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文史湘西 > 老司城儿女英雄传
老司城儿女英雄传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03-06 11:23:17 湘西网

  蛊惑奇兵

  原来这支由京城提督江彬率领的朝廷神机营,在三岔路口与京城锦衣卫刀疤脸扮演的赶尸法师交接完鸳鸯宝箱之后,天色已晚,由于长途行军跋涉,军士们早已疲惫不堪。忽然看见前方一家火铺灯火通明,提督江彬欲在此鞍马劳顿歇息。那个刀疤脸提醒他:怕是黑店,应小心行事。骄横的提督江彬根本没在意,命令队伍在此休整一晚,明天一早开拔。

  当走进火铺,发现今天是“三月三”湘西情人节,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别开生面的傩面相亲舞会,一群头戴面具的男女围着篝火,在粗犷的歌声中,丰乳翘臀地跳着傩面舞。好色提督一见到性感漂亮的老板娘(万虎山幺妹)便魂不守舍。美女即刻摆开宴席,抬出白酒数瓮犒劳将士……提督嗜酒如命,一闻到酒香,欲罢不能,张口便欲喝,被校尉法师拦住,先拿一条狗做实验。见狗吃了没有事,江彬满心欢喜,手下喽啰便抱着酒坛畅饮起来。眨眼工夫,那些酒菜全被吃得精光。忽然,焰火四起,傩舞进入高潮,阎王小鬼齐登场,顿时将士们酒醒了一半,少顷,呕吐四起,恶臭一片,原来酒中早已放蛊施药。这些吃过酒菜的官军,手脚乏力、腹泻不止……那个喝得醉醺醺的法师感到不妙,不顾老板娘的阻拦,跃马扬鞭,绝尘而逃……没想到刚跑几步,“吧唧”一声便摔在地上,人仰马翻……

  幺妹厉声呵斥道:“杂种,骑马不喝酒,喝酒不骑马,这是我们湘西骑马(起码)的规矩,难道不懂吗?”

  早在外面埋伏多时的万虎山匪徒们终于听到暗语,里应外合、全力出击!

  此刻面对劫匪的突然袭击,官兵大多中毒至深,无心恋战,仓皇而逃……

  替天行道

  严嵩气急败坏,欲调集清剿大军将匪巢万虎山团团围住。朝廷南派招抚大臣张经、俞大猷焦虑不已。这实则乃奸党的声东击西,迫使“傩面人”显露原形。

  万虎山是湘西著名的“匪城”,它一脚踏湘鄂川黔四省,守住了万虎山,也就扼守住了通往大西南唯一的咽喉要道,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严、赵京派清剿大臣,得到湘西州衙向重九禀报的可靠情报:土匪已将必经之道的山中阴河堵死,并在阴河大坝死穴中安放了爆炸装置。一旦朝廷清剿大军发起强攻,便立即陷入洪水滔天的灭顶之灾。但死穴在什么位置?什么时候引爆?这些人究竟怎样的背景?暂且尚不清楚……

  原来这秘密组织“祭刀会”的蠢蠢欲动,也正是明王朝叔侄相残后患带来的孽障作祟。早年燕王朱棣以恢复祖训、为国“靖难”之名起兵,夺取了侄儿建文帝的皇位,南京城陷宫中火起,侄儿却不知所终,自“靖难之役”后,燕王害怕忤逆不道而遭到报应,四处搜寻建文帝踪迹。然而其残余势力冠以“祭刀”之名,如同幽灵一般,百年以来,让历届继任皇帝心悬利剑,惶惶不可终日。

  招抚大臣张经、俞大猷是朝廷留都南京的温和派,为了避免这场血光之灾,微服潜入匪巢,欲以高官厚禄对匪首进行招抚,劝其放下武器,归顺朝廷……

  张、俞二位大人费尽周折,深入虎穴,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总算是说服了万虎山舵主雷也行。不过这事还得与众弟兄商议之后,再作定夺……

