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文史湘西 > 王淇生:老司城儿女英雄传
王淇生:老司城儿女英雄传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3-14 10:23:18 湘西网

  科场风云

  王村大码头是西南的门户和交通枢纽,不论水旱两道,去老司城还是到永顺府衙,都必须途经此地。沿码头石级而上,门楼的两侧站满官兵,牌坊上“永顺贡院科考登记”的横幅格外醒目。

  摩肩接踵、人声鼎沸,可见考生们正在大院门口的“登记处”填表登记———

  大门上的巨匾刻着“贡院”两个大字。官兵正堵在大门口盘查各位科举考生,此刻举子们正在此排队报名待查。

  只见彭翼南、金凤、天骄,还有手持竹蜻蜓的翼北带着“啸天”犬走了过来……

  彭翼北:“哟,这么多人都围在这里,是哪家嫁女还是娶媳妇?”

  彭金凤:“你没看大门上张贴的,‘贡院禁地 闲人免入’……”

  张天骄:“不是考生举子,任何闲人不得进入这里。”

  彭翼南:“咱不是闲人,是仙人。参考咱不行,来捣个乱还不行吗?”

  彭翼北:“那要看你怎么捣法儿了,走……”说罢,大步流星走上前去。

  守门官兵气势汹汹地喊着:“排队!站好!凡参加科举的都必须接受盘查,各位举子的身份,需首先在此一一确认!”

  彭翼北叨唠道:“犯得着这么凶吗?”

  守门官兵忽然发现他手中所持竹蜻蜓,疑惑地问:“暗器?”

  “非也,此乃孩童玩具也。”彭翼北说罢,手一拉绳头,竹蜻蜓便飞向了空中……

  大家在官兵的阻拦之下,只得依次排队接受“安检”,一个个地通过……

  贡院大门口排队的考生中,那个朱厚熜尤为眼熟,一些人正在此议论———

  考生甲:“听说这负责科举资格查验的,都是京城国子监严祭酒派来的人,一个姓方,一个姓钱……”

  考生乙:“哦,这钱姓不就是‘孔方兄’,而铜钱外形都是外圆内方、圆形方孔。那这哥俩儿的姓氏加在一起,不都是些要钱的鬼呀!”

  只见一名相貌英俊的青年正在此搜身查验,这吸引了彭翼南、彭翼北、金凤、天骄以及微服少王爷朱厚熜的目光,人群都将注意力投注在这位考生的身上。

  只见那姓方的查验官拿出两本登记册子,封皮一黄一白,在盘问那壮汉后说:“愿意拜在我们严大人门下的,交五两银子,将名字登记在黄皮本上;不愿拜者,就将名字写在这白皮本上。”

  壮汉故作糊涂地:“严大人是谁,我都不认识,叫我怎么拜他呀?”

  姓钱的查验官讥讽道:“不知道严大人,居然也敢来官场混!我们严大人乃德高望重的京城国子监的祭酒、此次科举的钦差大人。你若拜在他的门下,包你仕途亨通、前程似锦。”

  壮汉:“倘若我不拜他,又将如何?”

  方姓查验官打量他一番:“看你一表人才,给你交个底:名字写在这白皮本上,别说做不到官,恐怕连性命都难保。”

  壮汉不屑一顾,豪气地说:“好,拿笔来!”

  钱姓查验官将笔递给他,然后又将那黄皮本也送到他面前———

  壮汉却将另一白皮本拿起,翻开一看:“呃,怎么这上面竟无人登记?”

  方姓查验官:“没吃豹子胆,谁敢在这个本本上留名?!”

  “那我就是那吃了豹子胆的!”话音未落,壮汉便在白色封皮本上刷刷写下几个大字,哈哈一笑,顺手将笔抛向空中后潇洒自如地翻身上马,闯了进去……

  方、钱查验官愣住并不想去追赶,摇摇头相视一笑:“真还有不信邪的!”

  钱姓查验官拿起那白皮本,照本念道:“桂西汉子———虢猛成!”

  “虢猛成?”一旁观看的彭金凤不由羡慕,说:“是条汉子,潇洒!”

  一校尉这才注意到一旁好事、起哄者金凤发髻上的簪子,不禁一怔:“嗯,黑衣刺客?”说罢呵斥属下要去抓人……

  而在一旁的虢猛成胞弟———虢龄峰见状立即声东击西———为了引开追赶校尉,大跨一步喝道:“还有更潇洒的呢!”

  只见他纵身一跃上了贡院石拱大门,再一跃,就到了“贡院”巨匾之下,手指如刻刀,将石匾上的“貢”字中间添了一个“四”字,顿时变成了“賣”字,把“院”字的偏旁去掉,剩下一个“完”字,“貢院”顿时变成了“賣完”。

  人群顿时哗然。

  考生甲:“科举名额卖完了?”

  考生乙:“这,我们这还去考个鬼呀……”

  虢龄峰大声地说:“卖完了,卖完了,大家都快回去吧!”

  校尉气急败坏地疾呼:“快抓住他!放箭!”

  弓箭出弦,彭金凤“呼”地跃起,就将飞出的箭矢徒手抓在手中———

  人群中又是一阵惊呼。

  匾上方的虢龄峰见此身手,不由赞叹道:“哟,姑娘好身手!”

  几个官兵挥刀扑向彭金凤:“快!快把她拿下!”

  金凤顿时置身于左冲右突的打斗之中……

  此刻,那个微服的兴王藩朱厚熜,一直在静观其态、不动声色。

  院门上,虢龄峰一声清哨,一匹马应声而来。他飞身跃下,直落马背,并向金凤招呼:“上马!”金凤纵身一跳,骑到虢龄峰身后。一马双人,飞驰而去……

  彭翼北趁混乱之机,“嘘”地吹出哨声,神犬“啸天”飞身跃起,将桌子上那两本考生名册登记本“叼”走了。

  校尉忽然又发现那个使用“小簪子”暗器的黑衣姑娘,大声喊道:“抓刺客!”

  黑衣姑娘张天骄见状,脚底板揩油———溜了。

  这时,一队胸前、背后印有府衙“兵勇”标志的团丁跑了过去……

  顿时,街市上一片混乱,人们议论纷纷———

  路人甲:“又出了什么大事?”

  路人乙:“你还不知道吧,前几天万虎山雷舵主抢劫了万金商队,并把一个小姐抢上山寨纳妾,不料落入黑龙洞。那可是千年洞魔,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彭翼北一边听,一边若有所思。

(稿源:湘西网)
(作者:王淇生)
(编辑:李孟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