究所高级工艺美术师,199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了“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1996年被中国工艺美术学学会授予“中国织锦工艺美术大师”称号,连续两届当选为中国第2届和第3届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他创作设计的土家族《双阳雀》背包被选作国礼,由李鹏总理赠送给来我国访问的美国总统老布什,获得了很高荣誉。1986年通过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推荐,湘西州工艺美术作品赴日本展出,他创作的《大八勾》织锦挂毯被日本国立民族学博物馆和日中友好协会收藏。

  大年老师出生凤凰县沱江镇,书香世家。曾祖父田兴奎,字星六,少年被翰林院士熊希龄先生相中,选派到常德优等师范学堂读书,与宋教仁、林伯渠先生同学,而且私交甚好。由于文章出类拨翠,构思新颖,见解独特,深得熊希龄先生赏识,后来又被选派到日本留学。在日本先后参加了中华“同志会”和中国“同盟会”,与黄兴先生是挚友。1903年回国,办教育、提倡新文化运动,后来加入了柳亚子先生创办的《南社》,是南社著名的爱国诗人,被柳亚子先生誉为南社“双田”诗人(田名瑜,凤凰人,是星六先生的学生)。祖父田鹤丹是书法家,父亲田景谦是湘派著名画家,精通木刻版画。大年从小受到家庭薰陶,5岁就跟祖父和父亲学习书画,7岁的时候他画的花鸟被母亲织绣在服饰上,深得绣姑们喜欢,就常有绣姑带着糖果和零食点心上门,哄着他帮她们描画绘景。少时模样长的眉清目秀单纯可爱,小嘴又甜蜜,惹得绣姑们心疼摸着小蛋脸直叫乖乖,幻想着自己有个漂亮的乖女儿与他配对,订个娃娃亲。大年从小就对民族绣花、织锦艺术痴迷,一头扎进这个艺术天地里,走路、吃饭、睡觉做梦都在想,牛羊猫狗,小鱼小虾都是他的朋友,在他的世界里它们会说话,会歌唱,会跳舞。他经常幻觉,这些小小动物朋友从织锦绣品中走出来,在水中游,在空中白云里飞,变化无穷,飞过山川,飞过河流……他把这些场景画在纸上,送给祖父看,问这是为什么?祖父告诉他,那是你的天,你的地,你的世界,是你的喜、怒、哀、乐,是你的人生艺术。他迷茫地望着祖父,望着广阔深邃的天空,祖父要他慢慢地想,总有一天就会明白的。

  这一想就是几十年,这一想就是一辈子。1972年他就安排到凤凰县民族工艺美术厂做设计工作,他有幸接触到了更多的民族工艺美术包括土家织锦,从那些神秘的经纬线交织图案,粗犷奔放纹饰,曲线变化中,方形、棱形、三角形几何图中,由浅入深的变化中探索古老的民族织锦艺术,吸取古老传统的绣花和织锦艺术营养,设计创作出土家族、苗族融合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语言艺术符号。动态的、静态的人与物,鸟与花都成了具象、抽象、夸张、变形艺术,传统的、古典的、现代的、反现代的各种艺术表现形式都为他所用,推陈出新。王国维、张择端、张大千、李可染、黄永玉、达芬奇、米开罗、梵高、莫奈、毕加索画作流派,美学思想,他都细嚼慢咽,而且口味极好,从不挑食,精髓一律吸收,成为他艺术生命营养的一部分。

  大年的画用笔大胆,线条、泼墨块面结合,浓墨重彩,看似简单,却充满变化造形之美,时间与空间,无数的散点都聚焦在立体的透视之中,比如《红梅》突破了传统国画平面效果,透视出无限的空间,丰富了色彩变化的层次。《荷语》泼墨狂野,色彩鲜艳,形式自由奔放,表现的是一种自然无限境界。长幅织锦《百鸟朝凤》、《莲花》、《大刺称勾花》、《凤凰戏珠》一系列作品变形魔幻,突破传统造形,表现了织锦艺术多元化新的形式。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对大年创作的织锦西兰卡普非常欣赏,喜欢他的传统与创新,对这个凤凰小老乡对艺术执着探索精神大加称赞,给予大年很多指教,使他受益终身。黄老先生说,西兰卡普艺术是来自宇寰神秘符号,大年是巫师,黄老先生搞装璜、办画展、布置厅堂喜欢用上大年设计的西兰卡普作为点缀,以增加其环境场景艺术感染魅力。张汀先生对大年的西兰卡普和画作爱不择手,说西兰卡普织锦是民族瑰宝,并挥毫提字“植根芳苑”以予赞杨。

