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文史湘西 > 老司城|土家族文化的典藏
老司城|土家族文化的典藏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4-10 9:49:22 湘西网

53109

桃花流水春意浓 本图由芙蓉镇景点圈提供

  老司城,位于永顺县城以东19.5公里的灵溪河畔,地属灵溪镇司城村。老司城是历史上土司统治时期中国西南地区土家族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是研究土司文化、土家族历史文化的活化石。2015年7月,老司城遗址与湖北唐崖土司城遗址和贵州海龙屯遗址被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在老司城,我们发现遗址的开发中具有丰富的可依托资源,即老司城周边社区居民所承载的民俗资源、民居资源、饮食资源、民间艺术资源等,这些资源优化与呈现,可促进老司城在遗址开发的过程中,丰富相关产品,提升体验质量,有助于构建老司城丰富多元、层次清晰、类型多样的产品体系。

  老司城的民居建筑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吊脚楼是其代表建筑,顺山势自由分布,体现崇尚自然、遵循自然的原则。吊脚楼式建筑集约用地,排水和供暖设施科学合理,能够满足当地居民日常生活需要。这些建筑多与石刻题名、古栈道等相映成趣,使得建筑具有人文气息和文化内涵。同时,建筑材料就地取材,将民居与自然和谐统一,体现尊重自然、因地制宜、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理念。遗址资源与民居建筑的结合,承载古朴厚重的民族文化,在遗址开发中,老司城周边民居成为直接反映其历史、地理、文化、生活的重要载体。

  老司城附有丰富的神话传说。老司城遗址流传着许多的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神话故事有《八部大王的传说》《张古老补天李古老补地》等,关于自然山水的神话故事有《三角岩》《仙人洞的传说》《观音挥鞭自生桥》、《神仙打眼的传说》等,民间故事有《卡尼昭昭》《土家姑娘与白果雀》《土家后生与田螺姑娘》等,历史故事有《溪州铜柱的传说》《土家族提前过年的传说》等,当地历史名人故事有《热其巴》、《科洞毛人》《努力嘎巴》《向老倌人》等,此外还有道教及其他故事传说,如《张天仁道师赶尸》《土老司斗金蟾》等,这些故事和传说是当地文化生活和精神价值的体现,通过遗址开发,可通过剧场演绎等形式,将这些神话、故事、传说进行活化,从而真正体现独具特色的老司城文化。

  老司城蕴含精彩的文化艺术。管弦声乐,如有许多流传至今的湘西古溪州民间小调,即是对老司城的歌颂和赞美,体现着当地居民对老司城的文化记忆和情感依托。诗词歌赋。如清代文人彭勇行的《长官旧衙》《竹王祠》《南渭州》、《凉热洞》,彭施铎的《溪州竹枝词》,唐仁汇的《铜柱竹枝词》,以及其他的文学作品。这些诗词歌赋中,内含对老司城及周边生活景象、民俗文化的描述,成为记载老司城文化的历史见证,为老司城文化活化和遗址开发提供史料依据。在遗址开发的过程中,可将这些诗词歌赋与民居建筑、演绎产品等融合,多方面呈现老司城文化特色。族谱文化。较具代表性的有《彭氏族谱》《王氏族谱》《向氏族谱》等,为家族文化、宗族文化的活化与呈现提供依据。与此相关的还有祭祖仪式等。节庆文化。老司城及周边文化以土家族文化为主要特色,土家族节日有“过赶年”、清明节扫墓六月六“晒龙袍”、七月十五过“月半”节、中秋节“开天门”等节日。节庆主题多为祭祖,礼仪形式有摆手舞等,通过祭祀、歌舞等活动传承土家族文化。在遗址开发的过程中,尤其注重这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

53110

老司城民居

  老司城的发展历史影响也是厚重悠远。历史人物主要包括原土著首领吴著冲,英雄人物向老倌人、田好汉,以及科洞毛人和鲁力嘎巴等。体现老司城及当地居民的文化传承和精神价值。

