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首页
头条轮换
湘西民俗
文史湘西
湘西文产
湘西名作
书法湘西
绘画湘西
诗韵湘西
征文频道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人文频道 > 湘西民俗 > 上 梁
上 梁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7-12-14 11:25:14 湘西网

 

57682

上梁前的准备 姜盛芬 摄

    彭梁心

  天刚亮起,村庄里的青壮年们便都朝着屋场的方向走了,村庄在山里,所以,这个时候,这条或那条的路上便是一个个男人的身影,他们急匆匆地,走得很急。他们朝着屋场的方向走,到了屋场,掌墨师在屋场里守着了。

  屋场里的木柱已与各样的梁木连接起来了,看起来就像手挽手的兄弟,谁也舍不得谁,缠缠绵绵的。它们仰躺在地上,一排排地,凝望着天空,休闲的神态,让人见了都会眼红。

  掌墨师的神态则庄重了许多,整个屋场里,他那默默地念叨声都在萦绕着,至于他喃喃着些什么,很少有人知道,但在他念着的时候,他那呢喃般的声音倒像指令一般,总能让人静止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是自觉地投向了他。

  喃喃了一阵,掌墨师抬起了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似乎刚刚越过千山万水需要停下来喘息一般。接着,掌墨师望着等待的青壮年们发出了铿锵有力的声音:准备!

  几根长而粗壮的缆绳躺在地上,它们还带着许多的新鲜气息,不论是色彩还是质地。缆绳的一头纷纷连接着即将竖起的木柱的顶端,伴随着掌墨师的那一声喊,一双双的手抓紧了几条缆绳,有些人则举着木梯,木梯的高处撑着柱旗。

  那是一种极为壮观的场景!拉缆绳的数十人使着个劲地拉,撑木梯的十多个人则使着个劲儿地朝上撑,所有的人都鼓足了劲,号子喊一声,那排连接的木柱就朝上升一次。

  “长个劲啊!”

  “唉着!”

  “齐个力啊!”

  “唉着!”

  不论是喊声,还是应声,都铿锵有力,整齐划一。一声声的号子,就像号角,一整排的屋柱在这号角声里朝上徐徐地升了起来。喷发的力量,在屋场里凝聚。

  原本它们还闲适地在地上躺着,此刻它们则骄傲地站了起来,神态充满了满足,也有一种微微的得意。你站在那里,我站在这里。位置绝不重叠,也互不侵犯。两边的人沿着木梯爬了上去,他们骑坐在棋上,手里拿着木槌,一阵阵地敲打着。敲打得欢时,一排排还抖动起来,就像怕痒,又像在那里笑,乐呵呵地。然后,这排与那排之间就手挽了手,显得很荣耀。

  梁木已被人挪进中堂了,掌墨师的身影再次成为新的焦点,他从阶沿开始,喃喃絮语着。鸡在他的手里很乖顺,眼睛瞅着这里,又瞅向那里,对眼前的命运却是一无所知。掌墨师渐渐地朝中堂走进,一脸的庄重,他走得很慢,走一步,停一下,仿佛身负着重物,远涉重洋。

  所有的人都屏息着,仿佛都被掌墨师感染了,现场一下子变得庄重和严肃。刀光划过,鸡脖子上渗出了鲜红的血。掌墨师拿着滴血的鸡,在堂屋里手舞足蹈了。鸡血开始了天女散花的行程,一滴滴地在那里飞啊,在那里舞啊。刚刚走过来的阳光受到了感染了,一下子变得庄重起来!神秘的气氛感染了所有的人。

  主人在梁木前站着,眼睛望着走过来的掌墨师,脸上也是一脸庄重。掌墨师拿起了斧头,朝梁木走去。主人急忙跟过去,脚在梁木前屈了起来,双手蔸起系在腰上的包袱,洁白的色彩一下子吸引住了人们的眼。掌墨师嘴里喃喃地念叨着,斧头在梁木上削着。斧头走到哪里,主人便跟到哪里,切削的木屑都朝主人的包袱里飞舞着,主人的脸上则满是敬畏,仿佛那些木屑全变成了珍宝一般,让他变得极为小心,也变得极为敬重!

  太极图在梁木的正中望着眼前的一切,两条红布守在它的两边。从上垂下的绳子将两边的梁木系住了,坐在两边中柱上的人,眼睛盯着地上的梁木,耳朵竖着。

  “起!”掌墨师的声音又变成了号角,鞭炮噼噼啪啪响了起来。震天的爆竹,乐不可支。它们就像直冲云霄的炮弹,嘭嘭嘭,欢快地响着,闹着。

  在鞭炮声里,梁木徐徐地上升着,那感觉,宛如升旗一样,所有的人都给予了注目礼。当梁木放进了梁槽,讲梁便也开始粉墨登场了。掌墨师的声音大了起来,他一边走着,一边念叨着。从阶沿开始到达堂屋,然后爬上木梯,这过程里,他的步伐不紧不慢,此刻的脸,再也没那庄重的神情了,笑容开始飞舞。他每走一步,嘴里便蹦出一句吉祥的祝福,各种吉祥的句子仿佛蹦蹦弹跳的珍珠,在那里欢乐地舞蹈。仿佛掌墨师这样说了,屋主人一下子便真的要金满箱银满箱了。吉祥灌满屋,幸福漫溢家。那一级级的木梯仿佛也一下子变成了吉祥、财富和幸福的使者,在那木梯上跳啊,乐啊!制造着喜悦的气氛!

  屋梁的另一端,有人已骑坐在那里等着了,他的脸上带着笑,眼睛望向坐下来的掌墨师。你那边一问,我这边就答,一来一往的交锋,谁也不让谁,但他们的脸上却都是喜悦的,都是兴奋的。你考起了我,我考起了你。梁木的根古上下五千年,简直无所不包,无所不涉。那现场是热闹极了,也诙谐极了。

  讲梁还没完全结束,人群便骚动了起来,大人伸长着头,眼睛朝屋梁上望,疑惑的小孩还没明白过来,一双双的手便也学着了大人了。抛梁粑的人刚刚扬起手,各方向的手便全举起来了,宛如一茬茬的高粱,又宛如一根根玉米秆儿,全在那里摇来晃去地乐,没有风,却比起风时还要舞得欢。抓着了的,那全身都抖得欢起来了。坐在梁上扬手的,那可真像极了指挥棒,朝东刚扬起,东边人群便如蜂拥,朝西刚扬起,西边的人们便涌动起来了。东西南北一双双的手,都在朝着飞来的梁粑举着。迅捷地,梁粑早抓在了手里;没抓着的,脸上却是乐乐地懊恼,整个现场全是晃来晃去的笑。

  听到这边响起的热闹,那些还走在路上的人心里也急了,他们加快了脚步,急急地朝那热闹的地方跑着。背着的,挑着的,一路上全在那里快乐地奔跑了起来,一路朝着这里红红火火地奔跑着。

 


(稿源:湘西网-团结报)
(作者:彭梁心)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湘西名作

文史湘西

征文频道