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民俗 > 刘红春|暖意浓浓的酸汤红薯粉
刘红春|暖意浓浓的酸汤红薯粉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20-03-01 9:25:37 湘西网

酸辣红薯粉。

  图/文 刘红春

  被分派去闺蜜秀的学校监考,好喜欢,又可以跟秀见面了。

  尽管跟秀从小玩到大,各自成家之后也时常往来,但是上班时间却难得见上一面。监考的缘故,忙里偷闲,小聚一番,真令人开心。一边去秀的学校,一边给她打电话。听说我要来,秀高兴得不得了,连忙命令我不许吃早餐,说要买酸汤红薯粉招待我。

  说起酸汤红薯粉,记忆的闸门打开了。小时候,家里总会在一个晴朗的清晨拉开做红薯粉的序幕。大火烧起来,锅里是翻滚的开水,热气和烟雾笼罩着整个灶房。母亲把拌有明矾的红薯淀粉溶液倒进浅浅的薄铁盘里——这是一种特制的铁盘,长方形,两端有环形的把手。红薯粉溶液薄薄地、均匀地铺满铁盘,轻轻地放进翻滚的水面上,不停地荡来荡去,直到乳白色的淀粉溶液慢慢凝固成深褐色半透明的固体。这时,母亲把盘子轻轻沉入锅底,腾出手来做第二块。等锅底的红薯粉完全凝固煮熟,再把铁盘一个个捞出来,放在四方的木桌上。父亲并不闲着,把稍微放凉的盘子立起来,沿盘子四周小心地把粉块剥离出来,拿到院子里的竹竿上晾晒。

  冬日的阳光暖暖的,夹杂着风,竹竿上的红薯粉块在风和阳光地抚摸下,渐渐失去了水分。趁着水分没有完全散尽,母亲把它们切成宽窄合适的条状,摊在簸箕里继续晒。等到太阳落山,我和妹妹帮忙把大大小小簸箕里的红薯粉一根一根理整齐,用棕叶捆起来,父亲架起木梯,把捆好的红薯粉挂在屋檐下的竹竿上,一眼看过去,它们像一串串浅褐色的风铃,在微风中荡来荡去,可爱极了。

  风干的红薯粉能够存储很长时间。要吃的时候,取下一捆放进水里浸泡,等粉条变得柔软,再放进锅里煮。煮熟的红薯粉软绵绵、滑溜溜的,透亮晶莹。配上正宗的苗家酸汤,放几粒香脆的油酥花生米,撒上几节翠绿的香菜叶,外加一勺鲜红的油炸辣椒,洁白的蒜蓉、鲜黄的姜末、嫩绿的香葱……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酸汤红薯粉,给我们全家带来多少笑声和欢乐。

  “早餐买好了,你在什么位置?”还没有从小时候的记忆中走出来,秀的电话又打来了。

  原来,这家酸汤粉早餐店的生意可不是一般的受欢迎,要想吃上一碗,一般都需要排队十分钟以上。细心的秀自然是想到这些,趁我还没到就早早去排队了。

  为了不让秀久等,我加快脚步。冬日的清晨,寒风凉飕飕的,但是一想到秀颇费心思的酸汤粉,心里热乎乎的。

  走进秀的办公室,一股暖暖的空气包围过来,把身后的寒冷全关在了门外。

  “来了,好,快坐下。”秀一边招呼我,一边打开一个包裹得很严实的纸盒子。盒子里是用围巾包起来的方形的塑料防水盒,从透明的防水盒外面,我就看见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酸汤粉。

  秀担心我在外面受冻,就把买好的酸汤粉带进了办公室。尽管有些不妥,但是秀坚持这样做,她解释说,反正办公室里只有她,不会影响到别人。

  “天气冷,红薯粉凉了就会变硬,我就想办法把它包起来,怎么样,还好吧,趁热吃。”就为了让我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酸汤粉,秀这样煞费苦心地折腾着,她还真不怕麻烦!

  我一边责怪她太宠着我,一边开吃了。煮得刚好的红薯粉,在酸汤的浸泡下,有了独特的味道,再加上佐料恰到好处的配合,微酸中带着醇香,绵韧又不失柔滑,纯正的红薯粉既解馋,又不油腻,吃完之后,口留余香。

  看着我吃得如此开心,秀在一旁笑着问道:“老板的手艺还不错吧。”我抬起头来看着秀,轻轻地说:“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酸汤粉,真的。”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 刘红春)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