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文史湘西 > 与老友乐话《人生乐在相知心》
与老友乐话《人生乐在相知心》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7-10 10:18:4 湘西网

 侯自佳新作《人生乐在相知心》封面 石 健 摄

  当今,许多青年作家写书呈现“速战速决”的状态,而许多中老年作家写书则习惯“慢步行走”,可我写这本书竟是“不快也不慢”,仅花了两年光景,即写成了《人生乐在相知心》(2017年出版),记录了自己涉足文坛半个世纪与诸多知名作家、编辑家、艺术家交往的真诚友情。

  书出版之后,陆续接到许多老朋友的电话:韩棕树、贺振扬、李华章、谭士珍、刘福林、陈第雄、海天、彭其芳、宋永清、向启军等等,他们一致称赞这是一本很有文史价值的书,特别是每篇文章后面附录一封被写者致我的书信影印手迹,称这种写法很有创意,资料很是珍贵。其实,早在当初写作与文友们联系时就得到了这种称许,而今此书出版后,给他们各赠寄样书,他们看后又发声称赞,我心里非常高兴。可我却回答老朋友们说:“你们过奖了,我只是用文字的形式表达我与诸位几十年来相交的真诚友情,这是人生中最珍贵的精神财富,值得永远留念……”

  后来又得到湖南文学界一位权威文学评论家的赞扬,让我激动万分。今年4月12日早上,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原副主席胡良桂打电话给我,他高兴地说:“侯主席,我刚收到你寄来的《人生乐在相知心》这本书,真没想到,你年逾‘古稀’,还能有这样的激情写出这样的好书,让人敬佩啊……”

  85岁高龄的老作家谭士珍反复谈论这本书,说这是很有文史价值的一部好书……

  然而,时至今日,尚未听到诸多文友对这本书封面上那幅彩照“辛女庵秋景”发表议论,只是春节后,怀化作家、我的苗家兄弟宋永清来我家做客取书时,作了非常精简的评论,他说这本书封面上那幅彩照“辛女庵秋景”是一幅古老文明与现代文明相融合的圣堂之图……我知道他从文联与作协主席位置上退下之后,不仅在努力搞文学创作,还在努力从事书画艺术创作,他的书法很受人青睐,可以说他身上具有丰富的文艺细胞,他对“辛女庵秋景”的评论是客观的,中肯的。

  前些时候,我从长沙学习回来,因右脚下楼梯不慎扭伤,住院一周治疗未愈,出院请岩头河名草医张光林在家用草药治疗,我的文化老搭档,苗族摄影家石源力得知后,竟然扛着一个约二三十斤重的大西瓜来家里探望,我甚为感动,因为我们好久没见面了,于是,我从书房取出一本新书《人生乐在相知心》签了名很郑重地送给了他。他拿在手里,双眸朝着封面上那幅彩照“辛女庵秋景”久久痴凝不语。我疑惑地说:“看样子,你好像还不知道那幅照片是你拍摄的呢!“他仍然不语。沉默了好一阵子,才笑笑说:“哎呀,我这个人记性丑,早已将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只觉得这幅彩照很让人寻思、品味……”我立刻回应道:“你说得对呀!正因为这幅彩照文化内涵很深,我才将它作为这本书的封面!”

  这幅彩照是1999年金秋拍摄的。那是一个秋高气爽、风和日丽的日子,我邀石源力去我的家乡辛女村拍照,因为我的长篇小说《荒村》是以辛女村的自然环境与历史变迁为背景的故事,其中多次写到辛女庵,很想拍到一幅很有文化内涵的彩照作该小说出版时的封面图片。于是,我们选择了这个镜头“辛女庵秋景”,这座千年古庵巍然挺立着,有荫荫绿树与黄灿灿的稻草树陪衬,旁边有一杆隐隐约约见着的电杆树,整幅画面圣洁、肃穆、幽雅……可是出版社已另行设计封面,所以我将这张彩照好好地收藏起来,待将来出版新书时能够派上用场。

  时隔17年,我的新作《人生乐在相知心》由我自己设计封面,旧照终于派上了用场。石源力问我为何要将他拍摄的“辛女庵秋景”作为封面?

  我说是因我对家乡的“辛女庵”情有独钟。1951年下半年中国共产党的土改工作队进村后,将“辛女庵”改成“侯家村初级小学”,这年秋收后的9月初,年刚9岁的我正逢上好世道,在这里入学,启蒙,从此,我便在党的阳光雨露哺育下成长,并从这里起步,走出了辛女庵,去外地求学,工作,并长期坚持业余文学创作,成了一名中国作协会员,可我没有忘记自己的出生地———盘瓠故园辛女村,还有那读书启蒙的辛女庵,因此,我在内心宣誓:我永远是盘瓠故园里的一名乡土作家。“ 盘瓠和辛女的传说”赋予了我文学创作的灵感,才使我拥有500多万字的作品,这是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岂能不让我对故乡———盘瓠故园与启蒙读书的庵堂,怀着深深的情意对其感恩呢?

  听我道出心中情意,石源力连声说好。

  接下来,我换了话题,向石源力介绍说:“伙计,你知道不,为我新作作序的是个大人物———省政协副主席,省文联主席欧阳斌,书里所写的文朋诗友,都是国家级作家、艺术家以及资深高级编辑家,他们与我长期有书信交往,所写的全是真人真事真情,写成后都寄去让他们审查认可(除了谢世者)或让他们修订,这是我对朋友与老师的尊重。我这个人就是这么耿直,向来重情重义,书里所写的文友与老师哪怕他曾经帮助过我纵然只是星星点点,或许是在某个方面表达过支持、鼓励的只言片语,我都非常珍视,铭记于心,所以,即使没有写成单篇文章,可在‘后记’里都进行了表述,指名道姓或笼统致谢,不忘情,不忘恩,这是我这个苗族作家的本性———但我始终认为所有立命于世的人都应该如此!”

  石源力说:“我俩相交三十多年,如今你已年逾‘古稀’,我也年过‘花甲’,你出书时还想到我,将那张老照片翻出刊印在这本书的封面上,我非常感激,是你将我这张老照片复制而转送给了这本书里有姓有名的三十多位名家,我跟着你沾上了光彩呢!”

  与老朋友们虽然是无章无序地闲聊《人生乐在相知心》,但很开心,很舒坦,像喝了一杯甜甜的美酒。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侯自佳)
(编辑:李孟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