  正当大年艺术创作如日中天,事业进入巅峰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厄运向他家袭来。1992年他的爱妻邱小玲被医院诊断出癌症,而且到了晚期。厄汛如晴天劈雷,大年几乎倒下了。他不能没有邱小玲,邱小玲是他生命一部分,是他一生的倦恋。

  邱小玲也是凤凰人,小大年6岁,在凤凰沱江镇是一位才女。少年时大年就听说南华门北正街有位很漂亮会写文章的女子,叫邱小玲,是文昌阁学堂一枝小花。邱小玲也晓得南门口有一位画画得好的少年,叫田大年,小名叫凤雏。有一晚大年梦见一只红冠轻歌曼舞的小公鸡,就把它画了下来,父亲一见就说,这不像小公鸡,很像漂亮的俏皮的小凤雏,你和它一个样子,干脆你也叫小凤雏好了。凤雏就是少年大年的萌号。凤凰是对神鸟,沱江岸边南华山上古树苍天,传说有祥瑞绛木,紫气缭绕梧桐,有对金色的凤凰就栖息在树上,太阳出来的时候,凤凰就张开翅膀,引颈啼鸣,五彩羽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化作五彩祥云,光茫普照大地,沱江两岸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丁兴旺,安居乐业。祖辈都说是凤凰神鸟护佑的,带来的平安吉祥。人们就开始朝拜凤凰,歌领凤凰,跳凤凰舞蹈,祭祀凤凰,后来就有了凤凰美名,凤凰艺术。大年是凤,小玲是凰,他们心心相印,互生羡慕,都生活在南华山下,同在一城,却像隔的很远很远,没有机会见面。在那个论家庭出生的年代,人分“三、六、九等”,大年的家庭成份是“革”命的对象,邱小玲家庭成份也很高,都是下三等的子女,他们双方家庭日子过的艰难,精神压抑,自卑而惶恐,谈情说爱都是妄想。即使想见对方,也不敢见面,所以他们都把一切的精力放在学习上,韬光养晦,积累知识和技能,相信总有一天拨开乌云见太阳。凤求凰,凰恋凤,南华山下他们神交以往。1979年又一个春天来了,他们终于见面了,恋爱了,结婚了。他们都栖息在文学艺术这棵梧桐树上,彼此恩爱,相爱他们共同的事业,同事们都说他们是凤凰之恋,天作之合。爱情滋润着他们创作,婚后邱小玲散文、小说写作阀门被打开,创作如活活奔腾不息的流水,她写了五十多万字的散文、报告文学、杂记、短篇小说。1989年邱小玲调到湘西州委宣传部以后,又连续写了《野女》、《野盘傩》两部长篇小说。她的创作激情一发不可收拾,她要把过去失去的时间追回来,拼命的工作,写作,虽是女儿身,却是男儿心,像男子汉一样倔强好胜,是个女强人。大年虽是男儿,心柔如水,待人谦卑礼让,极像一个温和女人。他们一柔一钢,大年以柔克钢,小玲以钢炼柔,至柔至美。小玲重口味,好辛辣鲜晕,他就为她做,不会做就看书做;小玲爱吃酸甜香脆水果,大年就买,生活上对她精心照顾;小玲委屈了,生气了,他就像兄长一样开导她,给她讲故事,讲笑话;困了累了,就要她休息,把热水烧好,为她洗热水脚;冷了为她加衣,热了为她摇扇纳凉。邱小玲写作时经常忘记吃饭,他就把饭菜送到她案桌上,劝她吃饭;忘记休息睡觉,他就把她扶到床上,盖好被子才轻脚轻手离去,尽一个好丈夫的责任。邱小玲开玩笑地说大年是个“好妻子”,自己是个大老爷、“相公”,是天老爷喝醉酒了,把他们俩性别搞错了,大年就嘿嘿地笑,说,没弄错!没弄错!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应该做的,我有这么一个漂亮又能干的老婆,是我的福气呀,应该感谢天老爷。邱小玲撒娇地说:“你捧老婆呀。”

  大年就满意地说:“老婆就是拿来捧的嘛,拿来爱的嘛!”

  邱小玲也非常心疼大年,脾气虽钢心很温柔。大年应酬多,少不了喝酒,她就要他少喝,应酬前都要为大年热杯牛奶,温温胃,回家后都要为大年倒杯热红茶,解解酒。大年外出考察、写生,她都要为他备好食物和茶水,说他肠胃不好,在家为他做好香菇炖排骨,煲上一锅红枣枸杞粥,等他回来,一起分享家庭的温馨生活。 (待 续)

  .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隆智勇)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