  历史事件。关于古溪州的重大历史事件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溪州之战及溪州铜柱;另一个是永保土兵被朝廷征调赴江浙沿海抗倭。通过文化活化和产品开发,可以通过演绎的形式,展现老司城历史文化。

  宗教文化。主要有道教文化(如“神仙打眼”)、佛教文化(如“观音挥鞭”),此外,老司城当地居民有土王崇拜和巫文化(如“土司王惩治飞雅角”)。

  特产美食。主要有湘西特色美食“土家三下锅”和土家特色美食“泡椒大鱼泡”、“红油冬笋金针菇”、“酸辣肥牛”等。

  土家族服饰习俗。如男子的三幅围裙,女子的“露水衣”和“响铃群”,儿童的春秋“紫金冠”、夏季“冬瓜圈”、冬季“狗头帽”等。可开发成为老司城特色商品和特色纪念品。

  土家族饮食习俗。土家族传统菜肴在口味上注重酸辣,代表有“合渣菜”、土家腊肉、社饭等。土家族人喜饮酒,酒类较多,如五谷杂粮酒、葛根酒、药材酒等,这些特色酒可开发成特色商品,引致文化消费,也可对酿酒工艺进行开发,形成工业旅游产品。茶是土家族人生活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日常生活和待客用茶有凉水甜酒茶、凉水蜂蜜茶、糊米茶、姜汤茶、锅巴茶、绿茶、灯笼果茶、老叶茶、茶果茶等。

  土家族居住习俗。传统民居主要有茅草屋、土砖瓦屋、木架板壁屋、转脚楼四种类型,体现土家族人生活和智慧,对现存的土家族民居进行美化和提升,能够形成主题化、特色化的产品和吸引物。

  老司城的民族工艺精致而多样。较具代表性的有土家族挑花工艺、芙蓉镇土家族竹编、土家草鞋、烘笼(土家族人的御寒工具)、竹编工艺、永顺雕刻、土家男人“三件宝”、土家绣花鞋垫、土家织锦、土家刺绣、土家绣花布鞋、土家手工布鞋等,开发成为老司城特色商品。

  在所列资源中,有许多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有土家族摆手舞、土家族毛古斯舞、土家族打溜子、土家年、土家族梯玛歌、土家族哭嫁歌、土家族咚咚喹、土家族吊脚楼营造技艺、酉水船工号子、土家族织锦技艺等,湖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有竹编技艺、湘西土陶制作技艺、塔卧石雕、湘西木雕等。

  此外,老司城遗址及其周边地质地貌也构成遗址开发可利用的重要因素,如高低起伏的山地河谷、蜿蜒而过的灵溪河、秀美的山地景观、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资源等,这些景观层次清晰、线条柔和、景色秀丽,与老司城古朴多元的文化融合,形成别具特色的山、水、城风景线。

53111

祖师殿

  老司城遗址及其周边文化遗存具有较强的特色性、延续性和融合性,通过文化活化和产品开发,能够多角度、多类型、多视角地呈现老司城的历史文化、民俗文化、建筑文化、宗教文化、家族文化等,通过遗址开发,实现其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科考价值、审美价值等,进而带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

