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民俗 > 龙标蓉:绣画中的时光表情
龙标蓉:绣画中的时光表情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1-08-08 9:5:51 湘西网

 

龙标蓉的苗绣作品《夏荷图》。 石 健 摄

  石 健

  大暑天气,走进保靖县城迁陵南路192号。这栋楼房外观陈旧、墙体斑驳,龙标蓉大姐的家便蜗居其间。这位湘西苗绣县级代表性传承人的家,逼仄、昏暗、闷热,但只停留几分钟,便舍不得离开了。

  家中四壁挂的都是标蓉大姐创作的苗绣作品。《富贵花开》《夏荷图》《婆媳抒怀》……这位传承人以绣布为画纸,以针线为笔墨,绣出了花朵、草叶、鱼虾、龙凤、太阳,用丰富的色彩绘就了斑斓、明亮、生动的大自然,用深情与执著传达着对民间艺术与人世生活的热爱。

  一灯如豆,周遭黯黑。57岁的龙标蓉在这简陋的居室里飞针走线,也带领着我走向天地自然,感受阳光、色彩与温度,感觉花枝间的光斑、鱼鸟上的光泽,感觉水波荡漾时,水光的耀眼与跳跃。

  此时此刻,我发现:美是自带光芒的。一切美都明亮、温暖,都洋溢、流动着幸福沉静的光彩。

  以前,从没这样认真地端详欣赏过湘西苗绣,以为土气;

  以前,从没这样专注聆听民间艺人讲述过往,以为平淡。

  正是藉着对美的执著、光的信仰,这位苗族女子方才克服了人生的重重难关,坚强有力地走到了今天。

  龙标蓉,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在保靖县吕洞山区一个名为翁科的苗族村寨。除了兄弟二人,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儿。曾经的苗区女子,人人会织布、纺纱、制衣、绣花。尤其是看到心灵手巧、吃苦耐劳的母亲以各色丝线将花鸟虫鱼、山川风物绣进粗布,之后再镶嵌到衣领、衣襟、衣袖、裤脚上,她羡慕极了。自小耳濡目染,龙标蓉六七岁便也拿起了针线,开始单色苗绣。

  这一绣,便是50年。从单色到多色再到深浅色彩掌控自如,从简单的花草到繁复的动物,从平绣到插、挑、捆等多种技法,从平面的造型到立体的形象,龙标蓉自幼年拿起针线的那一天,便再也没有离开过苗绣。

  上世纪90年代末,龙标蓉从县粮食系统下岗。那时,孩子刚读初中,爱人又身患重病,丧失劳动力。面对生活的考验、命运的难关,她把苗绣技艺运用到生活用品上,没日没夜地绣制、销售苗绣鞋垫。她手工精致,为人厚道,她绣的鞋垫既是实用品,更是艺术品,一时赢得买家们的良好口碑,也以一人之力支撑起了整个家庭。

  2006年,龙标蓉背井离乡,去了浙江打工。离乡那天,她带上了大师梁德颂赠予的苗画底稿。异乡的日子,她苦苦为生计奔波,不论如何劳累艰苦,每天仍坚持拿起绣绷与针线绣上几针。节假日里,工友们都出门玩了,她就留在宿舍里绣牡丹、绣凤凰……十余年打工生涯,从四十不惑到五十知天命,归来时,龙标蓉带回了完整的绣品《富贵花开》。

  “当我一个人绣花绣草时,满脑子就想着怎么配色、配针法,一心想争取最满意的针脚和颜色……这个时候,心里最舒服最充实。现在想起一边打工一边绣花的日子,我都会哭。”将近六旬的标蓉大姐对我说这话时,我的内心也起了波澜,眼睛湿润了:感谢她对苗绣的坚守,感谢艺术的恩光。苗绣艺术是民间的,苗绣之美是生活的。如果艺术不能助益生活与生命,所谓美,便也僵化,便也虚空。

  在那些孤寂困苦的日子里,是苗绣支撑起这位民间艺人的信念;

  在那些灰暗阴沉的时光中,是苗绣点亮了这个苗族女人的生活。

  湘西苗绣,这一新晋的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以实用装饰性从苗族人的生活中来,又以审美艺术性鲜活了苗族人的生活,丰盈了苗人的心灵。

  在绣针下,在彩线中,在如标蓉大姐一般的苗家女子们谨慎又恣意的飞针引线、构图配色里,在这针线、造型、色彩创造的天地中,可赏艺术之美、感岁月之诗、悟人生之道。

  随着儿子长大,爱人病情稳定,龙标蓉回到家乡保靖。尽管已年过五十,只有戴着老花眼镜才能绣花儿了,但她对苗绣不离不弃,每天都坚持绣上数小时,也开始接受外来订单。生活好转了,但她内心很焦急,一是自己岁数大了,而要完成的苗绣底图还有很多;二是发现年轻人们很难对苗绣感兴趣,自己收的三四个徒弟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三是感觉严谨细致、追求完美的年轻一辈苗绣人越来越少了。

  在种种传承困境下,龙标蓉说只能先做好自己,相信自己的严谨会影响感染到身边的苗绣人。“分叉处不能断线脱节,线条一定要有连贯性;一幅作品一定要利用到多种技法,绝不能偷懒;出现问题,哪怕再小,都要拆了重绣……”龙标蓉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绣的。慢工出细活,因此,她的作品色彩丰富,针法细腻,造型立体,层次丰厚,很有质感。

  多年来,龙标蓉的作品多次代表湘西州外出参展参赛。2018年6月,在“指尖飞花”湘西州苗绣大赛中,她与一众高手同赛“祈福”主题。现场绣制8小时,她的作品获得专家评委一致好评,获得一等奖。

  谈及苗绣与过往,标蓉大姐语气表情如孩子般纯粹。她还热情地将家中苗绣藏品都拿出来给我看。昏暗之中,我看到绣布、丝线泛着晶莹神秘的光泽,它与人的灵魂之光交相辉映。酷热难当,标蓉大姐的故事与作品令周遭清凉下来,并安抚了观者浮躁的心——一幅幅苗绣的肌理、颜色、图案融入了天地自然的气息与时光的表情,接通连贯了人类与大地的呼吸。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石 健)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