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文史湘西 > 王淇生:老司城儿女英雄传
王淇生:老司城儿女英雄传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3-22 11:10:23 湘西网

  爱屋及乌

  大东亚“万金”株式会社(日本把股份称株,即股份公司)的大厅里,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只见彭翼北手持竹蜻蜓玩具优哉游哉走了过来……

  大厅墙上张贴着日本女优、朝鲜歌妓的裸照、成人漫画等。舞台上,东瀛、朝鲜艺妓们,身着透明薄纱,轻歌曼舞,充满浓郁诱惑色情意味。

  这个“万金”会社,实际上是严嵩党羽与东瀛不法商人合资开设的股份商号。商行左边是“收购本地特产”;右边货柜贩卖的是加工生产出来的各种洋货:洋烟、洋油、洋火、洋布、洋钉、洋蜡、洋碱、洋漆,等等,应有尽有。真可谓:左边的一筐草变成右边的一筐宝!明显看出东洋人如此不公平的贸易掠夺……

  在此闲逛的彭翼北被飘来的歌声所吸引,他侧身发现———“万金”商行当铺前面有两个歌妓正在此载歌载舞。先是性感的高丽歌妓领唱,继而另一个长相清纯、天生甜美歌喉的东瀛歌女转换为流行性曲。歌声遥相呼应,如痴如醉。

  只见那几个之前在集镇上卖假药的王直和他的两个侄儿,正带着几幅画品来到柜台前,那个歌喉甜美的女子便停下来接待他们。只见姑娘忽闪着那双纯洁得像泉水般的眼睛,似乎是唱着问候的:“是你让我渴望,是你让我等待,渴望客官您的光临,请问贵客来自何方?”

  王直:“我乃皖南人士,这是我的两个侄儿王煎、王熬,咱有几幅画典卖。”

  姑娘接过画品:“哟,叔侄几个真有头脑,参加科举还不忘经商理财?”说着,姑娘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彭翼北望着望着,眼前不断闪现昨晚上的“梦中女孩”……

  王直:“姑娘,如今这世上,中了科举不就是为了把官当吗,当官就会发财。如果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呢。”

  姑娘笑了笑:“看来你们明白事理,不知懂不懂字画古董其中之奥秘……”

  王熬:“姑娘你说这古董,咱也不懂,只知道急于变现要去疏通科举关节。”

  那姑娘正欲鉴别递过来的“古字画”品相,忽然被眼前所吸引———那个手持竹蜻蜓的少年彭翼北,正在将上方安装扇叶的木棍置入竹管里,而扇叶下方棍子用绳子缠绕着,并从竹管中心孔中透出,他用力一拉扯绳索,竹蜻蜓便有了惯性,迅速盘旋着飞向空中……

  彭翼北得意洋洋,尤其是腋下夹的“册子”引起了她的特别关注,但表面上看仍毫不在意地忙乎着眼前的生意,实则用余光注视着彭翼北的一举一动……

  彭翼北眼前不断地闪回:这姑娘貌似他梦中救过的那个“落洞新娘”?

  姑娘:“好,客官,咱们成交!这画收下了,喏,这是纹银十两。”她三言两语地迅速将王直叔侄打发走了,说罢转身朝少年翼北问道:“你是?……”

  “我就是我,玉树临风、不一样的烟火。”翼北神秘地回答道。

  彭翼北的回答似乎唤起了姑娘的情景回忆:“哦,原来是你哟?”

  “是我,是我,还是我……”彭翼北望着墙上的两幅画感慨地说,“纨扇和仕女是历代画家心里最理想的搭配。唐寅的《秋风纨扇图》和东瀛画家喜多川歌麿的《三美图》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仕女与纨扇作为艺术描绘对象。小小纨扇,可以让‘班姬行中道之怨,江淹行零落之诗’。妙哉、妙哉,妙在其中也!”

  姑娘:“公子眼力不错。小小纨扇,可以让唐伯虎着意描摹,让喜多川歌麿铺陈笔墨。纨扇和仕女纵酒放歌,顾影自怜。”

  彭翼北:“画家毫不吝啬自己的笔墨线条,把关注和爱怜的感情投向命若飘萍的歌妓伶人,借‘乱红飞过秋千去’的物哀之感抒写出画家对自己人生际遇的感慨。他们用最细腻传神的笔触,生动地刻画出人物的心理。灯下醉眼相看,歌妓与自己,皆如美丽而脆弱的蝴蝶,易逝,似幻似真,就是庄周在世也不能分辨。”

  姑娘:“公子有品位,小女子我不得不在此高歌一曲‘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甜美的歌声令人筋酥骨软,让少年欲罢不能。

  趁着翼北痴迷专注,一个小偷模样的青年突然从姑娘身后窜出,将姑娘刚收购的画作抢走,强拉强扯之中差一点将姑娘绊倒……

  说时迟,那时快,彭翼北手中的竹蜻蜓“扑哧”一声,扇叶从顶端旋即飞出———犹如“螳螂弹射捕食”之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盗抢者的裤裆勾住,小偷一头栽倒在地……

  彭翼北拉紧了长绳,大声道:“还跑?再跑,就废了你的子子孙孙!”