  当地居民对遗址开发的态度,也是不可或缺的依托资源。我们走访了老司城周边的100位当地居民,调查其对老司城遗址开发的态度。其中87人表示非常支持遗址开发,其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遗址开发后,居民可以避免外出务工,在家乡即可找到相关工作,能够就近就业;二是遗址开发后,会加强当地的道路、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居民的生活条件和基础设施;三是遗址开发后,居民的房屋、田地等可能升值,居民可在此中获益。由此看来,当地居民支持遗址开发与发展的主要原因是希望遗址开发能够给当地居民带来切实收益。5人表示不支持遗址开发,原因是进行遗址开发后,当地的经济社会环境可能像其他一些地区一样,物价上涨、交通拥堵、客满为患,影响当地人的正常生活,对这5人的家庭背景分析发现,有4人在灵溪镇有自己的小店,生活水平处于当地中上水平,因此可知,其对从遗址发展中追求经济利益的积极性不高,因而更关注自己的生活是否因为遗址开发而产生不利影响,8人表示老司城遗址开发与否对自己影响较小,静观其变,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家庭与老司城遗址的距离相对较远,即使进行遗址开发,自己也没有特色民居等,拆迁工作基本不会牵涉到他们家,他们在遗址开发中的收益相对有限。由此可知,多数居民支持老司城遗址开发,认为其在遗址开发和遗址发展中能够受益,少数居民对老司城遗址开发的认知不清,认为遗址开发对其影响有限,故而持漠视态度。这就要求,在遗址开发中,政府应当充分考虑当地居民的利益,使其在遗址开发中获益,进而将其转化为老司城遗址开发的积极力量。

  当地居民以多角度参与老司城遗址开发与发展。我们走访了老司城周边的30户当地居民,调查其参与老司城遗址开发与发展的可能方式。这些居民为土家族居民,且多为司城村居民,其均有参与遗址发展、实现就近就业、增加家庭收入的期盼,就其参与遗址开发与发展的方式,可归结以下类型:一是可进入开发后的景区和周边力所能及的工作岗位,如承担保洁、安全、讲解等工作;二是所处位置条件较好的家庭,希望能够开个小店铺或小饭馆,针对游客提供产品和服务;三是歌舞能力突出的居民,认为如果有相关的表演工作的话,他们可以作为演员;四是手工灵巧的妇女,他们认为自己可以在闲时做一些鞋帽、刺绣等生活品和艺术品,可以卖给旅游者。居民在谈起参与老司城遗址开发和旅游发展的方式时,表现出了较高的积极性,令人欣喜的是,大部分居民可根据自己的能力、优势和特长,说出自己参与老司城遗址开发与发展的方式。可见,当地居民对老司城遗址开发具有较高的期待,也希望通过参与老司城发展而发家致富。

53112

土家族居民生活原貌

  我们走访了老司城周边的当地居民,调查其自觉维护老司城品牌和形象的意愿。在调查访谈的过程中,主要分为以下问题,并获得相应的访谈结论:问题一是能否自觉履行文物保护的义务,人们认为老司城是当地历史的记载,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同时,也是当地的品牌,自身有义务投入到文物保护工作中;问题二是能否自觉参与到当地环境治理的行动中,人们认为,治理环境不仅是为了发展旅游,更是改善自身生活环境的好事,自然会参与和配合环境治理工作;问题三是能否配合政府在遗址开发中的统一协调工作,如风貌改造、拆迁工程等,居民认为,愿意配合政府统一工作,但前提是政府需保障和照顾当地居民的切身利益;问题四是会否为老司城品牌感到自豪,得到的结论较为一致,老司城是湘西州重要的文化品牌,司城村及周边居民自然为其感到骄傲和自豪;问题五是在遗址开发与发展的过程中能否自觉维护老司城品牌和形象,居民认为只有具有良好的品牌和形象,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老司城观光和旅游,当地居民才能在遗址发展中获得工作和收入,同时,自己也更加“有面子”,因而愿意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自觉维护老司城品牌和形象。

  通过多方面调查可知,老司城具有极为丰富的文化资源,包括遗址地的基底资源和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可依托的其他资源,其均能构成老司城遗址开发的资源基础和主题特色,当地居民对老司城遗址开发和发展具有较高的积极性,期待能够参与老司城开发建设工作中,人们利用自身的优势、特长和能力,基本能够实现人尽其才,同时,当地居民为老司城而感到骄傲,进而自觉加入到文物保护、环境治理、优化形象等方面的行动中。

  (本组图片由 老司城遗址管理处 提供)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刘旭)
(编辑:李孟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