  就在节骨眼儿上,天空中掠过一只体形硕大的捕食猛禽,它就是人面鹰身的猛禽怪物———凶残的冠头角雕,口吐三昧真火,这无不预示着不祥之兆……

  万虎厅里,雷也行急召“七剑客”兄弟们前来商议。大家都深知目前困境,当舵主说到打算招安投诚的想法时,诸位无不担忧起来:湘西秘密组织“祭刀会”首领天门山吴用乃湘西“隐形道士”,誓与朝廷为敌,其耳目遍布每个角落,就连土司王爷也在监视之列,所以,今日各位所商议之事一定要绝对保密。话已至此,“七剑客”小兄弟舍宝客无不气愤地说,与其说得罪朝廷官府,倒不如先下手为强,先将这个凶残的道长给灭了,以绝后患……

  此时唯有他的军师、傩师公始终一言不发,雷也行觉察到他今日有些不对劲,问其原因,傩师公叹道:诸位兄弟在错误的时机商议了一个错误的事情,并且做出了错误的决断,必将招致杀身之祸。天门山道长吴用是何等厉害的人物,信不信?我们在这个屋子里所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话音未落,厅堂大门“吱呀”一声打开,真可谓说到曹操,曹操就到!

  只见一个黑衣僮儿嘿嘿冷笑着走了进来。朗声说道:大名鼎鼎的万虎山舵主和弟兄们商议大事,何不叫上我师傅前来听听?

  眼看情况不妙,舍宝客迅疾甩出飞镖朝他刺去,却被黑衣僮儿拂尘拨开,那只飞来的冠头角雕迅疾将其扑倒。“替天行道,罪孽罪孽!”万虎厅回荡着老道长厉声斥责的吼声……

  匪首们惊愕地发现:角雕已站在黑衣道长的肩头,当他慢慢转身过来露出了鹰隼般犀利的目光,就足以说明此“隐形道长”魔法非同一般。

  雷舵主:是我召集弟兄们来此议事,天大的事由我一个承担,天师道长你就杀了我吧,请不要为难众位弟兄。

  隐形道长大声呵斥:临阵反水、背叛道规,天理不容,杀无赦!

  话音刚落,就在道士行刑的生死关头,一个嘶哑声响起———“妖道且慢!”突然空中一支火龙箭袭来,不偏不倚地阻挡在舵主与黑衣道士之间……

  道长的僮儿大惊失色:“热巴大神?”

  燃起的火焰升腾、翻滚,随着浓烈的“刀之歌”与“火之舞”的巫傩歌舞,只见空中傩面王者飘然而至,他一边口吐烈焰一边翩翩起舞:“一支火龙穿云箭,乌龟王八全完蛋。呜呼!傩神白日焰火,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道长:“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惟道独尊。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烈焰中的傩王居然开口说话:“斩妖……缚邪、普度众生,我乃热巴……”

  “哦?”道长大惊失色:“你———是热巴大仙?”

  傩面:“我乃热巴大仙的……弟子初一……”

  道长:“仙界凡间从没听说过大仙有弟子初一还是十五。人救人,是伪善。人杀人,乃本质。”

  傩王恼怒:“妖道惑众……自相残杀,罪孽、罪孽!”

  焰火散尽,隐约可见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烟火王者”———似乎就是那个王城傩面傻小子彭翼南?

  此时傩面小子双手合十道:“妖孽深重,放下屠刀,立地……成……”说着说着,接下来的“佛”字,却被一个飞蛾子给“卡”住了喉咙,造成了傩面小子口中虽火焰喷射,但钩镰枪弩未能顺势弹出……

  “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道长见状挥手,一群弟子蜂拥而至,将其团团围住———傩面傻小子很牛逼地摆开了架势:“孰不可忍,生的……更不能……忍”张口结舌、显露原形,这……咋回事儿?顿时大家都惊呆了。道长旋即抛出一张“毒蛊符贴”,顷刻之间化作蛇魔狂舞,张开血盆大口迎面袭来,令傩面傻小子避之不及、狼狈不堪。

  原来是傩面具香薰时间不够,显露了真身。而此次穿帮诡异的背后,是有人在背后动了手脚,提早熄灭焰火熏制,以致法力不够。危急时刻,幸得大姐及时赶到,释放“圣女凉液”喷洒在傩面上,顿时火焰升腾、法力奇效立即显现,化解了妖道“毒蛊符贴”的绝杀危机,巧妙地制止了这场自相残杀,皆大欢喜。而这令翼北痴迷的女子、那一脸狐媚容貌的京子气恼不已。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王淇生)
(编辑:李孟河)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