  小偷一看插在裤裆下的扇叶,连连求饶,赶忙将东西交了出来。

  当彭翼北将物品送还给姑娘时,小偷趁机溜走了……

  而这时彭翼北的目光投注在了姑娘的身上,尤其是她那一对甜甜的酒窝……

  姑娘羡慕地说:“看不出你这么瘦小,还真有两下子呀!”

  彭翼北得意地挥臂示意肌肉:“我呀,穿衣显痩,脱衣有肉!”他随手欲将手中的那本“考生花名册”插向姑娘胸口……

  姑娘眼前一亮:“你这……典当吗?”

  彭翼北条件反射般地将册子收回,故作镇定地说:“哦,不,不!爱屋及乌,女菩萨,你这幅画不错,可转卖给我吗?”

  “公子好眼力,这幅画就叫‘爱屋及乌’,是因为爱这个屋子,也爱那屋顶上的乌鸦。寓意爱一个人而连带地关爱与他有关系的人或物。‘爱屋及乌’乃‘爱人及物’也。”

  彭翼北:“这不是刚才花了十两银子收购的吗?”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咱们会社有规定,得看买家识不识货,不同的人,不同的价!”姑娘答道。

  “哦。”彭翼北爽快地说,“这几幅我全包了?”

  姑娘:“哟,公子还真有艺术品味,这可是江南‘风流才子’书画名家唐寅唐伯虎的大作,呵呵……”

  彭翼北:“小姐,如果你能在这上面签个名就更好了?”

  姑娘:“您是要唐伯虎的签名吗?可不巧唐大师不在……”

  “不,不!”彭翼北摇摇头说:“是想请女菩萨,您在这上面签个名。”

  “我?”姑娘疑惑地问:“让我签名?”

  “嗯。”翼北调皮地点点头,“可以吗?”

  姑娘:“当然可以,不过……我只是会社的伙计,管用吗?”

  彭翼北:“太管用了,你的签名比任何文人墨客的签名更有价值。”

  “为什么?”姑娘忽闪着大眼,疑惑不解。

  “因为……我喜欢!”

  “对不起,咱们会社有规定,艺术品上面不能乱涂乱画。”姑娘深表遗憾。

  彭翼北急了,慌乱地拿出考生花名册:“那,那你就签在这上面吧!”说着,从砚台上将毛笔递给了她。

  姑娘接过毛笔,望着册子一时没了主意:“那,那写什么好呢?”

  彭翼北:“随便,只要写上您的大名就可以了。”

  姑娘又问:“中文的还是外语的?”

  彭翼北:“难道你还会外语?”

  “嗯。”姑娘点了点头。

  彭翼北:“东洋话、西洋语什么都行,只要是你的签名?”

  “哦”姑娘想了想,随即就在彭翼北伸过来的衣袖上签下个数字:2。

  彭翼北左看右看,不解地问:“这2,是外语吗?”

  “阿拉伯语呀,呵呵……”姑娘又发出那熟悉的银铃般的笑声。

  彭翼北更疑惑地问:“哪这2,又是何意?”

  姑娘指了指胸前。彭翼北一看,挂在她胸前的工作牌编号就是“2”。

  姑娘:“这个‘2’,它完全可以代表我了,嘻嘻。”

  “耶,真是巧了,我也排行老二!”彭翼北沉溺于其中,不能自拔……

  正当他俩聊得开心之时,几个官员带着一群朝鲜歌妓急匆匆走过柜台。这正是严嵩、赵文华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会社贵宾室……

  一个老板模样的见姑娘与其谈得热乎,便过来耳语几句,示意她离开。

  欲走之时,姑娘招呼道:“公子,老板找我有事,咱们只好再见罗!”

  望着姑娘离去背影,再看看册子签上的“2”,他忽然幡然大悟:“呃,这2美女,今后怎么能找到你?”

  大厅内人声鼎沸,姑娘茫然回首:“什么‘2’……是接头暗号吗?”

  “幸福———满满的。”

  “爱意———浓浓的!”

  彭翼北大声地说:“暗号答对。2美女,你还没告诉我,你究竟叫什么名字呢?”

  姑娘回答道:“我叫———京子!你呢,你叫什么?”

  “我呀,玉树临风彭翼北!”他显然没听清对方姓名,“什么京、什么子呀?”

  她再次大转身回头,一笑百媚生,“京城的京,傻小子的子!”

  “京子,呵呵……”彭翼北边走边回味着,沉浸在梦幻之中。

  忽然一个端盘子姑娘过来,一不小心撞了个满怀,彭翼北大惊,如梦初醒。

  彭翼北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喃喃地说:“你逃不过我的手掌心!老子一定要逮到你!”

  外表艳丽的木下京子身上,不时散发着妩媚柔情和成熟女性的魅力,这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此次一面之缘,让烟火少年翼北便飞蛾扑火般落入温柔陷阱,岂不知她正是利用美貌和性感引诱获取秘密的东瀛女间谍。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王淇生)
(编辑:李孟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